轮回(圆一个剧版大结局)【一发完,放心进】

看文预警:

CP就是剧版的巍澜。

不萌真人,最后那点不是真人CP,请注意分辨,是平行世界,平行世界。

小破文勉强圆一下结尾。目的不是改变结尾,无论剧版结尾再怎么不符合我的心意,那都是剧版已经创作出来的结尾。我在尊重对方创作,保留结尾的同时圆一下。也圆了一下剧里有的我觉得不解或者说不通的地方。比如为啥睡了一觉就是找了一万年,比如为啥沈巍就是不能说,也不想赵云澜碰圣器,为啥赵云澜和圣器有共鸣之类的。

我觉得算HE,但是仔细一想吧,也挺BE。大家斟酌着看。

我觉得意思表达的还比较清楚,但保不齐只是我自己的想法,如果觉得哪里没讲清请大家留言鞭笞我。

tag我也不知道这么打对不对,有不对的请告诉我,我来修改。

目前,就以上。想到什么再添加。




赵云澜被大庆的叫声唤醒后,感觉整个人有点不对劲,他睁开眼睛看着那张黑猫脸,呆滞了一会儿,直到大庆从猫变成人的再次凑上来,他才一个翻身从床上爬起来。

赵云澜看着大庆有点不解的眼神,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手机就响了起来。通话后的赵云澜一边换衣服一边叫道:“大庆!给那个实习生打电话!龙城大学有案子,叫他过去。”

大庆依他的意思去拨电话的时候,赵云澜有一阵恍惚,他似乎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总觉得什么时候,相同的场景已经发生过无数次了。

与此同时,地星的地君殿中,时钟的指针已经停在了十二点,天空仿佛是一瞬间变成了黑暗,摄政官老朽的声音通过传声器播放着每日相同的公告:“宵禁开始。”

年老的地君在屏风后面隐隐溢出叹息:“黑夜再次降临。”

“地君,地星的光明是赵云澜给予的,您不也期待着,黑夜与他的重逢吗?”摄政官走路的姿势似乎总是不那么灵活:“黑夜对地星很重要,只有黑夜的轮回一丝不苟的完成,我们才能再度迎来光明。一万年来,不都是如此吗?地君您在黑夜中再生,永远年轻。”

“如果有一天它无法重燃了呢?”年老的地君声音带着一丝忧虑:“油尽灯枯之时,又该如何?”

“地君大人。”摄政官望着屏风后已经相伴了一万年的君主:“我等的性命也早该在一万年夜尊之乱时终止。镇魂灯挽救了我们的魂魄,同时也囚禁了我们的生命。作为不死的代价,我们每个夜晚都要重历当年之事,时间成为我们的枷锁。如果有一天它无法重燃,就是我们身死魂灭,被释放之时。对我们来说,未尝不是一种幸运。”

年老的地君颤颤巍巍的站起身,从屏风后走了出来。他望向窗外白天镇魂灯高悬的方向:“据说,灯芯燃烧时,有烈火焚身之痛。我阅遍上古典籍,没有任何经验能解释,镇魂令主为何能受此煎熬一万年。他夜间重生时虽然没有记忆,但是在镇魂灯高悬的白天,他不但要承受灵魂投入烈火的折磨,还能清醒的记得他在黑夜历经的一切。他不过凡人之身,灵魂早该破碎消散。”

“地君大人,摄政官大人。”书记官进门行礼问好后,驾轻就熟的汇报道:“今夜无恙,黑袍使与令主已相见。”

摄政官点点头,挥手示意他可以退下了,等书记官完全离开后,他才回身对年迈的地君道:“地君大人的疑问,也正是我一万年来每日所思。昨日白昼之时,我偶尔听到进来换灯芯的侍女所言,突然有些启发。正待今夜落实。”

“启发?”地君望向摄政官,见他端下一盏灯,抬手熄灭后奉到自己面前来:“地君大人,您瞧这灯芯。”

地君仔细看了看,皱着眉道:“有何特别?”

“灯芯不是单股线,地君大人。”摄政官将灯又抬高了些,让地君可以更清楚的看到里面白色的灯芯:“您还记得一万年前,夜尊使令主失明之时,黑袍大人是如何让他复明的吗?”

“长生晷!”地君也惊觉到了什么似的,看向摄政官:“但,黑袍使那时候不是!”

“被夜尊吞噬了……”摄政官放下灯,看向曾经封印夜尊的方向:“果真如此的话,为何每到入夜,那里就会重新点亮,黑袍使就会再次出现在地君殿要求到上面去。我每夜都去海星,但却无论如何都走不出龙城。所以,一万年前,我们与海星确实隔离了,我所到的只是镇魂灯的内部而已。所以只有功德笔画出新的结界维持最后的幻象,镇魂灯才会出现。令主在黑夜是没有记忆的,如果只有他一个人是灯芯,谁来保证这个故事每夜都重复一遍呢?”

“黑袍使是真的?”地君的声音有些惊讶:“他当初没死?”

“这个,我也不敢确定,只是一种猜测,地君大人。所以需要证实。”摄政官看着半空中如期而至的,来自赵云澜对沈巍名字的询问,熟练的答着相同的回话。挥手传令后,摄政官再次看向地君:“如果是真的,小老儿不才,有停止的办法,地君大人要我这么做吗?”

“停止的办法?”地君皱起眉:“那样地星岂不是又重回黑暗。”

“您说的也是。”摄政官嘶哑的笑起来:“我等苟延残喘,总比令主他烈火焚身,死去活来的强,不是吗?”

“那你又怎知,这不是令主的所求所愿?”地君难得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如果是我,只要每日都有机会重复与那个人相遇的轮回,我甘愿烈火焚身,不生不死。”

“痴儿啊……”摄政官摇着头,捶着腰向外走去:“痴儿……”

沈巍知道,摄政官迟早有一天会发现这个秘密,但是他没想到的事,他用了一万年。摄政官的问题让他无法回避,他从黑袍的形态化为了沈巍,仿佛真的成了一个腼腆的大学教授,他推了推眼镜后,终于开口道:“我没办法完全回答你的问题。因为我没有地星白天的记忆。我所有的记忆都停留在和夜尊同归于尽,在混沌中与云澜告别,再醒过来,就是当初回到地君殿找你的时刻。”

“所以,黑袍大人,你真的没死!”摄政官很显然有点激动。

“我不知道这样算不算没死。”沈巍抬起手,看着自己:“但是至少,我要保证黑夜的轮回完成,我才能找到云澜。才能想办法解除他烈火焚烧之苦。”

“镇魂灯芯一旦点燃,不死不休。”摄政官看着沈巍的神情因为这句话又变得暴戾起来,便小心措辞了一下才道:“更何况,这里本就是灯的内部,令主被再次点燃只是时间的问题。”

“明明就有黑夜!明明是可以熄灭的!”沈巍握紧了拳:“每次都是我先死,我根本没办法告诉云澜不要去点灯,我怎么警告他不要靠近圣器,他都不听我的!既然可以熄灭,只要他不重燃,就不用受苦,哪怕是在这镇魂灯里,也能过下去。可是一万年了,无论我怎么做,都没办法阻止最后的结果。我一旦越界,企图告诉他真相,云澜就会消失,镇魂灯就会立刻重燃。所以地星一开始得到光明时,白天的时间不定,就是因此。现在,是我经过一万年的尝试,得到的最好的过程。重复曾经发生过的一切,才是能让云澜最长久的留在灯内,缓解灼烧之苦的办法。”

“黑袍大人,这或许就是令主的所求所愿呢?”摄政官听了沈巍的说法,心中有些了然,他叹了口气道:“一万年了,按您的说法,令主大人在这里根本不记得您。但是一万年来的每一次,他和您重新相遇,都又重新爱上了您。我们不知道,地星白昼的镇魂灯内,记得一切的令主是怎么想的。但是,既然他每一次都选择了重燃,那么就一定有他的原因。那我等便遵从令主所愿,不死不休。”

摄政官行礼后消失在空气中,沈巍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后,才拎着买的一袋子菜回到了赵云澜家。他才推门进来,就听见赵云澜嚷嚷道:“怎么去了这么久?我自己在家,又看不见,无聊透了。”

沈巍不是没有试过,不用长生晷治疗赵云澜的眼睛,可是即便他不做,到了时间,长生晷也会自己发动。沈巍那时候才明白,在这里的世界,他和赵云澜的生命早已隐隐相连,从一万年前他发动长生晷的那一刻起,便已如此。这里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早已写好剧本的连续剧,无论他怎么努力,最后都会走向相同的结局。还好的是,除了大方向之外,他和赵云澜的相处似乎自由的多,有时候全程没有什么上演十八禁的机会,有时候一开局赵云澜自己就扑上来了。他觉得这剧本时而是兄弟情,时而是爱情,但对他来说没什么所谓,只要对象是赵云澜就足够了。

“黑老哥,你今天有点怪。有什么心事吗?”赵云澜摸摸索索着下床准备找沈巍,沈巍上千扶住他道:“没什么,我在想一会儿做什么菜好。”

“想的这么入神……”赵云澜嘴上这么说着,手上也没闲着的吃豆腐。沈巍已经习惯了,他心里想,今晚的剧情大约是龙城电视剧分级中适合十五岁以上观看的。

在赵云澜的毛手毛脚中,沈巍做好了饭,他一边喂赵云澜,一边心情又低沉下去:为何不能永远如此,只要赵云澜不重燃,哪怕让他一辈子照顾他也好。他这么想着,就听赵云澜开口道:“黑老哥!我这过的太享福了!要是能一直看不见,岂不是享福一辈子。”

沈巍看着他笑的没心没肺,强忍住了自己想说出真相的欲望,只是开口道:“瞎说什么呢?明天还要去看医生,吃完饭早点休息。”

“黑老哥不想养我一辈子?”赵云澜虽然看不见,还是精准的一把抓住了沈巍的手腕:“那可不行!”

沈巍无奈的笑了一下:“别说一辈子,养你一万年都没问题。”

“我这人实心眼儿,你说这话,我可会当真。”赵云澜放开他手腕,又摸摸索索的抓住他的肩:“我可都记下来了。”

“幼稚!”沈巍笑着摇摇头,但却没有推开他。他的时间不多了,明天赵云澜就会复明,地星的早晨即将来临。

赵云澜每次都是在烈火的焚烧中得回记忆的,一万年来,他时常感谢那一刻的灼烧能让他清晰的分辨万年以来相似又不同的所有。与沈巍告别时那个会再相遇的誓言,让他觉得烈火焚身也是一种幸运。

地星的白昼的代价并非旁人猜测的那样令人痛苦,赵云澜的灵魂开始燃烧也并非是以火焰点燃。生命之火的代价是用人生换取的。白昼的赵云澜需要经历海星上一个普通人的一生,有时候平平无奇,有时候凄惨异常,有时候也光鲜照人。每一个白天的生命中,他都会遇到记不得他的沈巍,沈巍或者是他的邻居,或者是他的同学,又或者是萍水相逢擦肩而过的路人。每一个白昼,都是他用尽全身力气让沈巍爱上他的一生,只要还能与沈巍相遇,他的灵魂就永远不会熄灭。

这一世他叫白宇,是个演员。当他接到这个叫《镇魂》的剧本,看完一遍的时候,差点把刚喝进去的水给喷出来,他翻看那个会演沈巍演员的资料时,内心还吐槽过比我们巍巍还是差点的。但等到了现场,在化妆间,朱一龙回头看他的时候,他立刻否定了过去的那个自己。这必须是沈巍本巍,黑老哥本黑。

戏拍的很顺利,虽然资金紧张,剧本也烂,但是这么烂的剧本他已经演了一万年了,驾轻就熟还能来点发挥。他就是赵云澜本澜,在剧组翻天覆地,播剧后带头发毛猴表情,访谈时候骄傲的接受他黑老哥嫌弃又无奈的眼神。

剧集结束的那天,不出意料的全网都在疯狂的吐槽这是个什么烂结尾,赵云澜摸出手机,给黑老哥发了个毛猴表情过去,不出意外也被回敬了一个自己的。他笑了起来,想到结局那场戏拍完的时候,他和沈巍都在各自的休息室整理了一会儿情绪。虽然,他出来之后装作没事的样子,但是沈巍还是明显的察觉了他的不对,当时还关心的问了他:“白宇,你没事吧?”

“没事!龙哥!我就是想吧,这结尾不知道会剪成什么样啊!”

那时候沈巍没有回答他,他点开微博,一边收新的龙哥表情包,一边看“万鬼同哭”后的各种MV,小短文,“女娲补天”似的创作铺天盖地。此时,他的微信又响了:“吃鸡吗?”

赵云澜没回消息,直接就连了语音。这一世的设定,他喜欢,可以玩游戏,可以演戏,还是和黑老哥一起。

镇魂灯在地星的上空依旧明亮的照耀,不同的白昼,相同的黑夜。我们是交缠的两股命运,是镇魂灯的灯芯,哪怕相互寻找,哪怕烈火焚身,我们都是为对方永不熄灭的灵魂。


评论(11)
热度(44)

© 七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