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中)【驯狼及番外】

年后明家小少爷上班时不再是一个人,他身后多了一个存在感极为薄弱的“王叔”。那个穿着灰色中式长褂的男人明明在一群西装革履的人中十分突兀,可是却总是容易让人忽略。他的个子虽然和小少爷差不多高,但是身材却瘦削的多,脸色苍白的有点像大病初愈的样子,唇边留着小胡子,走路安静无声,眸子总是垂着,头也始终恭敬的低着,让人一时也捉摸不透他的年纪。小少爷带他上班的第一天就吩咐了,不用理他,随他跟着或者不跟着。根据严秘书可靠的八卦,这是明大少派来的眼线。当初除了阿香夫妻,明家就只带了这个王叔来瑞士,据说是大少爷的心腹,来监督小少爷的,也难怪小少爷态度如此冷淡。但是这个看似瘦弱苍白的男人是大少爷的人,连小少爷都忌惮,那周围的人自然也不会没事去招惹他。渐渐的,不仅是明家公司的人,就连和明台熟悉的外国合作伙伴也都习惯了他身边幽灵似的跟这个长袍的男人。

春季正是举办宴会的好时候,明台一天连着赶了好几场,然而晚上这场才是最重要的。在瑞士有很多都是寻求中立庇护的,既然有明台这样的华人,当然也有藤田三郎这样的日本人。他能在瑞士的的犹太家族客居,受到贵宾的对待,是因为作为医生的他手上有侵华时期的积累的病毒实验的资料。这些不但是日军侵华的证据,还是重要的实验数据。明台的任务就是拿到数据,在可能的情况下,清除藤田三郎,让他不要再将这更多的数据和研究结果泄露给亲美的犹太人。

王天风看着在舞池中和女主人打招呼,并且夸赞着主人家小姐的明台,自己默默去了卫生间,等他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换了西服,泯于众人之间。明台好不容易脱身摸进藤田三郎的房间时,王天风已经照下了所有的资料,他将打火机的照相机递给明台道:“你先回宴会现场,我在这里销毁所有资料。”

明台拿过相机放好,然后道:“藤田三郎不在宴会现场,我去找他……”

“你别去。”王天风低声制止他:“回现场,我来做。”

“可是老师……”明台还想说什么,但是最终还是点头了。王天风重新回屋,明台刚准备离开,却发觉来路已经有人经过,转身打算选另一条路,以避免有人目睹他从这条路出来,却迎面遇上准备回房间的藤田三郎。藤田三郎似乎有点惊讶他在这里,变走上前去用日语打招呼道:“明台先生,您怎么在此?”

明台勾起了唇笑了一下,但是他还没开口,就看到走进的藤田三郎突然拿出了枪对着他道:“举起手来。”

明台慢慢举起手道:“藤田先生这是何意?”

“我收到可靠的消息,说令人闻风丧胆的毒蝎要来杀了我。”藤田笑了一下:“没想到就是明先生。”

“我听不懂您在说什么。”明台一脸淡然道。

“我也希望我是搞错了。”藤田拿着枪走进,抵着明台后贴着他,伸出另一只手在他口袋里摸索着,他刚摸到打火机,明台准备用刀片杀了他时,突然看到了藤田房间的门轻轻打开了,他停住了动作,任藤田拿出打火机,对他冷笑道:“这是什么?”

“如你所见。”明台的微笑扩大,看着藤田整个人一僵,打火机从手中滑落,明台眼疾手快的伸手接着重新放好,正准备伸手帮忙,却被王天风制止。身材瘦弱的王天风迅速的拖着那个倒下的日本人进屋,然后才松开了短刀的柄。那一刺力道恰好的从背后穿过了心脏,他把尸体扔上床的时候才用被子掩着利落的抽出刀。做完这一切,他才对在一边处理现场,以免留下蛛丝马迹的明台道:“我教你那个办法,不是让你每次都搞得到处都是血。一点也不讲究。”

“对不起,老师。我下次注意。”明台吐吐舌头。

“消息是你放给他的?”

“要不他能这么乖乖的来?我只是没想到他真的会信。”明台耸耸肩。

“下次不准再做这么危险的事了。”

“是~老师~”明台伸出手保证道。

没人注意到明家小少爷的王叔什么时候又穿着长衫等在一边的,明家小少爷似乎也一直穿梭在名媛淑女之间,一切都没有任何异常,明小少爷微笑着带着王叔离开时,也没有人发现在这栋别墅中的某个房间,已经有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晚上回到家,王天风洗完澡出来,看着已经在楼下客房梳洗完换了睡衣的明台正在努力完成他的素描本。他摇摇头:“你画的还不如阿诚,就别画了。”

“不!我也要画下来每次我和老师的任务。”明台趴在床上,努力的画着。

王天风没理他,只是擦着头发在他身边坐下,看着他的画问道:“最近还有任务吗?”

“目前没有了。组织上要我们蛰伏一段时间,已经有情报机构开始怀疑我的身份了。我本来就是负责春天社交季的任务,现在暮春了,这应该是最后一个。后面整个夏天我都不会再有任务,会有其他人去完成。怎么,老师有什么安排吗?”明台审视着画面,然后又添上了一棵树。

“眼看阿香已经有六个月身孕了。”王天风顿了一下:“我想还是有个相对稳定点的环境比较好。阿香虽然不说,我们也不告诉她。但是她想来心里是清楚的,我们每次去出任务,她都很担心。”

“我知道了。”明台翻过身举起素描本,把幼儿园水平的画举给王天风看:“老师,我画的是不是有进步。”

王天风看了半天道:“你开心就好。”

“你不开心吗,老师?”明台翻了个身,将速写本扔一边,头枕在他怀中:“您现在开心吗?”

王天风沉吟了一下抬手抚了抚明台的头发:“我知足。”

明台被顺着毛,闭上了眸子道:“那希望您永远都像现在一样满足。”

让满足的王天风没有想到的是,他的生命还有更热闹的时候。在八月最炎热的时候,阿香顺利的生下了一对龙凤胎。阿香预产期前几天,半年不见人影的明楼带着阿诚再次回到了瑞士,护士从产房抱出两个婴儿,对着全部是满脸期盼的五个男人看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到底谁是孩子爸?”

明楼有点尴尬的退了退,阿贵上前一步道:“我。”

护士要把孩子交给他的时候,兴奋伸手的阿贵突然想起什么,又缩回手道:“之前张医生就说是双胞胎,阿香说,要大少爷和小少爷抱。”

明楼和明台难得没有推辞,护士狐疑的看着莫名组成的一家人,将男孩交给了明楼,女孩交给了明台。嘱咐了些注意事项,然后阿贵被允许探望妻子。阿诚似乎天然被小孩子喜欢,而王天风则难得有点不太敢靠近的样子。明台主动抱着怀里的小婴儿走过去道:“老师,你看,她多像阿香。”

王天风迟疑了许久,伸出手,轻轻贴上了婴儿稚嫩的肌肤。原本还带着泪痕的婴儿,微微侧头在他的手上蹭了一下,明台笑道:“老师,她喜欢您。”

阿贵是孤儿,不知道自己的姓。和阿香结婚后,便跟着同样是孤儿,但是被明镜给过姓的阿香姓明,明家给他们办的护照上也都是姓明,因此,生下来的孩子自然也是姓明。而关于这对双胞胎的名字,则引起明家的大战。

一开始,大家都客客气气的让阿贵阿香夫妻自己起名字,阿贵为难道:“我和阿香都没有什么文化,就是这外国话,也是来的久才听懂些的。起名字这事儿还要少爷们和王先生来取。”这话不说不当紧,一说出来,经济学大教授和哲学系高材生的辩论顿时让明家成为了研讨会的现场。激烈研讨的第三天,咬着饼干的明台看着刚给两个人加过茶水在自己身边坐下的阿诚道:“阿诚哥,不就是起个名字嘛……为什么现在在争辩存在主义哲学。”

“我怎么知道。”阿诚叹了口气:“我看要是没人阻止他们两个,大概再来三天也结束不了。我看王先生今天可是有点气息不匀啊……”

阿诚还没说完,明台就跳了起来,冲到两人面前道:“阿香刚生完,大哥和老师在这儿争辩不休,影响孕妇坐月子!我来吧!男孩就叫明白,女孩叫明天!”

“住口!滚开!”两人回头异口同声对明台道,明台委屈的缩了缩,回头看向阿诚。阿诚只得咳嗽了两下道:“小少爷说的名字,肯定是不能用的。不过小少爷有点说得对,阿香还在坐月子呢,名字尽快定下来,她也不用担心大哥和王先生争论了。当初护士把男孩交给大哥,女孩交给小少爷,这就是天意。不如大家各退一步,大哥给男孩起名,王先生给女孩起名,无论叫什么,对方都不能反对,如何?”

两人似乎略微思考了一下,便各自有点不情愿的点头同意了。阿诚笑着在两人中间坐下,拿过纸笔道:“大哥,你先说,男孩叫什么?”

“明达。”明楼说着,阿诚就在纸上写下了这两个字,明楼道:“希望以后这孩子明达事理,这样以后做事自然不会有偏颇,比毒蜂那个明志要好多了!我就是不喜欢和明治维新同音的名字!”

王天风没理他,阿诚则笑着侧过头道:“王先生,您呢?女孩叫什么?”

“我警告你,王天风!”明楼突然开口了:“如果你不能说出个比明珠更好的名字,我是不会同意的。你之前说的我全都不同意!”

“大哥!”阿诚叫了明楼一声,明楼才别过头去不说话。

王天风看了他一眼,又看着一脸期待和拿着笔等着写名字的阿诚,开口道:“好啊,既然明大少爷对之前的都不满意,我就起个和之前都不一样的。”他顿了一下,看着明楼回过头紧张的看着他,便开口道:“叫明澈吧。希望这个女孩长大后,明澈如镜。”

王天风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明楼愣住了,本来拿着笔写下明澈两个字的阿诚突然之间眼眶就红了,明台则是眼泪当时就流下来了。四个人都沉默着,还是明台先抬手抹了眼泪,笑了一下道:“明澈如镜,这个好,这个名字很好,大姐一定会喜欢的。”

阿诚也深吸一口气,似乎努力收回自己到眼角边的眼泪,然后也有点哽咽道:“谢谢王先生。”

最后,一直沉默的明楼站起了身,然后对王天风微微躬身道:“谢谢。”

王天风也站起身,然后伸出手:“振兴中华。”

明楼也直起身伸出手握住他的手道:“振兴中华。”

(注:振兴中华是孙先生在兴中会时期提出的口号。)


评论(51)
热度(237)
  1. anna4153七宝 转载了此文字

© 七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