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上)【驯狼记番外】

这个番外会比较长,预计分上中下。同时,这个番外完结后,驯狼记就正式全面完结啦~谢谢大家的支持哟~



阿香怀孕的事,是平安夜张医生来的时候察觉的。张医生因为明台的请托,虽说是离开了故乡,可是没多久就在当地华人圈子成为了受人尊敬的神医,一些亲华人的瑞士人也会找他看病,一来二去竟然忙碌了起来。再加之王天风身体大好了,他也不用来的那么勤,所以这次复诊,他专门挑在了比较清闲的平安夜。毕竟对于他来说,平安夜并不具备什么特殊的意义。

张医生是那日下午到的,给王天风诊脉后,又少不得抓住了明家兄弟一个个看过来,也都一一批评了他们的各种生活不健康的恶习。特别是说的阿诚的时候,他恨不能对着他肩膀的旧伤瞪出一个洞来,阿诚则一脸赔笑的希望张医生口下留情,却仍是被念叨的体无完肤。阿香就是这时候端着茶点出来的,张医生抬头看见她,竟愣住了,来回打量了半天,突然道:“你伸出手来。”

阿香有点战战兢兢的伸出手,张医生刚搭上,就突然面带喜色道:“阿香,你要做妈妈了。”张医生这话一出,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手足无措起来。比起在一边也是震惊然后开心的阿贵,明家三兄弟和王天风明显表现的如临大敌的紧张。毕竟对他们来说,生活中有新的生命诞生这件事,是从来没有过的体验。现在,一直照顾他们的阿香要做妈妈了,这让他们还是慌慌张张的忙碌起来。平安那天,就连碗都罕见的是明小少亲自去洗的,自那天起,阿香就失业了。

明楼和阿诚回法国前,千叮咛万嘱咐,叫明台一定要小心,收收毛躁的性格,千万要照顾好阿香。明台也难得认真起来,特意又让人从香港送了个熟练的老妈子过来做事,阿香只要照看着就行了。于是,王天风的晒太阳日常多了个伴,就是被限制的什么也不能干的阿香。阿香是个闲不住的人,她摸着自己才两个月,根本不显的肚子道:“王先生,我没事的。您跟小少爷说说,我总是坐着不干活,我心里也过意不去啊。”

王天风慎重的盯着阿香抚着肚子的手,然后又抬头看向他道:“还是小心为好。”

“张医生说我健康着呢,不活动反而对身体不好。”阿香扁着嘴:“我现在每天就这么坐着,我难受。”

“那我陪你打牌?”王天风谨慎的提议了一下,然后又道:“不过,据说孕妇要做些有益处的事,对未来的孩子才好。我改日让明台找本童蒙的书,每天给你念吧。”

于是阿香不但没有得回工作的机会,反而每天还有一个小时固定要听王天风严肃的给自己念各种童蒙的读物,还要再听一个小时明台不知哪里弄来的什么古典音乐。一个多月下来,阿香的脸明显圆了一圈,她捧着下巴百无聊赖的坐着听王天风又开始念“天地玄黄”了,便开口道:“王先生,快要春节了。沈嫂要回家了,她说回家前把年货张罗了。腊月二十五的时候,大少爷和阿诚少爷回来,那时候沈嫂已经回家了。我现在都已经四个月的身子了,张先生说没事,我可以干点活,不干重的就行。最近小少爷也总打发阿贵回来帮我。明家的年夜饭,从来都是我张罗的,您看……”

王天风慢慢的将书放下,看着她道:“这个,我说的不算。”

阿香顿时有点着急了:“您怎么说的不算。您现在在明家,说的是最算的。”

王天风挑了一下眉道:“比明楼还算?”

“大少爷,现在不是不在家嘛。”阿香说到底还是偏心自家大少爷,王天风难得勾唇笑了一下道:“那等他回来,你跟他说,听他的。”

阿香巴巴的等着,沈嫂离开的几日,明台硬是磨了其他华人合作伙伴家的老妈子来做饭,让阿贵打扫房子,撑到了腊月二十五,明楼带着全家翘首企盼的救星阿诚回来。然而,阿香寄予厚望的大少爷也没同意她的提议,阿香就是这么看着自己四个月的肚子,第一次没有参加明家的年夜饭的准备。

为了让阿诚一个人不那么忙碌,全家都投入了迎春节的布置当中。腊月二十七要扫房子,阿诚在厨房忙碌的处理各种除夕要用的食材,跟程锦云学过一点做菜技能的明台给他打下手。阿贵被派出去搜罗补买前一天阿诚统计出来还缺的物品,扫房子的重任就落在明楼和王天风的身上。

阿香被阿诚派在客厅,为大少爷和王先生分工。虽然她很想自己亲自动手,但是看着互相瞪着对方,表示自己才是会做的最好的两个人,有点头痛的阿香考虑到王天风的身体毕竟还在恢复期,便道:“家里沈嫂走之前彻底打扫过,现在只需要擦擦桌子,扫地拖地。王先生负责擦桌子,大少爷负责扫地拖地。可以吗?”

“可以。”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回答了,阿香就开始见证一场灾难性的清扫。平心而论,王天风是比大少爷明楼要做的好些,阿香看着大少爷笨拙的扫地的样子,实在有点想笑,但是她看认真擦桌子和各类物品的王先生都没有笑,她也只能忍住笑意,跟在两人身后做一些语言上的提示。

阿诚和明台临近中午,端了午饭出来,看到灰头土脸的明楼和王天风两个人的时候,都一愣。明台先放下了才,跑过去摘掉王天风头上的蜘蛛网道:“老师,不就擦个桌子吗?怎么变成这样了?”

阿诚也放下手上的汤碗,走到明楼身边,刚想抬手拍灰,却被明楼制止了道:“别拍!我刚拖的地!”

阿诚笑了一下道:“您这是怎么了,大哥?”

“阿香都说阁楼不用管,反正不用,已经闲置很久了。”王天风气的指着明楼道:“明大少爷打扫上瘾了,非要去!一开门拱进去一圈,什么也没弄好!沾了一身脏出来!”

“哼!当时我说要自己进去!是谁说他能搞定的?”明楼也不服:“你觉得自己不行,干嘛跟进来?”

阿诚抬手道:“好了好了。阁楼既然打开了,过年嘛,打扫一下也好。下午我和明台去打扫。大哥和王先生就不用操心了。先去洗个澡,吃午饭吧。”

明台在那个废置已久阁楼里扫的满身是灰的时候,禁不住抱怨道:“大哥也是的,好好的动这个封着的阁楼干什么?大过年的本来就忙,阿香有有着身孕要照顾,非要折腾的我们分神来扫阁楼!”

“我觉得,大哥大概是想找这个。”阿诚说着拖出了一个箱子,小心的将上面的灰擦干净,然后又站起身在某个角落摸索出了一把钥匙。他打开箱子的锁,明台看到里面有各种各样的物件,便问道:“这是什么?”

“当年,我和大哥与王先生别过后,为了不引人注目,先到了瑞士,然后才回国的。但是,当时回国为了隐蔽行踪,做的是小飞机,带不了太多东西,只能将从法国带来的这个小箱子放在了瑞士的阁楼里。之前一直事忙,王先生现在身体大好,一切也平稳了,这不是过年嘛,大哥大约是想翻出这个箱子来。”

“这个箱子里是什么?不就是写日常的东西吗?”明台伸手要碰,阿诚挡住了他的手:“你手上还有灰,别乱碰,这可是回忆。”

“回忆?”

“是的,法国的回忆。”阿诚笑着合上箱子:“好了。阁楼打扫的也差不多了,以后住的久,又有了阿香的孩子,家里东西肯定要多,收拾出来放些东西也好。”他抱起箱子道:“走吧。你想知道什么,让大哥和王先生告诉你。”

王天风看到明楼打开那个箱子的时候,难得没有出言讽刺他,而是愣在了那里。他看了半天,才伸手拿出那箱子里的一只小泰迪熊,半晌才开口道:“你居然还留着这些东西。”

“那当然。”明楼又是惯常的得意脸,似乎为终于能在王天风面前站了上风而翘尾巴:“我可不像有些人。”

“阿诚哥说这些是法国的回忆。”明台的好奇心快要爆炸了,王天风笑了一下,将手中的小泰迪熊递给了阿香道:“让阿贵拿去洗洗收着,等孩子出生了送给他玩。”

王天风看着阿香小心的接过那只小熊,然后对明台道:“那是我出任务的时候,顺手救过的一个小孩子。我真的是顺手推开他的,我也不认识他是谁。危机解除后,他还是呆呆的在那儿不说话,我陪他等来了父母,他把自己一直抱着的小熊送给了我。他临走前对我说了唯一的一句话,这只熊叫Teddy。”

“那为什么熊会在大哥这里?”明台看着阿香小心的移动着熊的胳膊:“而且这不是一般的毛绒玩具,1903年到1912年间制造的才是真正的泰迪熊,这是只古董熊。”

阿香听到古董熊,吓了一跳,连忙小心的将它放下。王天风笑着拍拍熊的脑袋道:“泰迪熊不就是为了保护需要保护的孩子吗?我是这么听说的。所以,我回来就送给你大哥了,不过想来他应该不会吝啬转送阿香的孩子的。”

“你!”明楼气的站起身:“明明是你打牌输给我!”

“大过年你要吵架?”王天风一句话说的明楼合上箱子道:“阿诚!抱走!”

阿诚无奈的笑了一下,抱着箱子放到了自己屋里。而晚上,明台和王天风进屋的时候,却发现桌子上放着一本有点旧速写本。明台上前去拿起道:“这是什么?”

王天风拿过那本子,小心的拂过边角,然后打开第一页道:“阿诚的画。他应该是一起放在箱子里,刚刚找出来的。”

“阿诚哥的画,这是要送给您吗?”明台看到了第一页的速写,是在凯旋门下的老师年轻时候的样子。虽然寥寥数笔,但是勾勒的一看就是老师。而翻开的封面内确实也有阿诚哥写着赠送毒蜂的字迹,只不过日期落的是十多年前。

“我们分别时,明楼送我了《战争与和平》,阿诚送我了这本速写,里面有我们每一次三个人一起出任务结束后的场景和时间。”王天风指着第一页右下角的日期道:“这是我们三个第一次合作出任务的那天,成功后,我们都很高兴,去了凯旋门庆祝。他就在那附近买了这本素描本,然后画了第一幅画。”王天风说着开始翻动素描本,明台安静的在他身边看着,里面有铅笔画的,也有钢笔画的,还有炭条,甚至是毛笔画的。有的精细,有的粗糙,有的标注了文字,有的却只有三个人的轮廓,连场景也没有。王天风翻到最后一页停住了,那是他们告别那天的场景,他看了半天,笑了一下道:“这幅画,我今天是第一次看。那时候,我把素描本还给他,我说还有告别这最后一幅没画。正好还有一页,你拿去画了,来生我再看。没想到这就看到了……”

“老师……”明台伸手握住了他的手:“您怎么……这么说……”

“干我们这行的,不需要告别。再相见或许是你死我活。即便不是,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对面不相识。”王天风合上了那本素描:“现在再看这些,又何尝不是恍若昨世。我死过一次,现在活过来,又是新的一生。但我这一生,仍然选择和曾经同样的道路,就像……这里画的一样。”他顿了一下:“但他的画技果然还是不怎么样。”

“老师……”明台有点哭笑不得,他靠着老师的肩道:“那新的一生,就由我陪老师并肩作战!老师是不是很开心。”

“我也没什么选择了。”王天风没有正面回答他,明台也不生气,只是继续道:“张医生说,年后您就可以经常出门了。我想着,总让您在家闲着,您也憋得慌。不如跟我去公司上班?”

“我是个特工,除了特工该干的,我什么都不会。”王天风虽然嘴上嫌弃着阿诚的画技,但是动作还是小心翼翼的,谨慎的将速写本收好。

“您什么都不用干,就干特工该干的事~”明台道:“八小姐要嫁亲华的议员了,请帖和喜糖说是年后就送过来,现在局势变得复杂起来。我会告诉公司的人,您是大哥派来看着我好好工作的家里的王叔,而您就负责看着我,跟着我,在我引人注意的时候收集情报。怎么样,对您来说,是份适合的工作吧。不用入党,还有工资。”

王天风没想到明台居然这么快就放心他出去走动了,他略微迟疑了一下道:“这次表现这么好,是为什么?”

“因为……我想和您并肩战斗啊~”


评论(27)
热度(208)

© 七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