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制【驯狼记番外】

 @醒醒啊四毛 点的梗,不标准的赖床版吧……我努力了…… @炎儿萌萌哒 下午的脑洞,还有在台风群自学的X笑话。

啊~根据小天使们的教导,我删掉了双毒的tag,我正好再说明一下,驯狼记的整体双毒是友情向的。我害怕有时候打了tag,开头忘记说明啦~现在补个说明~误踩的小天使们对不起~


“他们每天都不用工作的吗?”王天风看着没过两个月就又出现在了瑞士的明楼和明诚对明台道:“法国的公司已经倒闭了吗?”

“王先生。”阿诚客气的回答:“马上就是圣诞节了,整个欧洲都放假,我们不做圣诞生意,公司也有很多当地的员工,所以我们也放假了。如果我和大哥放假不回瑞士探望我们关爱有加的弟弟,会引人怀疑的。而且,一个月前,明台以个人的名义买下了这栋别墅,表达他会在瑞士长期呆下去。大哥之前在瑞士没有公开的房产,所以如果来了不住在这里,也会引人怀疑。这段时间还请您多多包涵。”

“我寄人篱下,谈不上包涵不包涵。”王天风看了一眼从大哥到了以后,脸绿了三四天的明台道:“但是明楼如果再天不亮就吊嗓子,我保证打的他圣诞节后也没办法去上班。”

端着咖啡坐在沙发上一边喝一边看报纸的明楼头也抬道:“毒蜂,你虽然身体大好了,但是也不能有能打败我的幻觉。你精神问题越来越严重了,要不要介绍个好的医生?”

王天风没接他讽刺的话,只是转身去了书房,留下明家三兄弟。阿诚看了一眼一看就像没事找事的明台,迅速站起来道:“我去厨房看看,帮忙做饭。”

明台看着阿诚溜走,自家大哥则又淡定的翻了一页报纸,站在那里道:“我再给你买一栋别墅。”

“我不要。”明楼看着报纸答道:“我回来过个圣诞节,我弟弟就买别墅给我,会引人怀疑的。我如果也在瑞士置办房产,会给外界不好的解读。而且一个多月后的大事需要稳定的环境,我现在回来度圣诞假期,和我的弟弟住在一起,这是符合常态的。而且我最近的生意伙伴喜欢家庭和睦温暖的合作对象。”

明台被他堵的没话说,气的转头进了厨房。阿诚在切菜,正在煲汤的阿香见他便道:“小少爷是饿了吗?才十点钟,要不我拿些饼干给你?”

“我不要。你先出去阿香,我和阿诚哥有话说。你的汤,我给你看着。”明台这么说,阿香便点头出去了,明台立刻凑到正在切菜的阿诚身边道:“阿诚哥!您让大哥别大早上鬼叫了,行吗?老师都神经衰弱了!”

“王先生是个军人,早起应该是他生物钟。”阿诚切好了胡萝卜又拿过青椒继续切道:“是你受不了的吧。”

“我也是军人!”明台抗议道。

“那当初我在家也没看出你会早起。”阿诚停下刀回头看了他一眼笑道:“王先生又不是第一天听大哥早上吊嗓子了,他会说大哥,应该是你这两天没睡好吧。”

“那就是大哥一定要早上鬼叫了,好,我尊重他老年人的习惯,那晚上呢?”明台调整了话题。

“晚上怎么了?”阿诚一脸迷茫:“晚上大哥不是十点就睡了吗?没有发出声音啊。而且王先生不是九点半就睡觉吗?这也互相有影响吗?”

“问题就在这了!大哥睡的比老师晚!”明台一脸“这很重要”的表情,阿诚更加迷茫了:“王先生身体不好,睡得早。大哥按着多年的正常入睡时间入睡,这有什么问题吗?”

“阿诚哥!”明台压低声音道:“我可不是大哥,年纪大了,不行了。大哥醒着,老师怎么可能让我碰他!四天了!我都四天没碰老师了!”

阿诚目瞪口呆的看着明台,然后想假装没听见的别过头继续切青椒,明台拉住阿诚道:“干嘛!阿诚哥!”

阿诚甩开他的手,四下看了看小声道:“这件事和大哥几点睡没关系!住在上下楼,都是受过训练的特工,睡不睡有什么差别?只要我们住在这里,王先生如果在乎,就不会让你碰。”

“那你就晚上带大哥出去游荡晚点再回来嘛!”

“这么冷的天,又过着圣诞节你让我们去哪!”阿诚瞪了他一眼,然后顿了一下又道:“还有,什么叫大哥不行了。”

明台上下打量了一下阿诚道:“看阿诚哥的样子,不像大哥还行啊。”

阿诚抬手就要打他,明台抱着头道:“好好好,是阿诚哥你还行,你行。”阿诚放下手,继续切青椒道:“你看看汤,可能还要加点水。”

明台过去掀开盖子,漫不经心的加了水后又盖上继续煮。他盯着锅盖看了一会儿,又凑回已经切完菜,换了案板和刀准备切肉的阿诚身边:“阿诚哥啊,你和大哥……都……不用么?”

“用什么?”阿诚一刀斩断了一块腿骨,回头看向明台,明台退后了一点点道:“四天了啊,四天你们都不用交流一下感情吗?”

“我和大哥每天都在交流感情。”阿诚回答道:“你怎么知道我们不交流。”

“我的意思是深入交流。”随着明台这句话,阿诚又剁断了一节骨头,他再次回头看着明台道:“你找死吗?”

明台满脸“我懂”的点点头,退后了一大步道:“还是大哥不行。”

“你这个……”阿诚转身就向明台去,一时忘放下刀,明楼抬头就看到阿诚拿着还带着血的菜刀追着自己的弟弟出来,王天风正好也开了书房门走出来,看到这事态也是吓了一跳。明台看见老师出来了,立刻跑到王天风背后抱着他,带着哭腔道:“老师!阿诚哥要杀人了!你可要救救我啊!”

王天风虽然知道他这肯定是惹急了阿诚,但还是下意识的抬手回护着身后的青年道:“阿诚,怎么了?”

明楼也放下报纸,看着已经停住脚步站在那里,但还拿着菜刀的阿诚道:“那个小狼崽子又干什么坏事了?”

“我没干什么!”明台从王天风身后伸出脑袋,委屈道:“我就是问阿诚,大哥是不是不行了!我是关心大哥的身体!”

“什么行不行的……”王天风刚开了个头,就看到明楼愤怒的站起身瞪着自己弟弟,然后明台尖叫着在他身后抱着他更紧了,他突然意识过来明台的意思,看着明楼走过来就要捉明台过去,他僵了一下,知道这下捉过去,少不得要打一顿,一时着急竟开口道:“明长官如此气急败坏,是因为被说中了吗?”

缩着头的明台听到老师竟然开口帮他,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到满脸怒气的明楼生生的刹在王天风面前,指着他,半晌说不出一句话。王天风让开身子,让明台暴露在明楼面前:“没关系,我不笑话你,毕竟你年纪也不小了。弟弟笑你,你该打还是要打的。明台也是不懂得尊重长辈,该打。”

明楼指着王天风,话也说不出,明台见状,也顺势就跪下道:“大哥,你打我吧!对不起!我不该笑你的!”明楼回过身指着他,又气的脸色发青,最后还是甩手重新坐回沙发上,看了一眼阿诚道:“去做饭!”

阿诚吐了吐舌头,跑回厨房,王天风揪了明台回房间,明台刚关上门,就听王天风道:“你惹他干什么,不想过消停日子了?”

“老师……”明台撒娇的过去抱住在沙发上坐下的他,蹭着他的脖子,一边细碎的吮吻一边口齿有点不清道:“大哥在这,您都不让我碰你,我又不是他,当然一肚子气……”

王天风知道他这几日憋的火大,也就没推开他,只是道:“那你当着他面说出来干什么?”

“我这是表达抗议!”明台说着,手开始不老实的摸索着要解长衫扣子:“您也不可怜可怜我……”他还没解完,就感到王天风揪着他的耳朵,揪的他侧过头,双手抬起道:“啊啊啊啊!疼!疼!老师!我错了!我错了!”

王天风放了手,看着明台委屈的捂着自己的耳朵缩在沙发的角落道:“我不管!我不管!再有一天!再一天是我的极限!要不我就憋疯了!”

“你之前十年是怎么解决的,现在还怎么解决。”王天风丝毫不为所动:“身为一个特工,连这点事都做不好。你远远比不上明楼。”

明台这么一听,顿时要炸毛:“您可不能乱说!我哪点比不上大哥?”

“他当年在法国,可比你……”王天风有点尴尬的刹住话题,轻轻咳嗽了两声,略过后又道:“但是只要为了出任务,一两个月要忍住,他都能忍住。你这才几天?”

“他在法国行不行,您怎么知道!”明台激动的直起身。

“我们住隔壁!我能不知道吗!”王天风更加尴尬了:“好了!一会儿去和你大哥道歉,我可不想以后每天都过的不痛快。”

“知道了……”明台不情愿的站起身,王天风看他听话了,便也站起身跟在他身后道:“你老实点,别在出什么幺蛾子……”他话还没说完,明台就突然转过身,伸手就是格斗的动作,王天风下意识去挡他,明台也没使劲儿,两人过了两招,王天风退到床边的时候,明台收了攻势,突然像大型犬科动物一样扑过去,把他整个压在床上道:“跟大哥道歉,他肯定要我好看,我要鼓励。”

王天风可以感受到明台炽热的变化,他奋力抽出右胳膊,用力的打了明台的后脑勺道:“还敢讨价还价!袭击老师!你太大胆了!”

“我又不是第一次袭击老师了……”王天风的手劲儿远不如生病前,因此明台也没觉得太痛,他反而将脸埋在王天风的颈间和耳边道:“老师,你就答应我一次嘛……”

“好。”王天风说完,本来还想再说什么的明台突然抬起头道:“您说什么?”

“我说好。”王天风推推他:“你先起来,压的我难受。”

狼崽子顿时高兴的起身,一脸等着喂食的样子坐在旁边,看着王天风坐起来,然后站起身,示意明台也站起来。明台快活的站起什么还没说话,王天风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他顿时抱着肚子,眼泪就到眼角边的蹲下去。王天风一脚踹倒他道:“明小少爷清醒点了吗?”

明台忍着泪水点点头,王天风颔首道:“很好,我早就教过你,不要相信任何人。记得一会儿去给你大哥道歉。”说完,王天风开门出去了。

明台拉耷着脑袋跟明楼道歉后,明楼没有特别的表示,也没有理他。直到晚上入睡前,明家大少爷持续和小少爷冷战。入睡前,阿诚见明楼还是冷着脸在屋里看报纸,便挂好他刚刚换下的衬衣,回身在他身边坐下道:“大哥,明台就是这样,今天是他不对,他不是跟你道歉了,就算了吧。”

“他居然当着毒蜂的面说我不行!”明楼终于愤怒的开口了:“毒蜂还护着他!说我打他就是恼羞成怒!”

“您行不行,毒蜂是知道的。您也没必要生这么大气。”阿诚劝道。

“诶,你这话什么意思。我行不行,毒蜂是知道的,是什么意思?你不知道?”明楼大力的放下手中的报纸。

“我知道我知道……”阿诚安抚他道:“所以我今天不是准备教训明台嘛,只不过被他跑了。不会有下次了,您别生气了。”

“哼!”明楼重重的表达了自己的不满,然后又举起报纸道:“我才不会上当,证明我行的!那个小崽子就是给我挖坑,让我先来,他就有理由去磨毒蜂了!看谁扛得过谁!”

阿诚看着突然变得极度幼稚的大哥,无奈的摇摇头道:“您睡吗?”

“睡!”明楼放下报纸,依然赌着气躺上床,拉上被子盖着。

阿诚看着他的样子,笑了一下道:“所以,今天我要自己再拿一床被子盖吗?”

明楼听了,松了手,往一边躺了躺。阿诚也掀开被子躺进去,他看了一眼背对着自己气鼓鼓的明楼,平静温和道:“大哥,我们活着,并肩战斗,在一起迎来每一个朝阳。还有什么比这个还重要?”

明楼本来紧绷的肩微微放松下来,他缓缓的转过身,然后伸手握住了阿诚的手道:“晚安,阿诚。”

“晚安,大哥。”

第二天早上,王天风被生物钟唤醒,睁开眼睛后没有三秒钟,明楼吊嗓子的声音如期响起,明台烦躁的翻了个身,在他怀中拱了拱,找到了一个更舒服的位置,缩在被子里隔离那具有穿透力的声音,继续自己的睡眠。王天风这次没有丢下他直接起身,而是任他抱着自己又安稳的在习惯的噪音中睡了起来。

明台迷迷糊糊醒的时候,发现今天老师并没有先起床,而是任自己抱着睡到了七八点。他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外面先是两下敲门,然后是阿香的声音:“小少爷,王先生。大少爷和阿城少爷已经先吃过早饭出门钓鱼去了,早饭现在要热吗?”

“阿香,你先去忙别的吧。”明台没等王天风开口,先说道:“一会儿我们下去了再说。”

“是,小少爷。”阿香说完下楼了,明台蹭蹭王天风道:“能抱着老师醒过来真好。大哥今天很好嘛,带着阿诚哥早早就出门了,老师我们不要辜负大哥的好意了。”

王天风瞪了他一眼,明台又笑着蹭蹭他道:“老师不愿意就算了。”说完,他看着透过窗子和白色素雅窗帘洒下的明媚的朝阳,头抵着王天风的肩头道:“能和老师一起看着这么好的阳光,很多事都不那么重要了。”

王天风面无表情的回答道:“那先把你的手从按着的我的手上拿开,我的手不想再被按在不该按的地方,感受你现在激动的心情了。如果你再不放开,我没个轻重,怕会打断你的腿。”

明台轻轻咬着他的耳朵道:“您舍得打断我的哪条腿?”

“我打算打断你的三条腿。”王天风冷冷的回答,明台缩了一下:“老师您也太狠了。”

“你自己学不会特工的节制,我只能用自己的办法让你学会节制。”王天风感受到了明台松了手,他也终于收回了自己的手,活动了一下手腕,然后道:“这是身为老师的责任。”

—END—

评论(76)
热度(346)

© 七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