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狼记1(伪装者,前期微天台,后期大约台风,另附楼诚,微双毒)

饿的我不要不要的,但是文不够吃,只好自己抽空割肉,随着剧情发展可能会往后写,也可能会心碎就结束在军校毕业。前期天台精神向,后期台风可能会顿点肉渣渣。楼诚友情客串,双毒吐槽向。没看过原著,已百度完剧情。割肉自娱。

绝大多数动物的幼崽都惹人怜爱,只要不是反社会人格,表面上再冷酷无情的人都不会毫无缘由的去伤害它。以上是郭骑云抱着一只小狼崽时所有的心理活动。要解释他现在的处境,还要从早上任务结束以后开始说起。他们穿越草原撤退的时候,意外的遇到了天寒地冻中觅食的母狼。他们的运气还算好,那匹母狼没有带来一整个狼群,她似乎是一只本来就受伤的孤狼,而王天风已经在相遇的第一秒就毫不迟疑的击毙了它。而后,他们没走多久,发现了那匹母狼的临时巢穴,一窝有三只小狼,两只明显都已饿死,还有一只奄奄一息,却也瘦骨嶙峋。郭骑云从来没想到王天风会在看了几秒钟之后没有转身离开,而是蹲下身子,伸手抚摸了那只小狼。他有点紧张道:“老师……”

王天风抬手示意他不用担心,而小狼似乎也感受到了他手指的温暖,圆圆的眼睛在饥饿中仍然打起了精神,跌跌撞撞的想爬起来。王天风用手扶着它站起来后,回头对郭骑云说:“把牛奶拿过来。”

那是撤退时他们路过牧民的帐篷补充水时买的,本来也只是给王天风喝的,郭骑云虽然心里有点不情愿,但还是立刻服从了命令,拿了出来。看王天风用手捧了一点一点装了喂给小狼,直到它肚子喝的滚圆。然后郭骑云瞪着眼睛看王天风给小狼擦掉嘴边的牛奶后,站起身来,向往常一样声音冷冷的下达命令道:“郭副官!”

“在!”

“带上它。”

“啊?”

“带上它!”

“是!”

郭骑云直到跟着撤回军校都没想明白王天风为什么要让他带着这只狼崽子,而且还好生在军校养了起来。军校的学生们生活本来就闷,小狼崽的到来无疑引起了大家的关注,除了生活添了些乐趣之外,大家都知道,这只狼崽子还是安抚他们王处长,王老师的利器。谁都知道,王天风是个疯子。这话不是他们说的,最早起这个绰号的人是他的老同事,老对手毒蛇,那个神秘兮兮的男人曾经专门打电报评价王天风毒且疯,毒蜂实至名归。对于这种打这么多字的电报就为了骂人的行为,郭骑云有点不能理解,王天风倒是坦然受之道:“他有钱打,叫他打就是了。”完全不在意这种评价,而因为电报的缘故,他是个疯子的“美名”也渐渐隐蔽的流传开来,他偶尔听到也不发火更不会纠正,只是会将人丢去军法处揍一顿,罪名是讲人坏话就不应该让人听到,业务不熟。他的关注点也让郭骑云觉得自己的大脑果然不是能当上处长的脑回路。

回到这只狼崽身上,郭骑云也有些心中不平。那就是捡来的一只狼崽子,王处长省吃俭用的把自己配额的肉都给他,还拿自己的工资让在外面买肉给它吃。让郭骑云每每都感觉人不如狼,每次他看到王天风闲了时把狼崽子抱在怀里为他喝用工资买来的珍贵的牛奶,而狼崽子蹭着他玩闹时还会不小心没轻没重的咬到他的手指时,他都恨不得冲过去将那个狼崽子扔出去。不过这种日子还好半年内就结束了,王天风买来活鸡训练半大的小狼学会捕食后,他突然在某天对郭骑云说:“下回找人把它带回去,放了吧。”

这个任务是半年来郭骑云听到过最美妙的话语,即便送走装车时,王天风没出面,他差点被半大的小狼崽子咬伤,心里也是高兴的。看着那只狼崽子终于和车一起消失在路的劲头,他感觉神清气爽,半年来的郁卒终于一吐而快。当他回到王天风的办公室,向他报告已经送走了小狼崽的时候,王天风嘱咐他收拾行李,准备飞去香港。听说要去香港,郭骑云面露严肃与担忧道:“需要多带些人手吗?”

“需要。”王天风淡淡答道:“要活捉一只……更不好对付的狼崽子,郭副官。”

郭骑云满头雾水,刚送走一只,是要再捉一只吗?处长这工资还挺得住吗?去香港捉什么狼崽子?这么爱养犬类,不如让送只军犬来也好啊,养狼多危险啊!

王天风似乎看出了他的心理活动,冷哼了一声道:“郭副官,狼能做的事,狗永远做不了,懂吗?”

“是!老师!”

“但同时,狼也很危险,必须在它还是狼崽子的时候驯服他,不然被反咬一口的滋味可不好受。所以必须在他还是狼崽子的时候将他折服,就像那只狼崽子一样,让他学会不咬伤我,为我所用。”

“是!老师!”

郭骑云看着王天风离开,心里仍在疑惑,处长到底要抓什么香港狼啊。

***********************************************

对明台来说,坐飞机不是一种新奇的体验,但是坐在飞机上有种直觉的不安还是第一次。他不知第几次感受到了某种特别的目光,但是当他四下环顾的时候,只有那个走道对面看着窗外的大叔。他看不到他的脸,但是他很好奇。他从小就有一种能力,他可以敏锐的察觉出一个不同的人。他很难形容这种不同意味着什么,但是对面那位大叔,一定就是不同的人。

对于明台的观察,王天风很清楚。其实他不用看也知道,那是怎样的一位小少爷。毒蛇对他的弟弟,那是关怀备至。在王天风看来,以毒蛇对他弟弟的感情,如果他出手绑了他弟弟,还把他弟弟投入死间计划,到时候疯了的就不知道是谁了。这么一想,突然感觉心情很愉快。这么看来,他还是有点在意那封电报的。他本来是有其他计划的,正当他准备和这位小少爷搭讪的时候,推着服务车来的服务员给了他一个机会。派这样低档次的人来刺杀他,让他有点不开心。可是一想到这是个更自然接近小少爷的办法,他就勉强原谅了那个幕后主使。而小少爷也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明台在找茬的时候,王天风有更好的机会观察他。他穿着合身的西服,就像每个世家少爷一样,但又不一样。就像刚才他送给那个小女孩一朵玫瑰,温柔的如同春天最和煦的太阳。他身上没有娇惯大的少爷特有的轻浮,他的天真不是傻,他随时戒备着,从他见到自己第一眼起,就是如此做的。这样好的人才,毒蛇藏在家中,当做牡丹花似的照顾,真是太可惜了。他明明就是一匹小狼崽子,只要给他足够的训练,他就能咬断所有人敌人的喉咙。这个训练他,造就他的人,必须是他。虽然在第一次奉命监视毒蛇,见到这个小少爷的时候,他就认为他颇具天赋,但是现在他更加肯定了,自己冒险来绑架他是对的。他将成为他一生最得意的作品,也将为抗日做出重大的贡献。只是现在,他也还只是一匹小狼崽子,他看着郭骑云将帘布拉上时,褐色的眸子稍微还有点不安,仿佛是当初遇到的那只小狼,其实明明已经吓得发抖了,但还是努力的装作镇定。看着他拿起书翻开,王天风微笑了一下,捕猎要开始了。

“看什么书呢?”王天风选了一句比较轻松的开头,他希望这次的抓捕会非常顺利。

事实上也非常顺利。

他真想让毒蛇来看看这个口口声声说着:“家里人告诉我,要和陌生人保持距离,这样可以保一世平安”的小少爷,分分钟钟的被他带进沟里。他心中有点替毒蛇心累。他不意外明台会拒绝他的提议,如果一下同意,似乎是没什么乐趣。可是小狼崽说到底还只是个要吃奶的孩子而已。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已经坐在车的后面,明台就昏睡在他的身边,呼吸拂过他的手背。他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就像是当初揉了揉那只小狼的绒毛。一样的柔软,干净。可惜的是,他注定要和对那只狼一样,教他如何染上血腥,然后把它推向残酷的战场。他轻轻拍拍少年的肩头,然后将他垂下的手放回椅子上,他知道少年感受不到。车中只有他们两人,司机在前面沉默的开着车,没有人看到这个对他来说过于温情的举动。明台很白,手也很柔软,明家最娇生惯养的宝贝,那个通过气味就可以辨别红酒不对的小少爷,从现在起就注定要学习承担命运的重担。这不是他的安排,覆巢之下无完卵,民族国家危亡悬于一线,他或者他们都无人能够幸免。如果活在太平盛世,或许很久之前他就会正常的去拜访同僚明楼的家,他会在他还小的时候抱起他给他买糖果,或许他还会有个女儿,然后嫁给他。他天生的才华或许一辈子也用不上。可是,现在……他看着车驶入机场,他只有绑架他,把他推入黑暗,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将他变为一匹狼,在那之前,他要驯服他。

评论(35)
热度(176)

© 七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