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狼记2(伪装者,前期微天台,后期大约台风,另附楼诚,微双毒)

郭骑云准备把小少爷丢进惩罚学生的小黑屋呆着的时候,王天风却开口道:“把他送到我的房间。”

郭骑云一开始还没领会含义,只是大喇喇道:“老师!您放心,我看着他,他醒了,我把他训练老实了,再交给老师,免得他醒来咬您!”

王天风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郭骑云感觉背后有点出汗,便诺诺的答应了,将小少爷扛到了王天风的房间。王天风的床不大,长手长脚的小少爷扔上去有点局促,郭骑云寻思着要不要给他绑起来的时候,王天风说:“你可以出去了。”

郭骑云还是有点担心:“老师,他可不是一般的小少爷。”

“那我是一般的老师吗?”王天风的话让郭骑云缩了缩头:“我没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这种粗活,我来就行。”

“出去。”

郭骑云灰溜溜的推门出去了。

王天风站在那里,看着那个还在沉睡中的少年,他伸手理顺少年有些凌乱的头发,然后将她的身子摆正,最后给他拉上了毯子。他本来转身坐在桌前开开灯准备批改作业,但是迟疑了一下,他又起身将床头灯也开开,免得少年醒来时在一片黑暗中害怕。

床头灯打开,灯光柔和的照在少年的脸上,尚显稚嫩的面容有着和明楼完全不一样的气质。明楼是那种一本正经,你看着他就愿意相信他是一切世间正义的代表,而本质则是一条毒蛇。明台不一样,他应当是继承了他善良母亲的容貌,虽然棱角分明,但是透出一股子温柔的味道。他总会让人感到温情,就像是路遇的小姑娘也会不由自主的亲近他,而他的任务就是将他心中多余的所有柔情斩草除根。王天风知道,这很不容易,但他必须做到。他慢慢坐回桌前,一边批改作业,一边考虑如何做。这个少年是爱国的少年,但是仅仅爱国是不够的,他必须将他培养成党国忠实的特工,他要效忠党国而不是其他任何人,这就需要让他的多情变得专一起来。这是比让他成为一个优秀特工更困难的事。

在思绪中,他听到了少年吭哧吭哧努力坐起的声音和床吱吱呀呀的响声。但他没回头,他仍旧淡定的批改作业,等待少年自己发问。

明台睁开眼睛,看到陌生的环境时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可是侧过头看到王天风的侧影时,他突然记起了事情的经过,他想开口问候他全家,但是起身已经用尽了所有力气,他只能换了最迫切的问题:“这是哪儿啊?”

王天风虽然知道小少爷一定会炸毛,但是看他憋了那么久说出了一句“你卑鄙无耻”的时候,他忍住了笑意。虽然这不太严肃,但是卑鄙无耻形容他还是不太确切的,他觉得这大约也是小少爷能想到最严重的词吧。但这样一来,让他的行为有点像强抢民女,意图不轨。他终于回头了,用他觉得轻松的语气道:“欢迎你加入军统特务训练班。”

小少爷委屈的说:“你简直疯了!你这个混蛋!我救了你的命!”

这句话让王天风实在忍不住笑了一下。他起身拉了一下军服,站在小少爷面前,看着他怯怯的向后缩了一下,他觉得自己更像是强抢民女的恶霸了,所以他坐下说了“谢谢”。但是后面小少爷撒娇似的威胁实在让他很难严肃起来,特别是脸上那种惊惧又委屈的样子,实在太有趣了。当他真的忍不住站起来想背过身偷偷笑一下,小少爷果不其然的袭击了他。

一只小狼崽,虽然是狼,但总还是个小崽,制服他只用一只手就够了,但为了给他点面子,他还是用了两只手。

明台则呼吸困难的瞪着眼前的男人。早知道他就不多管闲事,救了这个男人的命。可是这个男人呢!现在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将他的脖子掐住,让他动弹不得。虽然呼吸困难,但是他知道,这个男人没有用力,他要是用力,自己就死了。但是他不服,他从小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家里从来都是他说一不二的,就连大哥都要听他的。大姐和阿诚哥对他都是要星星绝不摘月亮的。现在,这个男人居然绑架他,还这么对他说话,他快气炸了,因此再被警告后,他挑衅的又骂了一句。然后,那个男人毫不犹豫的打了他的脸。

明台如果手可以动,一定会像言情剧的女主角一样捂着自己的脸委屈的说:“你居然敢打我。”但他的手不能动,这也不是言情剧,他感到那个男人有些粗糙的手移正了他的脸,对他说话。他对自己说了什么,他其实根本听不进去,他只是狠狠的瞪着他,又害怕又不服又委屈。他居然敢打他,虽然没用太大劲,但是他居然敢打他!还是打他的脸!要不是为了他男子汉的自尊,他简直想拽着他狠狠地推开,然后缩在一边大哭一场。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只能心中默默的骂他混蛋。

那个男人凝视着他,眼睛里的光让他很害怕,在母亲去世后,在他无法无天的人生里,他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害怕过。男人给了他肚子一拳,同样没有使劲儿,但是足以他疼的缩成一团,他带着哭腔说:“我没有骂你……”

其实王天风揍完他的肚子,就有点后悔了。他看着小狼崽那么蜷缩在哪里,甚至带着撒娇的腔调说没有骂他的时候,他微微告诫完腹诽也不可以,就松手了。他整了整军装,在小少爷旁边坐下,接着看他的作业。小少爷则有点害怕的往旁边侧了侧,继续怯怯的看他,他看了他一眼,又继续工作。

过了一会儿,药效似乎缓解了,小少爷蠕动了两下,王天风觉得他又要出幺蛾子的时候,却没想到他软软的说:“我饿,我要吃饭。就不要麻烦弄牛排了,随便来点燕窝粥就行了。”

这回轮到王天风想问他是不是疯了,但是看着小少爷认真的表情,他气不打一处来。他愤怒的站起身,指着小少爷刚想骂,就看小少爷立刻缩成一团抱着头道:“我只是想吃饭!你是打算饿死我吗?”

“炊事班已经休息了,没人做饭。而且你今晚不能吃饭,有助于药效尽快消除。”王天风恢复了平静,淡淡的解释:“明天早上给你吃。”

“燕窝粥吗?”小少爷眼睛亮了,看着王天风突变的脸色,他立刻改口了:“什么都行,什么都行!”

王天风觉得自己要出去冷静一下,不然他肯定忍不住要打人。这么想着,他回头对明台道:“今天你就睡在这,不用想着跑,你跑不了。明天我来叫你吃饭,再和你具体谈谈。”

“你……你要把我一人扔在这儿?”明台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

“这是我的房间,是最安全的地方,你不用担心出事,当然也不用想着跑掉。”王天风开始收拾东西。他喜欢把桌子整理干净,当然他也不想小少爷会把他的东西翻的乱七八糟,所以他先锁起来。

小狼崽在沙发上怯生生的看着王天风真的要走的时候,突然踉跄着扑向他:“不可以走!”

王天风感到自己太阳穴在跳,他压着自己的情绪道:“为什么?”

“你把我绑架到这么一个鬼地方,扔下我一个人!这太不负责任了!谁知道你是不是骗我!明早我一醒来,又不知道去哪儿了!我不管,我要和你睡一起,抓着你睡!”小少爷无理要求道。

王天风瞪着他,然后指着那张小床道:“你看看那张床!够两个人睡吗!”

“我不管!不够也要两个人睡!”小狼崽死死的揪着他的袖子,一脸英勇就义的样子:“要不你就答应我,要不你现在就打死我算了!”

王天风深吸一口气,小狼崽刚来,还是被绑架来的,会害怕很正常。毕竟一睁眼周围一片黑暗,只有他这么一个活人。他为了让明天的说服更加顺利,打算让一步。毕竟打一巴掌给一个枣吃,在驯服中是十分管用的。这么想着,王天风说道:“你要是不嫌挤,我无所谓。”

小少爷终于露出了从醒来开始的第一个放心的表情,但他还是那么死死的揪着王天风的衣袖,王天风叹了口气:“能放开我吗?”、

“我要洗澡!”小少爷要求道:“我每天都要洗澡的!”

“我让郭骑云带你去。”

“我不要别人!”明台倒是很精明:“我就要你!”

王天风心里想着,还是干脆揍他一顿算了,但等他回过神来,他还是带着有点虚弱的小少爷来到了澡堂,等着他洗澡。

“喂!你不洗吗?”

“我洗过了。”

“是我昏迷的时候吗?”

“跟你没关系。”

两人隔着浴室的帘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最后,洗好澡的小少爷看着王天风临时给他找的衬衫与裤衩道:“喂,这是你的吗?”

“叫我老师。”

“……”小少爷沉默了一下,才不情愿道:“这是你的吗?”

“不是。”

“这不是新的,我不穿别人穿过的衣服,我要我行礼里的衣服。”

“没有,穿这个,或者穿回你的脏衣服。”

小少爷心一横,又把自己的衣服穿上道:“我才换的!不脏!”

牵着小狼崽回到房间,他让这位小少爷先睡觉,补充体力,而自己则打算再改会儿作业。可是小少爷又不依了:“那不行!我要抓着你!要是你趁我睡觉跑了呢?”

“我是军人!我不会食言!”

“你都绑架我了!还让我相信你不会骗人!”

“这是两码事!”王天风觉得他完全无法和明台沟通,他终于明白明楼为什么每次提及这个弟弟是又宠溺又崩溃的表情。

“我不管!我要抓着你!”

两人对峙了一会儿,王天风终于投降了,他告诉自己,一切都是为了明天劝说起来更容易。

床很小,两个人躺在上面很局促。但是,面对孤独寂静与陌生的环境,王天风是唯一散发着人类温暖的来源,失却庇护的少爷死死的抱着他,身体虽然克制不住的颤抖,但是他别无选择。他无所依平,只能依靠着他。

王天风只脱掉了军装的外套,但还穿着衬衣,小少爷也只脱了西装外套和领带。他在黑暗中,为了不挤着王天风,以免他掉下去不肯再陪自己,便八爪鱼一样的黏在他身上。王天风在黑暗中瞪着天花板,开始考虑是不是还是把他送回给明楼。他甚至想,说不定明楼是故意让他绑架走自己这个弟弟的。那种对你的仇人,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的报复,大约就是指这个情况。如果这是明楼的计划,那么他成功了。

“那个……你……”小少爷小心的试探道:“你要是要钱,我让大姐给你,你放我回去好不好。”

“不要,不好。”

“多少钱,大姐都舍得出的。”小少爷有点着急:“你出个价。”

“我是为党国效忠,为抗日效力,为挽救民族危亡而这么做的,无价。”

“你怎么样才肯放了我!”

“不想睡觉想挨打吗?”

终于,小少爷安静了,八爪鱼黏的更紧了,生怕他一下就改主意起来打他。王天风瞪着眼睛,心中觉得,明楼一定是故意的。

药效和体力的透支终于让小少爷睡着了,他八爪鱼的强度也松懈下来。浑身僵硬了王天风动了动准备起身到沙发上凑合一下,却没想到睡梦中的小少爷下意识的又黏紧了他。王天风愣了一下,最终没有再动。国家飘摇,他几乎已经忘记有多久,他没有如此放心的让一个人在自己身边,抱着自己睡觉了。上一个,应该是母亲吧。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已经习惯了生活中充满血腥与冷漠,背叛与战斗,他已经习惯了谁也不信,习惯了没有一丝温情的世界。然而,这个绑回来的小狼崽正在黏着他,呼吸拂过他的颈边。尽管自己绑架了他,还打了他。但是他似乎是凭着本能相信他不会伤害他,会保护他。所以在陌生的环境中,他死死的黏住了他。抬了抬被压的有点发麻的胳膊,动作让怀里的少年有点不安。他抬手摸了摸少年的头,感受到他安静下来,向他的怀中又窝了窝,他哭笑不得的摇摇头,还真是个狼崽子。

评论(34)
热度(92)
  1. 兵长一米六七宝 转载了此文字

© 七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