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狼记3(伪装者,前期微天台,后期大约台风,另附楼诚,微双毒)

王天风一夜都没有睡好,所以,当明台睁开眼睛看到那个一脸无奈,看着天花板的侧脸时,不知为什么突然有点放下心来。王天风似乎是感觉到他醒了,虽然没有看他,但还是开口道:“可以起来去吃饭了吗?”

明台这才感到肚子饿了,终于松开了王天风。他坐在床上,看着王天风站起身,重新穿好军装的外套,又开始变的一丝不苟起来,有点不太情愿的套上了自己的西装外套,但是没有打领带:“我想回家。”

“一大早想挨揍吗?”王天风系上了领口的最后一个口子,看向明台,明台立刻目光漂移到了其他地方:“在哪儿吃饭!”

“我让人带你去。”

“我要你陪我吃!”

“你不要得寸进尺。”王天风瞪了他一眼,本以为他会继续闹,却没想到他或许是真的饿了,只是缩了缩,嘟囔道:“我要四个菜。”

王天风看着那个有点狼狈的小少爷,小少爷也试探的望着他,他终于开口了:“郭副官!”

“在!”门外的声音吓了小少爷一跳,他似乎没有想到外面有人。

“进来。”

郭骑云进来看到明台的时候,也瞪大了眼睛,表示惊讶。王天风嘱咐道:“让人带他去吃早饭,给他做四个菜。”

“老师!”郭骑云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但王天风命令道:“去!”

“是!老师!”郭骑云本来打算自己带明台去,却没想到王天风又开口了:“你留下,我有事跟你说。”

“你一会儿会去找我的吧!”明台似乎还有点不放心:“不会转手把握卖给别人吧!”

王天风的眉抽动了一下,明台识趣的溜了出去。

郭骑云交代好了明台吃饭的事,又重新进屋,看到王天风有点疲惫的坐下,他担忧道:“老师,您怎么了?是不是哪个小狼崽子昨天不老实,让您受累了!您身体一直……”他还没说完,王天风的眼神就让他硬生生的停住了话语。

“我只是为了取得他的信任。他是毒蛇的弟弟,又是难得一见的好苗子,只来硬的是不行的。”王天风仍旧是平淡的语气,开始脱自己的军装:“他从小到大被毒蛇惯坏了,昨天晚上给了他点苦头吃,他太害怕了,所以哪儿也不愿意去,我也就随他了。只是有点落枕了,你帮我贴上膏药就行了。”

“老师!就算他是毒蛇的弟弟,您也不能这么让他无法无天的!”郭骑云有点担心老师的身体,他一边帮老师贴上膏药,一边道:“您把他交给我,让我把他的牙磨钝了!当初,您在上海受了重伤,现在还没恢复好,毒蛇跟您打电报吵起来,上头才让您来军校养养身体。就算要为抗日做贡献,您也要先保重自己才是。”

“我自己心里有数。”王天风重新穿好军装:“现在,把明台的资料拿给我,我们去看看他吃的怎么样了。”

王天风看到那个可怜兮兮扒饭吃的背影时,心中有开始觉得他可怜了。他意识到自己的这种反应是很反常的。他这样娇生惯养大的小少爷,饿一顿而已,和众多还在受苦受难的同胞比,不值得一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到底还是心软了。走到他的身边,坐下为了他添了饭。小少爷落魄中还不忘说了一句“谢谢”。

他随口问了一句:“吃得惯吗?”

“还行。”吃饭的小少爷赌气不抬头。

“住得惯吗?”王天风这句话问的特别有趣,他明明看到了昨天的八爪鱼今天也浑身不舒服的样子,他打算起个头把他扔进宿舍睡,但他没想到,小少爷居然抬头看了他一眼,有点害羞道:“短时间内还凑合。”郭骑云没忍住,冷笑了一声,心说:你能凑合,再多住一夜,老师可凑合不了。然而小少爷还来劲了,挑衅的看了郭骑云一眼,郭骑云从老师的背影上就看到了让他住口两个字,便叹口气,不再出声了。但王天风知道,小少爷要开始找事了。果不其然,他立刻就傲娇的说:“我想喝汤。”

郭骑云觉得自己要炸了:“没汤!”

“没汤不能做吗?”小狼崽的尾巴翘的老高,郭骑云已经准备揍他了,却没想到王天风开口了:“郭副官,叫炊事班开火,给他做碗汤。”

小少爷得意的样子几乎可以冲破天花板,郭骑云告诉自己,要忍。这是老师的命令,而不是为了这个小崽子。

郭骑云走了以后,王天风终于可以放心的给小少爷灌迷魂汤了。他好歹做过特工,也做过一段时间的老师了,虽然没有哄过他这样的世家小少爷,但是套路总还是八九不离十的。小少爷虽然嘴硬,说他没有道德底线,但是突然躲打的样子还是意外取悦了他。记性不错是件好事,这也证明了他对小少爷打一鞭子给个糖吃的手法是有效的。他害怕他,服从他,然后完成他的要求,被他驯服,这就对了。不能驯服的小狼崽是没有留下来的必要的,而他很有潜质。所以当他问毒蜂是谁的时候,他没有犹豫的告诉他:“我。”

王天风说“你值得我冒这个险”的时候,对他自己而言是陈述事实,他为上海站重建的事日夜难安,他也必须冒这个险。但是在小少爷听来,却是心中一颤。在他试探了不签字就会死以后,他毫不犹豫的签字了。其实他倒不是怕死,他很难说服自己相信,他签字的真正目的,除了因为爱着国家,想着既然有机会,那就看看自己能为国家做些什么,或许还能保护大哥和大姐这样的原因之外,还因为王天风刚刚说的那句话。大姐、大哥和阿诚哥从来都将他捧在手心上,政治的事小孩子不要管,家里的事小孩子不用管,小孩子什么都不要问,只管好好念书就行。可是王天风却愿意相信他的能力,甚至因为相信他的能力而去冒险,这让他想证明,证明自己不是小孩子,自己有能力保护大哥、大姐和阿诚哥,也证明他确实值得王天风冒险。他没有说谎,没人能逼他干任何事,签字是他自愿的。

小少爷夸奖了一下“笔不错”,王天风心中笑了一下。这支笔是他被毒蛇挤来军校的时候,毒蛇让人送来的。他可没钱买这么好的笔,明大少爷特别让人送来的人告诉他,到了学校,成了老师,就要一根好笔。他们还真是兄弟,所以王天风便慷慨的开口道:“喜欢就送你。”

“我从不用别人用过的东西。”小少爷又说了一遍昨晚的原则,王天风心中笑了一下,这句话毒蛇也曾经说过,这大约是明家的原则。只是,当时毒蛇用了明诚的笔时,他用这句话调侃他,毒蛇则一本正经道:“阿诚又不是别人。”想来这位小少爷也有他自己的“不是别人”的原则吧。

在明家大姐的絮絮叨叨和小少爷红着脸的不好意思中,明台总算是入学了,这让王天风松了一口气。入学后,明台倒是意外变得正常起来,认真上课,认真参加训练,好好的住在寝室,和同学们的关系也都异常和谐。饭虽然吃的少,但也有在乖乖吃,一周下来,老师们都反映他进步神速,就连郭骑云跟他对打都有些吃力。王天风感到很欣慰,在当前的环境下,他能迅速的学习,无疑是件好事。就在他觉得一切顺利,放下心来的时候,郭骑云突然告诉他,明台要求单独见他。王天风思索了一下,然后道:“正好我也有事要跟他讲,今天是晚上没有训练,就让他晚饭后来吧。”

明台穿着军装,规规矩矩的打了报告,然后在他的允许下正襟危坐的样子,让王天风格外欣慰。他没有结过婚,也没有自己的孩子,来了军校后,他就将军校的学生们当做自己的孩子。虽然时间很短,但是在他的心目中,也已经将明台看做了自己的孩子。小狼崽虽然变得像军犬一样乖顺了,但是他还记得郭骑云总是嘟囔的那句话:“狼就是狼,喂不熟的,老师。”

“但是狼忠诚。”王天风是这么回答郭骑云的:“要成为狼忠诚的对象,就够了,在他还没有忠诚的对象之前。不然,就杀了他。”

目前看来,明台虽然不至于忠诚于他,忠诚于党国,但至少还没有别的心思,至少对国家和民族是热爱的,也肯吃苦,够努力。这就够了,慢慢的,他会驯服他的。他其实从来没有想过会驯服他失败,要走到杀了他的地步。虽然才短短的一个星期,小狼崽已经讨了他的欢心,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杀他。

“你进步的很快。”王天风知道,适时的表扬对学生来说很有用:“老师们都对我说,你是个接受力很不错的学生,可以加快学习进度。所以,从明天开始,有一些课程就需要我亲自指导你了。”

明台很显然很兴奋,忽闪着眼睛,开心的点点头。王天风又给他做了心理建树道:“但是我的要求非常严格,你要做好受伤的准备!”

“我不怕受伤!”

“有这个决心是好事。”王天风很欣慰:“好了,你有什么事,一定要单独见我说?”

此时,小少爷的笑僵住了,低下头去。王天风有点不解了,他想了想道:“你若是觉得吃不惯,就让郭骑云每周给你加一顿好的。”

“不是吃饭的事……”

“那是有人欺负你?”

“没有……”

“那还能有什么事?”王天风不想再猜测了:“你有话就直说,别拖拖拉拉的,不像个军人!”

“老师!我憋得慌!”明台果然挺直腰板,像个军人一样汇报。

王天风一开始没意会,只是道:“军校是不允许出去的,也不能和外界联络。我多给你安排一节骑术课,让你去放放风。”

“不是……不是那个憋……”明台又开始有点支吾,王天风看着他逐渐脸越来越红,皱起眉道:“那是什么,你生病了吗?”

“老师……你……”明台咬咬牙:“你没结过婚吗?你天天在军校,平时都不回家的吗?”

“我当然没结婚,我从来军校,除了出任务,从来没有回过家。国破家亡,国都不国了,还考虑什么小家……”王天风慷慨激昂的进行政治教育到一半,突然停住了,他看向明台,明台已经脸涨得通红道:“我……我可是个身体健康的正常小伙子!老师!”

王天风此时的内心是崩溃的,他从没想过为什么他绑架了一个少年,还要顺便做少年的知心哥哥,解决青春期的问题。但是王天风还是镇定的咳嗽了两声道:“这种事情,你们自己处理就好了,不用向老师汇报。”

“可是……可是我住在宿舍,那么多人……我……我有心理障碍。”小少爷更委屈:“他们都……都那么随便……我……我没办法……我试过了,我不行……要不,我也不会来告诉老师的。我……我都快有心理障碍了……您……您不能让我来上个学……最后出了这种问题……”

王天风看着已经窘迫的快要炸掉的小少爷,语气淡然,让他不那么尴尬道:“那你想怎么样?”

“我只是……我只是想……每周……每周只要给我半个小时自己独处的时间就好。”小少爷试探的望着王天风,看着面无表情坐在那里的老师。王天风开口道:“你还有这种多余的精力,看来是训练太轻松了。”

明台顿时脸上就挂不住了,言辞间又带了点小少爷似的撒娇:“我……这说明我身体健康!老师!老师……老师自己没有年轻过吗?”

王天风努力握紧拳才没有去揍他一顿,看看他还是不是有力气年轻,居然嘲笑这种事嘲笑到自己老师头上了。深吸一口气,王天风开口了:“每周有一次类似于今天的晚课休息,我会告诉别人你在我这里接受单独的检测,我出去,你自己尽快解决。半个小时,多一分钟或者我回来让我看到一点不干净,我就让你永远也健康不起来。”

“谢谢老师!”小少爷达成了目的:“我一定不会给您添麻烦的!”

王天风气结的说不出话来,明明已经在给自己添麻烦了,居然还能如此厚颜无耻的说出这种话,果然是毒蛇的弟弟。可是想想如果真把这个平时宠坏了的小少爷憋出什么病来,毒蛇不说,他家那个大姐就够让人头痛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种事,人之常情,他通融一下,也无可厚非。事到如今也只能做这样的心里安慰了。


评论(58)
热度(98)

© 七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