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狼记4

明台被叫去王天风的的办公室时,心中虽然有点忐忑,但还是壮着胆进去了。王天风看到他进门满脸写着的怂字,示意他可以坐下了。他虽然坐下了,但仍旧将背挺的笔直,王天风开口道:“怎么了?”

明台哆嗦了一下,将身子板挺的更直了:“没什么,老师!”

“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吗?”王天风端起自己的杯子,喝了一口茶。

明台顿时声音弱了八度:“知道。”

“为什么?”王天风放下杯子,看着他。

“因为我今天打了郭副官。”明台的声音更低了。

“为什么打郭副官?”王天风看着本来低着头的明台突然抬起头,眼圈红红的看着他:“老师!我不想违反纪律!可是那块怀表是我母亲唯一留给我的东西!我……我死也要带在身上!”

王天风看着他,顿了一会儿,拿出自己的手绢递给他:“擦擦眼泪。”

明台手有点抖,接过擦擦泪,正擦着,王天风接着道:“我今天还没见过郭副官,不过你既然告诉我了,我会去向他核实的。”

明台本来悲伤的情绪被这句话说得一下子噎住了,他一双眼睛瞪在那里,不知道该是什么表情,他半天也没敢说话,只是拿着老师的手绢,整个人呆若木鸡的杵在哪儿。王天风看着他道:“这次不算你违反纪律。”

明台松了一口气,总算是精神回了过来,他这时才想起来问道:“老师!那您叫我来有什么事?”

王天风拿出两个橘子递给他:“我今天出去办事,买来给你的。之前你一直吵着说军校里没有水果吃,平时补给也确实没有学生的份儿。我之前是不要的,要恢复给我的水果份例,打了报告上去,是要下次补给才能送到的。所以,我回来的时候买了点橘子,你先吃着。”

明台顿时两眼放光了,开心的接过橘子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道:“谢谢老师!”

“不用谢。”王天风仍然声音平静道。

“老师,您今天为什么原谅我违反纪律?”小少爷还是有点不太相信的样子。

“你说你死也要带在身上,我不能让你死,只能原谅你了。”王天风看着明台快速的吃完两个橘子,嘴上还有点橘子汁,便顺手拿过明台放在膝上的手绢给他擦了嘴,然后道:“吃好了吗?”

小少爷点点头,王天风笑了一下:“明台,你怕死吗?”

“那要看为什么了。”明台吃了橘子,放松下来,声音又带了小少爷的骄纵:“要是为了国家民族,那我虽然怕,也是要去死的。要是为了别的事,我可怕了,又怕死又怕痛~才不去呢~”

“又怕死又怕痛……”王天风重复了一遍:“怕吃苦吗?”

“怕啊!”明台点点头:“但是怕……也要坚持……我这不是被劫到这儿了,没办法了嘛。而且,我暂时姑且相信老师会让我去报国,能报国,我就能坚持。”

“要是坚持不下去了呢?”王天风又问道。

“坚持不下去了……”明台忽闪着小狼崽一样的眼睛,然后突然咧嘴笑了一下:“那就去死呗。”

王天风看着他,又笑了一下:“消化完了吗?”

“啊?”

“橘子消化完了吗?”

“怎么可能,至少要明天才能消化完呢!”明台不明白老师为什么这么问。

王天风笑眯眯道:“那就忍着点。”说着,把自己的手表取了下来。

明台到底也没明白为什么话说的好好地,老师突然出手打了他一顿。他缩在那里没还手,只是等老师打完,他吐了口咬伤舌头的血,感觉胃里翻江倒海的,才有点明白刚才王天风为什么问他橘子消化完没有。他委屈的缩在墙角,看着站在那里的王天风道:“老师为什么打我!不是说了不算我违反纪律吗?”

“我只是放过了你开锁拿东西的事,但是开锁拿东西被人发现了,该不该罚?”

明台没有说话,缩的更小了。

“被抓到了,打败了发现你的人,却没有灭口,给他可以告密的机会。没弄清楚情况,就自己说出了真相,该不该罚?”

明台抬起头:“那可是郭副官!”

王天风又踹了他一脚:“就算是我也一样!就算是你大哥大姐也一样!”

“我做不到!”

“做不到就应该按你说的去死!”王天风声音盖过他:“如果是一场任务,你有没有想过你的一念之差会让多少人为你的仁慈陪葬!”

“我相信大哥大姐!他们不会做背叛我的事的!老师也一样!老师会背叛我吗?”

“任何人都会背叛你!”王天风伸手抓起他的领子,将他提起来:“谁都别信,这是我教你的第一课。”

明台等着王天风:“如果,如果人活着没有可以信任的人,那与死了又有什么分别!老师你,难道没有可以信任的人吗?老师难道不是因为相信我,才留下我的吗?”

被打的气喘吁吁的小少爷等着面色严肃的老师,突然间做了一件让王天风毫无防备的事。那个被提起来的少年突然抱住了他,这样突如其来的动作撞的王天风向后一退,明台抱着他有点哽咽道:“我相信老师,我没有办法不相信老师,就像我没有办法不相信大哥大姐!我现在就这样抱着老师,没有任何防备,老师随时可以继续打我,也可以杀了我,我都不会反抗。这就是因为我相信老师!老师如果不相信我,我以后又如何去上海,如何成为代替老师的那个人?”一周的训练或许让明台在技术上有了进步,但是心理上他还是那个娇惯的小少爷,这么说着的他,竟然抱着王天风伤心的哭了起来。大约是从被抓离开亲人,生活的不习惯,训练的辛苦加在一起,让他终于到了某种临界点。但他无处发泄,无人倾诉,终于在此刻,面对从来到这里起,唯一可以依靠的老师爆发出来。

他抱着王天风哭了一会儿,王天风也罕见的没有推开他,直到他实在撑不住了,自己又踉踉跄跄的缩回墙角,等着王天风接着揍他的时候,王天风却开口道:“起来吧。”

“啊?”哭的眼睛肿肿的明台有点害怕的看向老师,生怕起来被揍的更厉害。

“今天只是上课,没必要弄出人命。”王天风看他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干脆伸手去拽起他,然后把他按在沙发上,看他痛的呲牙咧嘴:“这只是第一课,以后你要习惯,还有其他的刑讯逼供。明台,一个特工有太多的感情,不但对你自己很危险,而且对你的家人也很危险。你可以拥有感情,但是这些感情要放在心中,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被你的敌人知道,那么你最爱的人就将成为他们伤害你的利器,你将生不如死。那时候,就不是简简单单的你去死能解决问题的,你懂吗?”

明台观察了一会儿,才确定这真的是授课后的总结,便小心的点点头。王天风转身拿出医药箱,开始给明台的伤口上药。他看着小少爷忍着疼痛,各种皱眉挤眼的时候,摇摇头道:“身为一个军人,这点痛都忍不了吗?”

“要是对敌人,我肯定是一下眼睛都不眨的,这不是老师在给我上药嘛!我小时,只要出去玩弄伤了,大姐总会一边上药一边念叨我,我只要这样,她就舍不得念我了!”明台得意道:“而且我真的很痛嘛!这样老师知道我很痛,就有轻点给我抹啊……啊!!!!!”

王天风把棉签狠狠按在伤口上的时候,小少爷顿时疼的流出了眼泪:“老师……”

“都跟你说了,不要心里想什么都说出来。”王天风皱着眉,手又放松了点。

“老师的意思是,以后就算我心里相信着什么人,也不可以表现出来吗?要是老师你假装叛变了,我是不是也要痛骂你一顿啊。”明小少爷课后提问道。

“我也许是真叛变了呢?”王天风继续上药。

“才不会!我相信老师!”明台突然坐直了认真说道。

“相信一个才认识一个星期劫持你的人?”王天风觉得有点好笑。

“我相信的是一个在飞机上见过我一面,就愿意将重担交给我的人!”明台突然的认真让王天风有点不习惯,但作为多年的特务,他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一边收医药箱一边道:“那你还真是危险。人可是这个世界上最难了解,又最复杂的。”

“但是人心不会骗人!”明台突然抓住了准备站起身去放回药箱的王天风,他抓着他的手道:“我相信老师报国的心!我相信老师不会背叛国家!我与老师是站在一起的!所以,老师!即便有一天你假装叛变了,即便我那时在大骂你!那也不是真的!你记得好不好!那不是真的!老师也一定能看到我的心的,就像是在飞机上一样!”

“明台,要叛变就必须要做叛变的事。”王天风并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从他手中抽出自己的手:“等你面对最相信的人做出背叛的事时,你就知道,所谓的相信人心,不过是一场笑话。”说完,王天风走向柜子,就在他放药箱时,听到身后坐着的少年问道:“老师,你这是被人背叛过吗?”

王天风沉默了许久,然后他回过身,看向明台:“曾经的我不知道他算不算背叛,我没有办法相信他,但是又必须相信他。我希望自己没有信错他,可是又担心自己信错他。这是特务拥有多余感情的坏处,后来我因为这唯一的弱点受了重伤,才来到了这里。现在的我不会犯这种错误了,也不希望我的学生走我的老路。我希望你们都活下去,活到胜利的那一天。”

明台沉默,王天风戴回手表,抬手看了一下道:“时间不早了,宿舍已经落锁了,一会儿你就去接待室休息一下,明早再回去吧。”

“那块手表,是那个人送给老师的吗?”明台看向王天风,王天风愣了一下,明台接着道:“老师不是因为有了多余的感情,老师只是因为爱着个人才会如此患得患失,所以现在还戴着他送给你的手表。是老师在军校的同学吧,而且是个有钱的富家小姐。不过富家小姐为什么要去军校,又或者是个富家少爷?”

“看来你恢复元气能瞎猜了,是准备再挨一场打吗?”王天风说着又准备取表。

“不!不!不!”明台倒在沙发上:“我已经走不动了,痛的全身都瘫倒了,老师!我去不了接待室了!你就让我在沙发上凑合一晚吧!”

王天风没理他,但也没反对,只是开口道:“到外面去把你身上的土抖抖,我受不了一个泥猴睡在屋里。”

“是!老师!”刚才还动不了的小少爷一下就蹦起来了,刚走到门口,他又探头进来道:“送您手表的和送您笔的是一个人对不对!”说完,他趁着王天风还没过来打他,就一溜烟的跑出去抖土了。

“臭小子!”王天风嘴上虽然骂着,但还是低头看向了自己的手表,这么多年来,那个人果然还是自己唯一的弱点吗?

评论(35)
热度(87)
  1. 兵长一米六七宝 转载了此文字

© 七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