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狼记5

“老师。”明台乖乖的将擦完脸的毛巾还给王天风以后,一边脱衣服一边道:“我背后也好痛,你帮我看看是不是也受伤了。”

小少爷背过身,王天风仔细看了一下道:“没受外伤,我又没用武器打你,大概是踢你时候震的吧,躺躺就好了。”

“哦……”小少爷没穿上衣,直接裹上了王天风拿给他的毯子,窝在了沙发上。他眨巴着眼,看着王天风脱了军服外套,准备和衣而睡,便道:“老师,你平时睡觉也不脱衣服的吗?不用换睡衣的吗?”

王天风白了他一眼道:“特工的生活哪里有那么讲究,随时都会遇到危险,时刻保持警惕是生活的常态。”

“脱衣服睡觉和保持警惕是两回事吧。”小少爷提出自己的问题:“您上课的时候说,伪装最忌讳的就是突兀,与旁人不同的突兀。睡觉不脱衣服,难道不是一种突兀吗?正常人睡觉都会脱衣服的吧。”

“我看你是不疼了。”王天风没有回答他的话。

“是因为老师身上有伤口,害怕吓到我吗?”将自己变成一只缩进毯子的小动物,明台看起来格外无害。

王天风仍旧没有回答他:“你到底睡不睡?”

“我痛的睡不着,老师。”明台可怜兮兮道:“而且,我好渴。”

“这是正常的。”王天风说着,还是又转身给他倒了一杯水,递给他:“喝完快点睡觉。”

“老师~”明台这么一叫,王天风就警惕的看着他:“干什么?”

“老师,来!坐!”明台将自己缩在沙发的一角,然后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我想跟你说几句话。”

王天风迟疑了一下,但是考虑到小少爷是被绑来的,思想工作还是要努力渗透的,便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明台则喝了一大口水后,将杯子放在了一边,小心翼翼的往王天风的身边凑了凑:“老师,你也受过和我一样的训练吗?”

“我受过比你更严格的训练。”王天风看了他一眼:“确切的说,你的正式训练还没开始。”

“老师当初为什么想要干这行的?”明台又往老师身边凑了凑:“也是被绑来的吗?”

王天风想要对他翻个白眼,但还是忍住了:“我从军校毕业后就进入了军统,我用我自己的方式报国。”

“所以,那个人真的是老师的同学是吗?”明台终于又问道了他关心的问题。

“作为一个特工,能够抓住对手的破绽持续进攻是好事,但是要讲究方法。”王天风谆谆教诲道:“你这样,只会让人发现你的意图。”

“老师!我们这是睡前聊天!不是上课!我没有意图,我只是想了解老师而已!”明台鼓起腮帮子,表现出受了误解不开心的样子。

“进入军统,就没有休息的时候,睡前聊天也一样。”王天风平淡道:“你必须学会伪装着生活,像一条变色龙,随时融入周围的环境,对任何人都是如此。”

“那战争胜利了呢?”明台看着王天风的侧脸:“如果我现在这样,战争胜利后,我无法改变自己,我仍然活在伪装中,我走不出来,该怎么办?”

“你能活到那个时侯,就已经是幸运了。”王天风笑了一下:“活着就够了,不要要求太多,明台。”

“所以,老师对我的好,也是假的吗?一开始让我和您睡在一起,不让我害怕,让郭副官给我做汤,给我买橘子,都是假的吗?”明台说着,本来缩着的身子,突然直起来,这样王天风愣了一下,然后道:“我的目的是让你成为一个优秀的特工,只要能达到这个目的,那么一切都是真的。”

“老师就连对一个人好也要有目的吗?”

“明台,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好是没有目的的。”王天风显然仍旧平静,没有小少爷那么激动:“你的大哥和大姐对你好,是因为他们养育了你,对你产生了感情。这其实也是目的,不是吗?他们无法割舍自己养育你的感情,所以对你好。”

“不对!”明台突然伸手抓住了王天风的肩膀,努力的将老师扳过来面对自己:“大哥和大姐是因为爱我才对我好的!就是老师说的养育!可是……可是爱不是目的!”

“那是什么?”

“爱是情感!只要是人,都会有情感!老师会把手表取下来打人,就是对手表,对赠送手表的人有情感。老师明明也是活生生的人,为什么非要将自己说成一个冷冰冰的,只会完成任务的机器!”

王天风看着他,半晌后抬手拍拍他的头道:“明台,人的感情如果像你说的这么简单纯粹,那么你们就不需要训练了。人是有感情没错,但是任何功利性的目的都会影响人的感情。假设,以后你喜欢上了一个不同阵营的女性,那么你怎么知道她是因为爱着你,还是为了策反你?当然,她有可能在爱着你的同时希望策反你,你又该怎么做?她的爱是真的,策反也是真的。如果你接受了,那么没有人会看到她爱你,所有人都会看到结果,就是你背叛了。”

“那就不能只接受她的爱,不接受她的策反吗?”明台提出自己的观点。

“你可以试试。”王天风没有反驳他,只是站起身不准备继续话题:“你只要记得,我所看的只是结果。你爱谁都无所谓,重要的不能背叛。”

“那如果老师被背叛了,也还是会忠于军统吗?”明台伸手拉住了王天风,不让他走:“老师一定为军统做了很多事,现在却在这里教我们,而让那些……让那些我觉得根本不如老师的人在做决定。如果有一天老师对军统彻底失望了,也仍然会坚持忠于它吗?不会做别的选择和改变吗?”

王天风先是一僵,然后迅速的转过身,伸手握住了明台的下巴,双目瞪着他的眼睛,看着那双漆黑的眼睛虽然有点受惊,但没有退缩。他很快放开他道:“这样的话,不要再说了。如果不是我调查过你,我会认为你是共产党派来的。”

“报国还要分党派……”明台嘀嘀咕咕的又缩回了自己的被子:“明明都已经合作了,老师还这么紧张。”

“明台。”王天风似乎是冷静下来了:“你要记住我的话……”

“我知道!时刻成为一个伪装者!”明台站眨眼睛:“只要老师需要!国民党也好!共产党也好!伪政府汉奸也好!我什么都能干!不过要是能给我派点美男计,献身什么的,我就能给您本色演出。”

王天风被他的耍宝逗得忍不住笑了一下,摇摇头。明台又道:“不过老师,这样不会精神分裂吗?要是我以后卧底好几重,时间长了,我怎么知道自己到底是靠哪边的?”

“明台……”王天风听他这么问,又回身坐到了他的身边:“你要时刻记得,自己是为什么成为一个特工的。”

“我是为了报国啊!”明台轻轻松松的回答。

“是的,永远记住这一点,告诉自己,无论你做什么,无论你如何变化,你是靠着报国这边的,你是要对抗外来侵略者的。”

明台看着自己老师认真的样子,半天才道:“哪怕,因此要去帮共产党您也没所谓?”

王天风沉默了,明台看着他的样子,又开口道:“那个人,是共产党吗?”

“那个人现在已经不重要了。”王天风终于还是回答了明台的问题:“快睡吧。”

“老师!”明台看着王天风的背影,叫了他一声。王天风没有回头,但是明台还是开口道:“我说过,我相信老师会坚守报国的信念的!所以我是和老师一边儿的,无论以后我做了什么,都清老师相信我的话,我和那个人不一样,我不会让老师失望的!”

“他没有让我失望。”王天风终于开口了,但是他没有转身:“有很多事,和你想的都不一样,明台。如果你一定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他是我的战友,曾经是我最信任的人。只可惜,他最信任的人并不是我,仅此而已。”

“那就好!”明台开心的从沙发上跳下来,有点孩子气的抱住了王天风的胳膊:“老师,你信我,你信我好不好!我成为特工后,最信任的也是老师!这样我们就都有互相最信任的人了!我也不会因为自己变来变去精神分裂了!是不是很棒的主意!”

王天风看了他一眼,推推他道:“你这是好了能再挨一顿了吗?这都几点了还不睡觉?你成绩这么差我怎么相信你……我最好的学生可不是你,要知道,从我手里毕业的,多得是在军统立过赫赫战功的……”

“哼!那是因为我还没毕业!”小狼崽子顿时不服了:“您等着瞧!我一定会成为您最优秀最信任的学生的!我会证明给您看的!”

“那有什么用。”王天风觉得他的话果然还是孩子气的可笑:“重要的还是做个对国家有用的人,明台。是否是我最优秀的学生,我信任你与否都不如这个重要。”

“对我来说,一样重要!”明台大声道:“因为我像爱着大哥和大姐一样,也爱着老师啊!”

王天风被他大声的告白说的愣了一下,然后又回头看他,明台稍微缩了一下:“当然,我……我是敬爱老师……绝不……绝不像在家一样!恃宠生娇,无理取闹!”

王天风满意的点点头道:“你有这个觉悟,很好。睡觉吧!”

小狼崽子也终于累了,耗尽了体力,爬到沙发上,找了个合适的姿势,很快就睡着了。王天风看着他睡着的样子,轻轻地叹了口气。如果有一天他知道,是自己为他亲手铺好的死路,会不会后悔今天说过的话。他的手抚上了那块手表,想起当初在军校告别时那个男人对他说过的话:“我相信你将报国视为信仰,我也相同。但是,很久之前,我就有了最信任的生死搭档。我们都为国效力,希望和平降临之日,我们都能够卸下伪装,成为真正坦诚相待的朋友。今日一别,这块手表送给你留念。无论如何,日后都请你相信,我不会背叛自己的祖国。”而今,他却要将他的弟弟送上九死一生的道路。

看着明台翻身间,将毯子打掉。王天风走过去又给他拉上盖好。他看着少年稚嫩安静的面容,想起曾经自己老师说过的话。“如果有一天信仰也无法让你平静,就在心中相信一个人,但是不要告诉他,不要说出来。”王天风曾经坚定的认为,自己不需要老师的这个办法,他可能需要一个生死搭档,但不需要一个人安抚自己的心。他坚定地认为自己有足够的勇气为了信仰生活在无边的黑暗中,直到绑了这个小狼崽,他才真正意识到,明楼为什么那么需要明诚。不是因为明诚能干,他自认为他和明诚相比是一个更优秀的特工搭档。但是明诚能做到他永远也做不到的一点,他能让明楼的心安定。而他曾经的失误证明,安定的心对特工来说,才是最重要的。此刻,他前所未有的感到欣慰,他终于可以放下一切担忧,安静的,坦然的去面对自己即将施行的那个计划,哪怕那个计划最终通向的是自己的死地。


评论(24)
热度(88)
  1. 兵长一米六七宝 转载了此文字

© 七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