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狼记6

“今天给你打电话的是明诚?”王天风特别在下课后将明台叫来询问这件事,让明台感到有点奇怪。大姐不是没有给自己打过电话,每次接过后,王天风都是让他继续去上课,从来不会多问,今天的行为似乎有点反常。但他还是乖乖回答道:“是啊,老师。就是阿诚哥。您对我家调查的很清楚嘛。”

王天风坐在那里想了一会儿,又抬头看向他:“他打电话给你安排保姆这件事很异常。”

“怎么异常了?”明台不解。

“他是你大哥的贴身秘书,安排保姆这样的事,难道不是应该由你大姐派人来做的吗?”王天风指出职责上划分的不对。

“哎呀!老师你有所不知啊!”明台听他这么说,放松下来,大喇喇道:“阿诚哥,那就是我们全家的管家。除了大姐带什么首饰不用他管,上到明家林林总总的用度开销,下到早饭吃什么,全是阿诚哥负责。我们家从人到钱,大到保险箱钥匙密码,小到大哥各种证件,什么事都归阿诚哥管。虽然我大哥嘴上总说,在明家我说的还是算的。您看吧,都不用大姐出马,只要阿诚哥说不,他才不敢说是呢。所以,安排保姆这件事,本来就是阿诚哥的职责范围。他要不给我打,才奇怪呢。”

“那为什么你刚到港大的时候他没有安排,反而是过了半个月才安排呢?”王天风继续提出自己的疑问。

“那说明阿诚哥了解我啊!”明台眨巴着眼,理直气壮道:“按我的性格,到香港没人管,不疯玩上半个月怎么会安生住在学校啊?要是一开始就请了保姆,大姐每天询问,肯定会担心我的嘛。干脆等我玩痛快的再请。您看他说要给我一千块,就是估摸着我随身带的钱已经花光了。阿诚哥每次都能把握好我花钱的速度,及时给我。当然……”小少爷抓抓头:“这次是特殊情况,我的钱……还没用呢……”

王天风听完点点头,然后道:“叫你来,还有一件事。我想应该让你知道。”说着他将一份报纸递给他:“你自己看吧。”

明台奇怪的接过报纸,刚看了两行,脸色就变了,愤怒的将报纸扔回桌上:“不可能!我大哥才不会做汉奸狗官!这一定是污蔑他!”

“事实上他确实做了,他不但做了经济方面的,还兼任了特务方面的。”王天风看着小少爷气得脸色发白,自己将报纸又折叠收好:“而明诚成为了他的秘书。你觉得,以你的了解,明诚会是无条件服从你大哥的人吗?”

还在大哥当了汉奸官打击中的小少爷迷茫脸道:“什么意思,老师?”

“你的大哥是有名的经济学者。”王天风看着小少爷惨白的脸:“他这是曲线救国还是真的做了汉奸,上面希望我查清楚。如果他真的做了汉奸,你觉得是上面会容忍他的存在还是共产党会容忍他的存在?”

“我大哥不会背叛国家的!我相信他!”明台大声道:“他……他一定是曲线救国!”

“他的性质你说的并不算,上面需要我协助提供一些证据,而我只希望知道,明诚对于明楼的忠诚到底有多少,如果明楼是真的做了汉奸,明诚到底会不会与他同流合污。”

“您用词太难听了!”

“如果做了汉奸,这个词还是照顾你情绪修饰过的。”

小少爷顿时蔫了,耷拉着脑袋道:“老师,您一定要调查清楚!我大哥一定是曲线救国!”

王天风心里清楚,明楼是不会背叛国家的利益的,而且至少目前也不会背叛党国。只是那个明诚他始终不放心。明楼无懈可击,只有这么一个弱点,他一直想知道这个弱点是不是足够坚定,不至于妨碍大局。明台很显然是一个了解的最好的渠道。

“阿诚哥……阿诚哥的世界里只有大哥。”明台终于开口了,虽然这个说法似乎很不利于证明明楼的无辜,但是他知道王天风的厉害,若是撒谎反而是害了大哥和阿诚哥,所以他老老实实的直说了:“阿诚哥并不会在乎大哥为谁做事,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他只为大哥一个人做事。照顾我,照顾明家也是一样的,都是为大哥做事。”

王天风似乎没太理解明台的形容:“为明家做事和为你大哥做事之间有什么区别?”

“我就这么跟您说吧,老师。如果有一天,你派任务让我去杀大哥。就算大哥束手就擒,让我杀,阿诚哥也会在此之前先做掉我的。阿诚哥的世界里有一条不可撼动的准则,任何人都不能伤害大哥,包括大哥自己。”明台的说法让王天风陷入了沉思,他想了一会儿,似乎是终于放心了什么事,然后对明台微笑了一下道:“好了,没事了,你可以出去了。”

“老师……”明台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你不会派我去杀大哥的,对吗?”

“你放心。”王天风笑眯眯道:“要是有那么一天,我肯定亲自动手。”言毕,他看着表情惨淡的小少爷,又摸出一个橘子递给他:“好了,你去晚自习吧。”

明台蔫蔫的接过橘子,犹豫了半天才道:“老师……”

“恩?”

“阿诚哥很厉害的,你还是别去了。”

“滚……”王天风指着门口有点无力道,小少爷也立刻抱着橘子一溜烟的跑走了。

明诚确实很厉害,王天风在意识到针对明台的营救已经在展开的时候,他就在心中同意了明台的话。那个总是站在明楼身后,恭恭敬敬的清俊少年,确实非同凡响。仅仅通过一个电话,就能意识到不对并且如此快的查到他的头上来,还派人来营救。不过明台也有一句话说的对,明诚在明楼身边确实不仅仅是仆人,相反,他似乎经常做出自己的决定。比如这次营救。这个决定明楼一定事先不知情,明楼知道他是个疯子,宁愿毁了这个好苗子,也不会让他长到一半被拔去。就在他搜查车的时候,听到了明台活泼的声音,他的心一下子就放了下来,甚至竟然有些欢喜。他看着那个刚刚洗完澡的小少爷头发有点凌乱,但是笑的眼睛亮晶晶的,还对自己挤眉弄眼,忍不住也笑了起来。刚才那几个人脸上的伤大约也是他打的吧,看来教学成果还不错。只是,他一时还没有空去表扬和安抚这只小狼崽,只是要为了毒蛇的愤怒而应付通讯断了之后发生的各种事情。而且,既然已经被咬了一口,不妨再加紧趁机把话说清楚,让他一次发泄完。免得下次再咬一口他又要麻烦一次。而对于问候他全家这种事,他早就想好了解决方案。但是并不单纯是为了给他点反击,最主要的他还是想给明台一个好的开始。虽然进入军统,走向死地对他来说本是一件再糟糕不过的事,可是他能为他做的,也只有这些了。被大哥送来效忠军统的弟弟,这样的说法对他们兄弟都有好处。

明诚看着明楼在那里坐卧难安,心中也是不安,他皱着眉道:“大哥,这次是我的错……”

“也不能全怪你。”明楼抬手示意明诚不必自责:“王天风你是了解的,他想做的事,没人能阻止。只是,他这次跟局长汇报明台的事,态度有点奇怪。”

“奇怪?”

“是的。”明楼皱着眉思考起来:“虽然不知道明台在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既然不能营救,军校还是要打点一下的。”

“我明白,我这就去安排。”明诚颔首道。

“顺便想办法,看能不能弄清楚毒蜂的异常是为什么?”

“是,大哥。”

而王天风这边,处理完一天的事情已经让他非常疲惫了,郭骑云有点担心道:“老师,您明天要不要休息一下?明台的课我来代您先给他上。”

“你代我?然后像上次一样?”王天风看了他一眼,郭骑云忍不住挺直了身板:“对不起,老师。”

“我不想听对不起。”王天风抬手道:“无论如何,明台是计划的关键,不能有任何闪失。我一定要亲自训练他才放心。另外,于曼丽和他打过照面了?”

“是的。于曼丽洗澡超过了时间,明台不小心看到了。”郭骑云汇报道:“就在营救的人来之前,明台还被打了。”

“没还手?”

“没有。”

“你拿点伤药给他,上次训练的伤应该还没好全。”王天风嘱咐道:“虽然年轻恢复的快,但也不能放任不管。”

“是,老师。”

王天风一路跟郭骑云交代着,走到自己房间门口,看到在门口坐着,靠着门框睡着的明台,愣了一下,然后过去一脚把他踢起来:“你在这儿干什么?熄灯了为什么不在宿舍睡觉?”

“老师把门锁了……”明台醒过来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被踹的摔倒在地又爬起来,努力站直。

“我出门当然要锁门!你在我门口不去自己宿舍睡觉干什么?”王天风瞪着他。

“今天是和老师约定的日子!”明台终于醒过来了:“我一直在这儿等老师开门,老师却一直没来!老师你不会是忘了吧!”

王天风突然尴尬的僵住了,默默回忆了一下日子,今天果然是他答应小少爷放松一下的第一次,但是因为今晚实在是太混乱了,他忘记了让人来开门给他进去,所以他才会在门口一直等着,等到了睡着。王天风的特工生涯中出现过许多千钧一发的危险场景,但是如此尴尬的似乎还是第一次,特别是郭骑云已经愣愣的问道:“老师,他又在这没事找事,胡说八道,我这就给他拎小黑屋关起来。”

“郭副官。”王天风开口了:“你先去休息吧。”

“可是老师!”

“去吧。”

郭骑云有点不甘心的一步三回头的走了,王天风把房间门打开道:“进来吧。”

明台小尾巴一样的跟进去,关了门才开口道:“老师,您是忘了吗?”

王天风感到自己的眉抽动了一下,他坐下道:“今天有很多突发事件要处理,是我没有安排好。明天晚饭后你过来,给你补上。还有,以后不管怎么样,熄灯就回宿舍。你总是不回宿舍住,这不符合规定。”

“我今天这不也是特殊情况嘛!”小少爷一听老师这个语气,大约今天又可以赖在老师这里了,心里有点高兴。虽然他不知道这种高兴从哪儿来,睡沙发也没有睡床舒服,但是在老师身边,他总有一种特别的安全感,就像在家一样。

“今天为什么没走?”王天风坐下,突然直接的问道,让明台一下没回过神,他愣了一会儿才噘着嘴坐下道:“还是被您发现了。”

“这里飞进一只蚊子我都知道!”王天风拍了一下桌子:“你知道是谁要救你吗?”

“还用想么,肯定是阿诚哥呗。”明台坐在那里,低着头:“出了这种事,阿诚哥肯定害怕大哥担心,想先把我捞出来。”

“你怎么说的?”

“我叫他们不要来救我了,我要自己走出去!”明台坐直挺着胸:“我和老师有约定呢!我要成为老师最好的学生!成为老师最信任的人!”

王天风看着他有点欣慰:“你有这样的爱国之心很好。”他总算是没有白费苦心,这个孩子也总算是受教。虽然还是有少爷的习气,但他不着急,总有让他改变的时候。现在还不着急。毕竟于曼丽还没用上,这个小狼崽要从幼崽变成真正能够狩猎的狼,还需要更多的磨砺。

就在王天风一脸欣慰自己的学生终于开窍的时候,明台突然面有难色道:“老师……”

“又怎么了?”

“能不能不要等明天了。”明台越来越尴尬:“您就给我十五分钟就行。”

王天风瞪着他,看着他怕被打怂的又缩起来道:“好好好!算了算了!明天明天!”

但是明台没想到的是,王天风居然突然站起身出去了,出去前还关上了门。他深吸一口气,紧张颤抖的手终于暴露出来了。他并不是真的要做什么,他只是需要十五分钟平复自己在老师面前再也无法平静的心态。这一切都是从老师问起阿诚哥开始引起的,以至于到现在无法掩饰的地步。一开始他只是想要给这个绑架他的人证明,他可以做到!他也想通过这个机会报国。直到老师问起明诚的事,他才看到自己的心并没有那么简单,甚至包括今天没有离开。他明明是喜欢女孩子的,也不缺乏女朋友,直到他今天看到那个女孩儿的时候,他突然惶恐的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这和男女无关,他就是想要成为老师最信任的人,就像是大哥对阿诚哥那样的信任。他不知道这算是一种什么新的感情,但是他隐隐的有点惶恐,觉得这种感情不太对。他明明也是害怕王天风的,仍然记得他揍他的每一丝疼痛,身上的伤口都还没有愈合。但这一切都不能阻止他无法控制的想要老师只看着他,他是最优秀的那一个,他能完成所有的任务,老师对他毫无隐瞒,对他全心相信,将他视为一个战士一个男人,而不是总用看小孩子,或者小猫小狗的眼神看他。他因为这种想法心里有些烦躁。靠近老师越是有安全感,那么离开他的时候就越是惶恐。从小被宠爱到大,要什么有什么的明台小少爷,人生第一次明白有种感觉叫求而不得。以往,只要他要,就连袖口上的花纹都能按照要求一丝不差的第二天给他送来,可是现在,他每天想和老师待一会儿,还要提心吊胆的放着挨打。更让他心塞的是,就算挨打他也无法控制自己,他每次的目光都落在老师军服领子最上面的扣子上,老师即便是睡觉的时候,只要有他在,衬衫最上的扣子也从不解开。在他看来那代表不信任,不接纳,有秘密。就算再害怕,他都能敞开怀抱去抱着老师,但是老师永远不会这么做。他永远都处在警惕之中,最放松的时候,也只是拍拍他的头,就和对他的马没什么区别。这样的心理折磨的他坐卧难安,直到刚才老师真的忘记了和他的约定时,他实在无法控制自己,于是才会找借口让老师离开,他无法解释他的失常,即便解释了,得到的想来也只是一顿暴打。大哥曾经常常说,人的欲望多了,想要的多了,就会随之产生太多苦恼,以至于无法自控,产生许多连自己都不能相信的情绪和行为。曾经的他从来不将大哥的话当一回事,但是现在,他深刻的理解了这句话每一个字的含义。

明台就那么坐在那里,整个脑子乱成一团浆糊,情绪也憋着无处发泄。在他最需要大哥来絮絮叨叨的开解时,大哥反而不在他身边。他考虑了一下直接告诉老师的可能性后,感觉伤口更痛了。这时候,敲门声响起,但是并没人说话,明台跳起来去开门,看到有点尴尬站在门口的王天风,笑眯眯道:“老师,快请进!”

王天风进屋后觉得屋里没什么变化,终于放下心来。他看了一眼表然后道:“时间不早了,明天还有射击训练。你的射击成绩不是最好的,一定要努力训练,知道了吗?”

“是!老师!”明台说完,有点讨好的凑上去,突然挽住了他的手臂,王天风并不喜欢人靠近他,下意识的推开他道:“有什么话直接说,少搞这种小动作。”

“老师,我都没有走,表现这么好,是不是应该奖励我一下~”

“你要是走了,我就让人杀了你了,这么简单。现在还要奖励吗?”

“我只是想和老师一起吃饭!”明台锲而不舍的跟着王天风走到他的床边,又在他的目光下向后退了一步。

“胡闹!”王天风瞪了他一眼:“大家都是吃食堂,你跟我吃算什么?”

“我都饿瘦了!”小少爷委屈的说着就开始脱衣服:“您看啊!您摸摸我这瘦的骨头睡觉都咯。”

王天风看着说脱就脱的学生,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他今天也确实是折腾了一天太累了,便抬手道:“吃饭问题再研究,现在先睡觉。”

“老师,你今天是不是太累了。我帮你按摩一下吧!”

“不需要!离我远点,不想睡沙发就去睡接待室。”王天风赶着围在自己身边的小狼崽。之前他救了那只小狼吃饱了,长大些后就是这样,天天缠人,扑了人摔倒了,你吵他,他又一脸无辜的样子,让人没办法责怪。对明台,他要未雨绸缪。

“我手艺可好了!您试试再说嘛!您这些天揍我也辛苦了!我总要表表孝心的嘛!”

“你再不滚去睡我就把你关小黑屋了。”王天风警告道。

“好吧。”害怕被丢出去的明台有点委屈的缩回沙发上。王天风看着他缩成一团的委屈样子,想着他今天好歹还是没走,便又心软了,开口道:“明天要是能双枪打十环,就让你和我一起吃。”

“真的吗?”本来蔫蔫的小狼崽顿时开心的探出头:“老师说话算话。”

“算话。”王天风点头道。

“耶!老师万岁!”明台说着突然蹦下沙发,扑过来开心的抱住他,撞的劳累了一天的王天风向后一个踉跄跌坐在床边,及时用手支着才没被扑倒。他使劲推了推开心的抱住自己的明台,这才发现他的训练没有白费,身手和力道都已与刚来时不可同日而语。为了节省点力气,他祭出老师的尊严吼道:“再闹就真的关你禁闭了!”

“老师!”

“滚回你的窝里去!”

“是!”

小少爷心满意足的回到了自己用毯子在沙发上围成的“窝”里,蜷缩着身子,很快就睡着了。王天风擦了擦头上的汗,心里计划着,还是快点训练,然后赶快送走的好,自己这受过伤的老胳膊老腿,英明一世,连“毒蛇”都没能咬伤,要是被小狼崽撒欢给闹出劳损来,简直丢人,还有什么颜面立于军统。这么想着,王天风决定加快训练计划,早早完成预定任务,赶紧把绑的这个小祖宗送走,也和那一家大写的弟控划清界限。他想壮烈的为国捐躯,可不想驯狼驯出什么意外来。

评论(35)
热度(94)

© 七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