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狼记7

等12点剧情更新的时候发病更文,我已病入膏肓,无药可救。

睡在王天风这里的明台,一早没有任何耍赖的上赶着提前去晨练,看在郭骑云眼里,简直就是见了鬼。他看着明台匆忙在他端给王天风的早饭中捞了一个馒头跑走,正准备追,却被王天风叫住了:“算了,反正我也吃不下,不要浪费了,就让他吃了吧。”

郭骑云听他这么说,有点担心的将早餐放下:“那您喝点粥。张医生特别说过,您的胃情况很差,不能再放任下去了。我看您这几天吃饭都不是很好,要不下次补给还是让他们再送点养胃的食物过来。”

“不必了。”王天风摆摆手:“有粥喝就可以了。”说着,他坐下开始喝白粥。喝了两口,他看看郭骑云欲言又止的样子,开口道:“有什么话,你就直说。什么时候学的跟那个小崽子一样吞吞吐吐了。”

“老师,您不能再这么纵容他了。”郭骑云终于说出来了:“他总是想着法的赖在您这里,学生们不说,教官们也会议论的。”

王天风还以为有什么大事,一听他这么说便道:“无非就是说我顾忌着明楼,纵容明家小少爷。会这么说的,都是我们原来的同学或者是朋友,他们不知道明楼的身份,只不过是调侃我,没有恶意。”

“您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郭骑云一着急,脸就有点红。

王天风本来拿起了勺子,又放下道:“你这么个样子,我吃顿饭都不安生,怎么好的起来?”

郭骑云情急之下道:“老师就不觉得明台奇怪吗?”

“标准娇生惯养的小少爷,放在军校不奇怪才是怪异。”王天风看着郭骑云道:“你到底要说什么?”

“我认为,明台……喜欢您!”王天风本来端起碗来喝粥,差点没呛到自己,他放下碗,拿出手绢擦了擦嘴才道:“骑云啊……”

郭骑云听王天风突然叫他的名字,有点紧张的站直身子。自从他毕业以后,除了出任务,老师从来不叫他名字的。

“你是不是最近太紧张,压力太大了?”王天风难得关怀的表情。

郭骑云看王天风根本没放在心上,反而是一口气喝了粥站起身准备走,便有点着急道:“老师!我是说真的!您……您是一位优秀的特工,我相信您也感受到了明台对您不一样的感情!无论这种感情出于什么,我都认为您不应该再纵容他这种感情的发展,我们上学的时候,您对我们说过,干我们这行的,不需要感情的羁绊。”

“那你还偷偷谈了女朋友。”王天风的话立刻噎的郭骑云噤声了。王天风看着他低下头,又开口道:“没有不让你谈,可以谈,但是要汇报,说到底也是为了你的安全。”

“是,老师。”郭骑云不再提明台的事,王天风却反而开口道:“明台从小没有父亲,明家大小姐对他格外娇惯,这你是看到的。明楼那么厉害,对他大姐从来是让跪着不敢站着。明台的生命里缺少严父,他只是感到新奇而已。”王天风站起身,拍拍郭骑云的肩:“以前学的内容你能记得,我很高兴。但是我还教过你们,一个合格的特工,就要利用一切能够利用的感情达到目的。明台是我绑来的,要他执行我的计划,那就必须达到足够的忠诚与感情。培养与这位小少爷的感情,也是我训练的一部分。虽然,现在看起来,他和计划中的反应不太一样,但是正如我跟你们讲过的,事情往往可以计算的很准确,但是人不行。所以必须适当的调整策略。”

“那您呢?”郭骑云担心的看着王天风:“这对您来说,真的只是完成一次任务吗?”

“好的伪装者,能够将每一次任务当做真实来完成。”王天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军装:“你看看明楼是怎么对汪曼春的,就知道了。他对汪曼春仍旧有曾经师兄妹的情谊,对仇人汪芙蕖还能毕恭毕敬的当做恩师拜访。这些人哪个是省油的灯,假的,他们能信吗?连自己的心都能欺骗才是合格的伪装者。”王天风教导着自己的这个学生:“这一课我给你们上过,但很显然你一直学的不太好,所以你不能进行太深入的潜伏工作。”

郭骑云沉默了,王天风看了一眼表:“时间不早了,我该去看看新进学员的第一批测试情况了,中午还要检查明台他们班的射击成绩。”

“可是您只喝了粥……”

“其他的我也吃不下。”王天风看了看剩下的菜:“拿去给后勤的杂工加个餐吧。以后早上不用做这么多,给我一碗粥就行了。”

“是,老师。”

让王天风头痛的是,郭骑云直愣愣的性格在军校干脆是不加掩饰,这也是他最不适合做特工的一点。就这么在靶场上和明台争执了起来,他也是有点无奈。郭骑云的忠诚是他最看好的品质,所以他几乎一直将他带在身边。虽然他早上不说,但王天风心里清楚,他还有一层原因无非是最信任他的老师有了更亲近的学生。这样的人之常情,无伤大雅的,他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明台和郭骑云较劲的话也提醒了他,要想加快对明天的训练,很多限制都不能再继续了,很快要让于曼丽上场了,他必须有足够的素质来应对。这么想着,他开口给了明台特权,他看着那只小狼崽子得意的气走郭骑云,心里又无奈的摇摇头。他看着开心走到他面前的明台,嘴上说了两句,打发他去吃饭,心里想着一会儿还要安抚一下自己那个老实巴交的学生,又有点欣喜明台确实是个好材料,自己没有看错。思绪中一抬眼就看到明台没有走,而是有点乖巧又有点得意的望着自己,他知道这是在向自己讨一起吃饭奖励,便抬头看了他一眼,表示了默许。明台便立刻正色跑去吃饭了。听着他离去的脚步声,王天风终于放心了,他可以开始第二步了。

如他所料,听到生死搭档,小狼崽兴奋地问:“男的女的?”

王天风随口逗了他两句,满怀信心的拿出了照片给明台。平心而论,于曼丽也是他千挑万选出来,他私心是希望她在帮助明台成长的同时也能走出过去的。如果实在不行,看在师生一场的份上,他也会给她个痛快的。但是他没想到,明台看了照片,说了句“我见过她!”就死缠烂打的问能不能换一个。王天风陷入了思考,半天才说:“这可是军校最漂亮的。”

“老师!姑娘总是有更漂亮的,我这么朝三暮四,朝秦暮楚,不专一名满上海滩的人,您给我配多漂亮的姑娘都没用。”小少爷夸张的形容着自己。

“哦?那照你这么说,给你找什么搭档都不行了吗?”王天风挑了挑眉。

“那不一定。主要还是看人。”小少爷把满口橘子咽下去,笑嘻嘻的凑到老师身边:“要是老师,我肯定一心一意,天长地久,地老天荒,海枯石烂,永不变心……”

“去认识一下你的搭档吧。”王天风没理会他满嘴跑火车,站起身来准备走,却被也站起来的小少爷一把抓住道:“我说真的,老师!我不想要那个生死搭档。我就不能自己选吗?我就不能选您吗?”

“我有生死搭档。”王天风话音刚落,就感到明台的手僵住了,然后慢慢松开道:“那……那他现在在哪?”

“我是特工,明台。我的生死搭档怎么可能告诉你?”王天风示意他跟上自己:“现在,跟我去认识你的搭档。”

虽然强制执行了见面,但是两个小家伙的会面显然不太友好。他觉得自己也是要操碎了心,可是没办法,他只能单独叫了于曼丽到一边,再次给她做了思想工作。于曼丽的身世很可怜,也很有天分。这是当初他留下她最主要的两个原因。可是他无法帮助她走出阴影。其实,当初他向上级汇报,希望批准于曼丽的特赦时,明楼是反对的。他的反对也很有道理,这样的一个女犯人,如果走不出来,那就是花了大力气培养了一个易损耗的武器;如果能走出来,那她就是重新爱上了一个人,那么她重新爱上的那个人会给组织控制她带来不确定的风险。明楼是不建议冒这个险的。他还记得当初明楼特别打电报告诉他,如果他可怜这个女孩,就只特赦她,不要将她带回军校。可是王天风拒绝了,只是特赦她还是会毁了她,王天风觉得自己可以让她发挥她应有的作用。现在是时候证明他的判断是正确的了,于曼丽将成为帮助明台蜕变的最好工具。他让她不要太温暖,说到底也是为了保护她。明台是他的学生,他清楚这个玩世不恭的小少爷有多少真情假意,他有一句话没有说谎,那就是他对女人这个命题不太专一,确切的说,比起对亲情的重视,小少爷对感情的态度实在糟糕。他可以对每个人都彬彬有礼,就像他的哥哥,但事实上不给任何人许诺与希望。这是利器,是他天生的才能,应当好好使用,而于曼丽想要安全的活下来,就应当学会对这样诱人的博爱与浪漫有免疫。狼崽子说到底仍是狼而不是狗,你总要时刻保持警惕,才不会丧失自己的原则与立场。王天风在心中是这么想于曼丽的,也是这么告诫自己的。就像他的老师曾经对他说过的,伪装的最高境界是假戏真做,而最危险的也是这个,因为人常常会在某一刻忘记,这是假的。

评论(47)
热度(76)
  1. 兵长一米六七宝 转载了此文字

© 七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