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狼记8

再次强调,此刻更文的不是我的大脑,而是我的手。它自己爬上键盘更的,我的大脑在睡觉。

王天风把苹果推给明台,看着他吃的像只小鼹鼠一样,内心笑了一下。他没有带过这样娇俏的小孩子,现在也有点理解明楼为什么拿这个弟弟没办法。有一搭没一搭的询问着他对于曼丽的印象,心里好计划着下一步该怎么做。然而没想到的是,小少爷居然很反常的排斥这个搭档,嘟嘟囔囔的说自己不缺女朋友,还不忘发表自己的恋爱经验。

王天风内心叹了口气,如果没有战争,如果不是在军校,在和平的年代里,他如果登门给明楼的小弟弟说亲,大约也是这样的景象与对话吧。在那样的年代,于曼丽也不会杀人,而是一个漂亮娇美的少女,在师范念书,终会认识一个爱她,她也爱的良人。他在黑暗与绝望中可以毫不退缩,不惜一切的战斗,就是为了后来人有这样的日子,这样可以在阳光下谈论着儿女婚事,看着膝下稚子娇憨。而不是像现在,他只能对明台说:“你不选她,或许她会没命。”

明台的表情一下子懵了,回头看了看于曼丽,他小声道:“你可别吓唬我啊,她以前是干嘛的?”

王天风终于等到他问了,就怕他不问。虽然费事了一点,他还是将小狼崽引到他计划好的道路上了。但是明台从来不是省油的灯,王天风刚刚放下心来,傍晚前,小少爷又出了新的幺蛾子。

“我不管!老师!我要去行李箱里拿东西!”明台就那么在他办公桌前杵着,不管他干什么,怎么走动他都跟在自己身后。王天风实在无法忽视他,有些无力的放下文件夹:“我今天中午怎么跟你说的!要守规矩!守规矩!所有人都不能拿,你拿了表我已经格外宽容了。你要在这样,把表也放回去!而且,马上舞会就要开始了,你非要拿什么?”

“我要拿礼服啊!”明台理直气壮道:“哪有舞会不穿礼服的!”

王天风几乎被他气的两眼一黑:“就穿军服!军校的舞会,穿什么礼服!”、

“穿礼服是礼节!是对舞伴的尊重!”

“你的舞伴可没礼服尊重你!”王天风训斥道:“对于一个特工来说,服从是很重要的!擅自改变组织的决定与安排,你知道会有多少安排好的同志会牺牲吗?”

“我只是要穿礼服,老师就有这么多话来教训我!”明台握紧拳:“老师一看就是没有跳过舞,不能理解我尊重淑女的心情。”

“谁说我没……”王天风说了一半,看着明台眼睛眨也不眨的瞪着自己,才知道这个小崽子又来套他,还好他反应的快,止住道:“你再不去舞会,以后你们小组就让于曼丽指挥你。”

这一句话效果非常显著,小少爷一溜烟的向外跑,一边跑还一边道:“那我要回去梳头!”

王天风摇摇头,郭骑云和明台擦肩而过,看着小少爷风一样的跑走,有点迷惑,但是他还是很快走到王天风身边,将手里的文件夹送上道:“老师,您要的材料。”

王天风打开,一边看一边皱起了眉头。郭骑云小声道:“您离开上海后,他们的交易更为频繁了。上次您给局长发的信,居然没有回复,很显然是让您不要蹚浑水。后面明台他们回到上海,那就是他们来摆渡了,就由毒蛇来应对。”

“战时大发国难财……”王天风将文件夹合上,压抑的声音带着某种愤怒:“还要让情报机构的人员冒险……无耻之极!”

“老师……”郭骑云有点担心,王天风深吸一口气:“目前也没有办法,数据和资料你先收着。另外,明台他们去上海前,我会想办法的,一定不能让他知道这件事,如果万不得已,你就和他们一起去。”

“可是,老师。您身边要有……”

“这件事比较重要,你到时候服从安排。”王天风说完,看了一眼时间:“我们去舞会现场吧,今晚要决出胜负了。”

王天风知道,对于一个特工来说好的搭档同时也是好的对手,看着台下明台和于曼丽的互动,再加之打赌赢了二十块,心情稍微舒畅了点,脸上也带了些笑意。看着学生们恢复了秩序开始跳舞,他的笑容又放松了些。郭骑云在一旁小声道:“早知道二十块钱就能让老师这么高兴,以后我天天输给老师二十块。”

王天风斜了他一眼道:“你哪来天天二十块?”

“我肯定是和上边申请啊。”郭骑云看老师居然有兴致跟他打趣,不免又多说了几句:“怎么样,老师,要不我也陪您跳一支?”

王天风回头打量了他一下道:“我可没有过你这样的舞伴。”

“诶!老师,您别嫌弃我啊。我知道,当初您可是咱们军统里有名的美男子,那后面追着的名媛小姐们,肯定比明小少爷多。局长总是说,您当特工唯一的缺点就是太帅了。”郭骑云半真半假的调侃着,突然又压低声音小声道:“上次毒蛇打电报和您斗嘴的时候,不是还说您是戏文里的小书生嘛……”

“我看你是不想要命了。”王天风冷冷的瞪了他一眼,郭骑云抓抓脑袋:“我这不是正争取跟您跳舞的荣幸呢嘛!”正说着,就见其他教官也陆陆续续的来了,教化妆术的陈教官是一位高挑干练的女军人,虽然也是身份成谜,但是郭骑云知道她和王处长以前是同学,关系一直都不错,而且似乎和明楼也很熟悉。郭骑云看她进门后,便径直走过来,就耸耸肩道:“得,我没戏了。您的御用舞伴来了。”

王天风没理他,陈芸走到王天风的身边,看到郭骑云灰溜溜的站到远处,端起一杯给教官准备的果汁,喝了一口道:“你那个小副官怎么了?”

“打算代替你,被我训了。”王天风的话让陈芸忍不住笑了一下道:“也挺好的,高大威武的副官和当年军统一枝花……”

“陈芸……”

“好了,不说了。”高挑的女子放下果汁:“那么,我有荣幸请处长您跳支舞吗?”

陈芸是王天风军校同班同学,比起其他同学来更加了解。自从陈芸的丈夫,也是他们共同的同学在任务中牺牲后,陈芸就被派到军校来帮助他训练学生。虽然陈芸表面上没有什么,但是王天风作为同学和好友,还是知道她在心中无法释怀自己丈夫的离世。也因此,王天风对她也总是格外关照。陈芸跳着舞,看到了明台,小声道:“你请来的小少爷训练的顺利吗?”

“从成绩上看,还不错。”王天风回答道。

“据说最近毒蛇心情很不好,大概也是因为这个?”

“毒蛇什么时候心情好过?”王天风反问道。

“好问题。”陈芸眨眨眼:“他已经派人来跟我打听了,我让他放心,说你把小少爷伺候的妥妥当当,还没派他去杀人呢。赶明有了杀人的任务,我再通知他买蛋糕庆祝。”

“军校不准私通外人,陈教官。”王天风在陈芸耳边低声道。

“毒蛇不是外人,王处长。”陈芸也在他耳边低声道:“而且我都告诉你了,怎么能算私通嘛。”

王天风已经习惯了陈芸从上学时代就这么爱打趣的习惯,也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让她心情缓解一些,便没再说什么,由着她继续调侃自己。但是不远处,明台一边跳舞,一边瞪着两人,让刚刚被打败的于曼丽有点好奇:“你在看什么?”

“老师……老师和陈教官很熟吗?”明台看向于曼丽:“你比我先来军校,你肯定知道。”

于曼丽迟疑了一下,她平时不爱说话,也不和人说话的好处就是可以听到很多八卦,大家有什么话也不会专门避开她说,反正她在与不在都一个样。对于明台,既然成为了生死搭档,说好了互不过问,但是不是关于自己的问题,她还是愿意分享的。

“陈教官是老师的同学。”

“同学?”

“是的。而且和其他教官不一样,陈教官是老师的同班同学,她的丈夫也是。只是在之前的任务中牺牲了。她是烈士遗属,所以重新安排的时候,尊重了她的意见,让她来了军校。据说,一开始上面并不太同意,觉得浪费了人才,还是老师积极争取的。”

“老师积极争取?”明台重复了一遍。

“是的。”

“她一直都是老师的舞伴吗?”

“至少我看到的都是。一直以来只有陈教官可以和老师跳舞。”于曼丽看着小少爷的脸变得臭臭的,便问:“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明台收回自己的目光,有点垂头丧气的。本来想跳起来指责老师为什么和陈教官跳舞,但是想了一圈,居然没有任何可以指责的地方。陈教官是老师的同班同学,看他们开心交谈的样子,不喜欢人靠近的老师居然愿意在她耳边讲话,还让她靠近自己耳边说话,就知道他们的同学情谊非常深厚。他一直以为老师对谁都是那样高度警惕的,今天看来也是有例外的嘛。

舞会结束前,陈芸低声道:“我有事要告诉你,一会儿在我宿舍前说。”

“好。”王天风点头应允后,音乐结束了。郭副官代他说了两句话,让学生们都散了。然后准备跟着王天风,王天风却对他道:“我送陈教官回去,你先去休息吧,不用跟着我了。”

郭骑云知道陈芸的情况,就当做老师是为了照顾她的情绪,便点头先离开了。他走了一半发现明台甩下于曼丽朝着王天风离开的方向去,便伸手拉住了他:“你不赶快回宿舍,一会儿熄灯我可真把你关小黑屋。”

“我今天分组了,不用住公共宿舍,可以住单间了!郭教官!”明台甩开他的手:“我就是要回去的!”

王天风在陈芸的宿舍门前站定后,陈芸回身看着他笑了一下,低声道:“你训练的小狼崽跟踪可不太行,要是出任务,这分分钟就被杀了,也太浪费粮食了。”

“其实跟踪技能还行,就是因为没有严密的计划,所以露出了马脚。如果能周密计划,应该能达到你也看不出的水平。”王天风回答他:“他今天开始可以自己睡单间了,才敢这么胡闹。一会儿我就教训他。”

“看在毒蛇总是送来好吃好喝的份上,我应该帮他求情一下吗?”

“你知道我是不接受贿赂的。”

“对对对,你清廉如水,两袖清风。”陈芸说着笑了一起来,手搭在了王天风的肩上,突然亲密的靠近了他,半揽着他在他耳边道:“可靠消息,你收集走私证据的事上面有人察觉了,局长让你好自为之。”

“我知道了。”王天风没有推开她,只是让她揽着自己:“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停止这种没有意义的行为,会害死你的。”

“我干的就是在刀尖上行走的活,做不做这个,我都有很高的死的风险。我现在没办法阻止,但也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背叛的是国家和民族,当取得胜利的时候,他们要接受审判。”

“你知道这不可能!”陈芸有点着急,握紧他的肩,靠的更近,在他耳边继续道:“听我的,放手。”

王天风沉了一会儿,才在她耳边道:“我会收敛一点的。”

陈芸知道劝不了他,还是放开了他,退后了一步道:“有没有想过,不再继续下去了。”

“我不会当逃兵的。”王天风看着自己昔日的同窗:“你也没有逃走,不是吗?”

陈芸忍不住笑了一下,然后抹去了眼角的泪水:“我当初眼光还真是差,想想还不如嫁给你。”

王天风仍然一本正经道:“当时的你,是追不到我的。”

陈芸干脆笑出了声道:“好好好,我是追不到我们的班草的。以后的日子,我会继续努力的,还请处长给我一个机会。”

“看你表现。”王天风难得也和同学开了一句玩笑,然后低声道:“我要去收拾那个狼崽子了,你好好休息吧。”

“记得下手轻点,据说下周会送罐头呢。”

“知道了。”

陈芸看着王天风离去的背影,隐隐有点担心。她这个同学,虽然年轻的时候看起清俊,但是总是阴沉沉的,他毒蜂的代号也是由此而来。更重要的是,虽然人人都说他是个疯子,但是陈芸知道,有理智的疯子才是最可怕的,他为了达到目的不惜一切,哪怕毁了自己。就像是毒蜂蜇人,也要赔上自己的性命,这是做特工最好的品质。可是作为同学,她并不希望他最后走到这个地步。她已经因为这场战争失去了太多,当初的同学活着的没有几个,而能知道身份,还能相见的只有王天风了。但同时她也知道,心中也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最终也还是会失去这最后一位同学。

评论(39)
热度(84)
  1. 兵长一米六七宝 转载了此文字

© 七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