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狼记10

明台开开心心的回去,陪于曼丽吃了午饭,下午话匣子就打开了。讲了很多他在国外的见闻和新奇的事。于曼丽也不说话,只是认真的听着,看着少年俊朗的面容在阳光下露出比阳光更温暖的笑容。明台高高兴兴讲了好长一段,甚至开始拿笔来写了他们去维也纳的计划表。直到计划表全写完了,他才发现于曼丽一句话也没有说。他拿着那几张纸,歪着头看一直安静望着他的少女道:“于曼丽,你怎么了?去维也纳也不开心吗?”

“去维也纳就能开心吗?”于曼丽的语气仍然带着淡淡的悲伤。

“不去怎么知道!”明台托着下巴想了一下:“要不是怕老师会揍我,想让老师也一起去。”

听他这么说,于曼丽终于忍不住笑了一下。明台看向她:“刚刚说了半天你都不笑,这句有什么好笑的。”

“那你倒是去说说看。”于曼丽忍不住又笑了一下:“若是老师能跟你去维也纳,我就开心。”

“真的假的!你可别骗我!”明台跳起来:“我可去问了啊!你别反悔!”说完,明台瞬间就消失在房间了,留下于曼丽一个人坐在那,独自补完全句:“但,不去,看着你被打的样子,也挺开心的。”

明台兴冲冲的抱着纸冲进去,报告完之后,王天风有点头痛。这个学生随时随地都会出现,简直就是没有一刻安生。而明台在得到允许,走进屋看到王天风的时候,心里就有点发憷了,特别后悔自己冲了进来。但是已经来了,就不得不说了。但等他把纸交给王天风的时候,才瞄见自己写了“生死搭档学习计划表”几个字,顿时头上有点冒汗,但只能装傻充愣下去。按照他的计划,他打算先看看老师对出去学习这件事的态度,然后再提邀请老师一起去的事。也正是因此,他看老师平静的问他为什么不去巴黎的时候,便开始仔细讲解去维也纳的好处。希望后面说服老师的时候会更顺利。没想到,老师突然出手又揍了他。

王天风感觉自己真的是要气疯了,昨天才教育过他,刚刚才保证过。他还真是抱着极端的无忧无虑的态度战胜极端的忧虑。本来没精神和他置气了,但是恨铁不成钢的心态让他教训了两句,小崽子被他踹的一溜烟跑走了。他气的背过身去,随口说了一句“维也纳,我还没去过呢……”就听到身后小狼崽的声音:“那就一起去啊,老师。”

王天风一回头,看到明台伸着头站在门口,气顿时又上来了:“你还有脸回来!”

“是您刚刚叫我回来的。刚才在大门口叫着‘你给我回来的’,不就是您吗?”

王天风气的不想和他说话了,只是回到座位上,又喝了一口水:“我不会同意的,你走吧。”

“老师……”明台迟疑了一下才道:“我……我也不是真的要去,这只是……只是我写着玩的。”

王天风没看他,只是拿起自己的文件看着道:“随便你了。”

“其实……其实我来……我来是想邀请老师一起去的!”

“我可没那个福气。”王天风又放下文件,看着他:“我现在没空打你,你赶快回去完成你的任务。”

“老师……”

“你听不懂我说话吗?”王天风突然站起身:“你要是还有劲儿,我就叫郭骑云来给你加任务。”

“老师!我想带她去透透气,也是为了能尽快磨合,赶快毕业,然后和她组队,去完成您的任务啊!您是因为我要带她出去而生气了吗?其实我……”

“你是要自己滚,还是我丢你出去?”王天风特别想扒开明家小少爷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都是什么,也想问问毒蛇他这个弟弟到底是怎么“培养”出来的!

王天风吼完,就看到明台站在那里愣住了,一双眸子看着他,先是溢出了委屈,接着就是某种隐隐的难过,再来愤怒掩盖了一切。饶是王天风这样的老军统,也心里稍微有点犹豫了,他知道自己今天的耐心不够,对小狼崽的态度有点过了,其实他知道,明台说是为了早点组队完成任务的时候,他就应该开始安抚他了。果然,不出他的意料,明台生气的抓起那几张纸,然后一言不发的转头就走。

王天风在第二天的课上看到了他故意违反纪律,传递香水,但是没有说他。连着三四天,师生两个一直在冷战,就连郭骑云都感受到了这种不同寻常的氛围,难得主动提及明台的成绩和提前毕业的事,想看看王天风的态度。没想到王天风很平静的分析了现状后,表示明台还需要驯服。他最担忧的事始终没有解决,明台的一切都和他想想中的一样优秀,可是有一项进度太慢了,那就是对明台的掌控。他必须要掌控这个小少爷,要做到让他服从军令,哪怕这个军令是要他杀了他大哥,他也能去执行。但是现在这项毫无进展,他也是在此刻发现明台其实是个卓越的特工天才,他难以被掌控,难以被洗脑,难以被策反。他看似已经接受了一切,但是他的心难以被驯服。就像郭骑云说过的,他就像永远养不熟的狼,永远按照自己的意志来做选择。可即便是狼,也有头狼。他必须做那个驯服他的人,他必须在所有人之前掌控他,这样才能放心的重建上海情报站。时间不多了,毒蛇在上海的情况也越来越凶险,战事也越来越不利,他必须要采取进一步行动了。

明台吃饭前烦躁的样子,于曼丽看在眼里。她收拾着自己的桌子道:“你要不想和老师冷战,就和他说话。每天自己在这儿生闷气,也不知道图什么。”

“这次明明是老师的错!”明台背过身去。

“我看是你的错。”于曼丽走到他身边:“去维也纳,你也想得出来。跟你开句玩笑,你还真跑去问老师。老师就吼了你两句,才踹了你一脚,你有什么好不满足的。”

“我……我都说了我这么做是为了尽快磨合,早点出师!我这不是为了早点出任务嘛!我哪点错了!他要对我那么不耐烦!”

“老师对你还不耐烦?”于曼丽真想翻个白眼送给他:“我看啊,老师就是对你太耐烦了,你才蹬鼻子上脸的。”

“你说什么啊!我也为了带你出去玩啊!”

“少来,我可不领情。”于曼丽看着他又开始抓自己的头发:“今天也不打算和老师说话吗?”

“再说!”明台从窗台上跳下来:“去吃饭了。”

于曼丽看着他的背影,小声咕哝了一声:“有骨气,你倒是别和老师同桌吃饭啊。不跟人家说话,还硬要挤到人家桌上吃饭。”

明台心里挣扎着要不要跟王天风说话的时候,王天风先开口了,他心里有点乐滋滋的,但是表面上还要装作不在乎的样子,听到王天风让他出去了,他心里虽然美美的,但是还矜持了一下,又听到说要去出任务,终于彻底的开心起来。可是王天风最后的话,让他有点疑惑,他怎么会被于曼丽带跑呢?但是有些话,他不好意思在食堂说,所以午饭刚结束,就匆匆打了报告,钻进了王天风的办公室。王天风本来准备午休,看他跑进来便值得按按太阳穴,又打起精神来:“怎么,都给了你任务,让你出去放风了,你还有什么要求?”

“老师!我不会被任何人带跑的。”明台喜滋滋的说道:“我一定会完成任务,回到您身边的。”

“能不走丢,我就放心了。”王天风坐下,也示意他可以坐下了。明台专门挑了离王天风最近的地方:“我是认真的,老师。无论我去哪儿,无论您在哪,我最后都会回到您的身边的!我可是您的学生。”

王天风听他这么说,心中有点感慨,他看着明台,半天后笑了一下道:“你能这么说,我很高兴。也希望你第一次任务顺利完成。”

“而且,我是认真的,老师。”明台眼睛突然直直的望着王天风:“我是真的想请您去维也纳。那里是我小时候成长过的地方,很美很美,我希望能让老师也看到。虽然现在那里也遭受战火,但是等到和平了,胜利了,您跟我一起去玩好不好?”

王天风看着他真挚的眼神,微微别过头道:“谢谢你,我虽然没去过,不过以前经常听人提起。他形容的生动,我也算是……去过了。”

“经常听人提起?”明台愣住了。

“是啊。他讲起维也纳的咖啡哲学头头是道,最爱去的是一家叫做斯班的咖啡馆。”王天风回忆道。

“等等,老师……您这个朋友和看火枪手那个,是一个吗?”

“重要吗?”

“当然重要了!他怎么和我大哥去一个咖啡馆啊!”

“据说那是个很有名的咖啡馆,有问题吗?”

“您还没回答我呢!”明台没忘记自己的问题。

“我是特工,明台……”

“您要不想告诉我,干嘛要提个开头。”

“我只是顺着你的话说而已,但不能提供你具体的信息。”

“我觉得和那个三个火枪手是一个人。”

“何以见得?”

“老师这样的性格怎么可能会有两个朋友?”

王天风被他说得一愣,顿时有点哭笑不得:“我朋友多着呢。”

“可您谁也不信。”明台说完,王天风的表情缓缓的凝固了,他看着明台接着道:“但是这个人,您相信他。所以他还是送您笔,送您表,被您曾经信任的那个人!一直都是一个人,您一直以来都只相信的那个人,就是他。”

“你能这样认为,说明我伪装的很到位。”王天风并没有任何波动:“将他们认为是一个人,你就不能获得更多我的有效信息,明台。”

本来胸有成竹的小少爷愣住了,半天才道:“我猜错了吗?”

“也许没错,也许错了。但是我不能告诉你。”王天风简短道:“好了,你准备一下出门的事情,明天我会给你们宣布任务。今天下午就不用上课了,你好好休息把。”

“您这么怕我被带跑,任务是不是有色诱内容!”小少爷突然又精神起来。

王天风看着他,笑了一下:“那要看你遇到的障碍,我不知道会有什么事发生,也许也需要用到色诱。”

“所以,老师,您上次还没回答我,您到底用过吗?”明台锲而不舍的想起了上次被老师绕过去的问题。

“我可没有你这么经验丰富,我只会选择我擅长的方式来完成任务。”王天风打量了一下他:“纨绔子弟,花花大少的形象很显然不适合我。”

“您那天上课说伪装就是伪装,无论技术多高超都改变不了本质。总有一天他会显现出来。”

“上课开小差还能记得,不错。”王天风表扬道。

“所以!总有一天我会知道,老师的那个朋友是一个人还是几个人!也会知道老师到底有没有实施过色诱。”小少爷信心满满。

王天风庆幸自己这会儿没喝水,不然又要喷出来。他故意不接明台的话,而是另外嘱咐道:“你就算有钱,路上也少花,引起不必要的注意和麻烦,还要费事处理。好好完成任务,不要乱买东西。”

“您怎么知道我要给您带礼物。”明台瞪大眸子:“是不是您那个朋友也给您带过什么礼物啊!”

“想象力太过丰富,对于一个特工来说不算什么好事。”王天风淡淡截断他:“我只提醒你,你的内务越来越乱了,再买东西回来放不下,会更乱。”

“那您这是打算收我的礼物了?”明台试探着看他,然后看到王天风笑了一下:“你安全完成任务回来,就是最好的礼物。”

王天风本来只是随口这么一说,为的是不让他惹麻烦,也多少有些自家孩子第一次出门的担忧叮嘱。却没想到小少爷居然有点害羞的低下了头,然后腼腆的答应后跑了出去。

郭骑云进门的时候,就是看到一脸迷茫的坐在那里的王天风,便问道:“老师怎么了?”

“没什么。”王天风摇摇头:“只是现在小孩子的情绪,真是越来越难把握了。”

评论(23)
热度(83)
  1. 兵长一米六七宝 转载了此文字

© 七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