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狼记11

去重庆的路上,明台就一直看着那个装信封的包,想着走前老师对他说过的话。于曼丽看他出神,便小声道:“怎么了?”

明台回头看看她,笑了一下道:“没什么,我在想要带什么礼物回去给老师。”

于曼丽微笑了一下:“怎了,和老师和好以后,想要买礼物弥补一下自己之前的任性吗?”

“谁任性了!”小少爷顿时炸毛了:“而且是老师和我和好的!又不是我先投降的!”

于曼丽随口道:“不过是马上要出任务了,哄哄你罢了。这都看不出来吗?我看你是毕不了业了,组长。”

“谁说老师是哄我的!”明台一着急,脸就红了起来,气鼓鼓的的样子让于曼丽愣了一下,半晌才道:“我……我随口说说的,你干嘛。而且,在老师眼里,我们都是小孩子,对他来说,有时候也就是哄哄而已,这有什么可生气的。”

“你……你不是说,说老师只对我一个人特殊吗?”明台不服气道。

“对你特殊的是,对你纪律要求不那么苛刻。”于曼丽强调道:“又不是只哄你一个。”

“他还哄过谁!”明台气愤的握紧拳,于曼丽看着他,半天又笑道:“还哄过我呢!你要怎么样?”

“哄你?”明台愣住了。

于曼丽也愣住了。她并没有想到自己一直小心隐藏的身份,差点被说漏了嘴。在她绝望的时候,是王天风将她从牢笼中放了出来。于曼丽本来已经放弃了一切,那时候,王天风告诉她,她可以活下去的时候,她本来早已毫无感觉,但是那个男人的一句话,让她重新找回了自己的灵魂:“你会被卖掉,你的救命恩人会被劫杀却法律不能制裁都是因为在乱世之中,在旧的世界当中。你有机会为创造新的世界和秩序做出力量。我知道你不明白其中的意义,但是我能告诉你的是,你可以让这个世界上少一个你,少一个被劫杀的好人。”

于曼丽那时候终于动了动,看向王天风:“我的生命已经毁了,这么做,还有什么意义?”

“让其他人的生命不再被摧毁。”王天风回答道:“那么,他们就是你原本摧毁的一生的延续。”

于曼丽慢慢站起来,走向王天风的时候,是希望得到拯救的。那时她走到那个男人面前的时候,晕了过去。她最后的意识是老师扶住了她,将她揽在怀中叫人来,她的周身环绕着的是意外干净清爽的味道。从那以后,她就进入了军校。王天风对学生的要求可以算得上严苛,她仍然很难走出自己的心理阴影。王天风每次来看她的时候,劝说的话也总是听似直白而毫无温情。但是他总来看她,鞭策她,激励她。她是个性格软弱的人,能走到今天,想想也全靠王天风特别的“哄”着她的方法。他是个严厉的老师,对学生的温情几不可见,但却总是环绕在人的周围。当初是老师给了她活下去的动力,而她一活过来,就想要的更多了。这正是她内心痛苦纠结的地方。

于曼丽低头想结束这个话题,小少爷却揪着她不放:“我不信,你又逗我!老师怎么哄你的!”

“老师本来就对每个学生都很关心的!”于曼丽被他逼得有点急了,心想着老师交代了还不是时候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刚才一顺嘴差点说出来,现在只能努力弥补一下。而且她说的也是心里话,王天风虽然看起来有些毒辣刻薄,可是每个军校告别他的学员都是哭着说一辈子也忘不了王老师,想来一定是和她一样,在心中深深敬重这位老师的。

“你怎么知道!你又没见过每个学生。”明台不服气。

“军校里的人都知道,老师们也知道。每个走出军校的学生,老师从来都不送,但是每个都会在门口哭着说一辈子忘不了老师的。”于曼丽据理力争。

明台被他这么一说,也有点懵了,自己又缩回了位置上不再说话。于曼丽也不理睬他,只是在心里压了压惊,心说他幸好没有继续问。

于曼丽虽然心中一直忐忑不安,但是完成任务往机场赶的时候还是松了一口气,小少爷也似乎终于放心下来,嘴上嘟嘟囔囔的自言自语。于曼丽隐隐听到西服两个字,便道:“怎么,你还心疼衣服没拿?”

“谁心疼了。”明台开口道:“本来刚才看到有件西服的样式和料子都不错,想给老师订的。结果发现根本不知道老师的尺寸,想着要回去问问。”

“老师穿军装,不穿西服。”于曼丽给他泼冷水:“而且,老师才不会告诉你尺寸呢。”

“他不告诉我,我不会自己量?”明台道:“我要这点事都搞不定,我还能是老师的学生吗?”

“我才不信你能量到老师做衣服的尺寸。”于曼丽一脸你别逗我。

“那我不会偷他衣服量吗?”明台提出了自己的计划。

“偷他衣服?”于曼丽停住了脚步,瞪着明台:“衣服穿在老师身上你怎么偷?”

明台得意的眨眨眼睛:“那你别管!跟你赌一百块我能拿到尺寸,赌不赌?”

“不赌……我没一百块。”于曼丽回过头径自向前走。

“诶!不赌一百,五十也行啊……于曼丽……三十,三十是吗?十块!一块赌不赌?”明台正在叫着的时候,空袭来了。

其实对于要不要逃跑这件事,于曼丽迟疑过。但是在她临走前,王天风单独与她谈话时,她听出了这位老师对自己的忠告。他说:“如果你要走,不能带走明台。”于曼丽很难捉摸王天风这句话的含义到底是让她走还是让她留下,可是王天风的后一句话,她明白不是开玩笑的。他说:“你要是跑,就别让我抓住,不然我一定杀了你。”

空袭在于曼丽看来,为她做了一个决定,她决定跑。对于她来说,这次空袭是她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在此之前,她毫无牵挂,是个可以为了任务舍弃一切的特工,也是一个随时可能崩溃逃跑的逃兵。但是,当明台拿走戒指,放她走的时候,她就变了。她不再无所牵挂,她开始真正意识到自己的生死搭档意味着什么。她跑了,她不敢赌明台的结局是什么,但是明台却愿意回去面对。于曼丽的人生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男人,她心灵的防线一溃千里是可以预见的,所以她回来了。

于曼丽直到牺牲前才觉得自己想通了那个时候王天风的话,即便没有空袭,她那是或许也会逃跑,王天风知道,所以才在走的时候说了那样一句话。他知道自己会做什么,他甚至在等着她逃跑。她逃跑了,老师就能一次试炼他的两个学生,或许在得到自己逃跑的消息时,他还高兴的叫好过。他让自己做,让自己看到明台光芒,让她被光芒吸引,飞蛾扑火,无可自拔。他深切的知道,对于已经心死的她,要真正活过来,一定要重新爱上一个人。而明台就是他选中的那个人。只不过,那时候于曼丽的生命已经渐渐在消散,她无法去思考老师这么做更深层的目的或者是意义,她只能最后感谢他,感谢他让自己作为一个活着的人死去,虽然过程很痛苦,但至少重新活过,爱过。

郭骑云看到王天风重新得到明台行踪的报告后,终于放心的坐下,便在一边请示道:“老师,这次要……”

“先不要揭穿他们。”王天风抬手道:“这件事我来,你不用管了。”

“是,老师。”

郭骑云走后,王天风站起身,走到了书柜前。他的书柜上书并不多,书柜的玻璃门没锁,但是一般也没人去动,包括以前有时留宿的明台在内。王天风打开书柜门,从一个不起眼的位置拿出了一本书,书的封面上是拉丁文写着的《神曲》。翻开书的扉页,上面是用钢笔写着的漂亮的拉丁文:“汝等即将踏入此地的人,舍弃所有的希望吧。”他看着那段赠言,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又将书合上,重新放了回去并将书柜重新关上。他站在那里,对着书柜看了一会儿,半天才开口道:“我最终还是要亲手,将你的弟弟连同你的赠言一起,推入地狱。”

明台回来的时候,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他虽然撒娇耍赖,也做好了被一巴掌扇倒在地的准备,但却没想到老师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了。因为戒指的事跟郭骑云争辩了几句,他回去坐不住,又要出门。于曼丽叫住他道:“你去干什么?明天就要开始恢复训练了,我们两个都不及格,要加训练强度。那戒指我不要了,你别去找郭副官了。”

“不就是戒指嘛!”明台站在那儿气鼓鼓道:“反正就是个道具,我给他钱让他再买新的不行吗?”

“算了……”于曼丽拉着他:“这次老师已经手下留情了,你再去闹郭副官,老师要不高兴的。”

“谁说我要去找郭副官了。”他说着,拍拍鼓鼓的裤兜:“我刚从包里拿的,带给老师的礼物,我去送礼物,顺便看看能不能讨来那枚戒指给你。我也是有策略的,放心!”

“你什么时候买的礼物?”于曼丽有地惊讶。

“你都扔下我跑了,当然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买的了!”明台突然傲娇的样子,让于曼丽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小少爷笑着拍拍她的肩:“我开玩笑的!等我好消息!”

王天风以为明台来是讨那对戒指的,但没想到他一开口就是来送礼物的。王天风坐在那里看文件,头也没抬道:“我不收礼物,你拿回去吧。”

“您看看再拒绝我!”明台说着径自跑到王天风身边,有点撒娇的单膝跪在他的身侧,献宝似的从兜里掏出了一个手绢包着的东西,然捧到王天风的面前。

王天风无奈的放下文件,伸手拿过拿东西道:“你站起来,这样像什么样子!”

明台没有动,只是催促道:“您先看看嘛!不收的话我可能还要跪着抱着您大腿求您收呢!”

王天风拿他没办法,打开了手绢,然后看到了一块石头,他有点不解的看向明台:“这是什么?”

“是重庆的石头,我在躲避轰炸的时候捡的。”明台回答道。

王天风看着难得表情严肃的学生,突然第一次发现他有点不明白这个学生在想什么。看着王天风有点不解的神情,明台突然伸手,覆盖了那块石头,也同时握住了捧着石头的老师的手:“老师,国破山河在。我一定会努力,终于有一天,夺回大好的山河,夺回祖国的每一寸土地,夺回民族全部的尊严。现在的我只能送给您这样一块山河破碎,风雨飘摇的石块,但这是我的决心,我为此不惜一切,希望老师能接受我的礼物。”

明台的手很热,王天风的手很冷。常年手很冷,被人称为心很冷,血也很冷的毒蜂,第一次觉得自己差点被某种温度太高的情感灼伤。他习惯于伪装,因此面对过度的情真意切,他反而有些不知所措。看着明台闪着光期待的眸子,他笑了一下,然后将手脱离了明台的手,重新将那块石头包好道:“这份礼物,我收下。既然收了你的礼物,那么就该听听你的要求,说吧,还有什么事?”

“没……没……事了……”明台突然就移开了目光,顾左右而言他起来。

“给于曼丽的戒指也不要了?”王天风问了一句,明台没有回答,王天风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盒子:“给,拿去吧。钱记得个郭副官。”

明台伸手打开看了一眼,然后取出其中一枚道:“就于曼丽这枚就行了,我又不要。”

“这是一对戒指,你不要这枚,也要重新买一对,既然一样的价钱,你就都拿走。”

“我不要,我没地方放。”明台拒绝道:“免得到时候又给我内务扣分。”

看着自己的学生顿时又恢复了无理取闹的状态,王天风觉得这样才真实一点。他也没逼他拿走,只是将盒子给了他,将另一枚先放进了自己的抽屉里,然后道:“没事了吧,没事就赶紧回去休息,明天有你们跑的。”

“诶!您还没听我的要求呢?”明台拉住他:“您不是说收了我的礼,就听听我的要求嘛!”

“戒指不是给你了吗?”

“那不是我的要求。”明台理直气壮道。

王天风奇怪道:“那你还要干什么?”

“我想要一套老师的军服!”明台说完,王天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愣了了半天才道:“你……你要我的军服干什么?”

“我挂在屋里,时刻鞭策自己好好努力!”明台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道。

“放屁!”王天风爆粗口道:“立刻回去!”

“诶!老师您收礼不办事啊!”

“那你就把礼拿回去。”

“别别别!”明台投降了:“我走还不行吗?”

王天风看着少年离开的背影,摇摇头,又继续开始看自己的文件,他果然还是老了,孩子们的世界他真是一点也不懂了。不是他不给他,每个人的军服都有数的,他给了他,就要向上再多要一套。打报告的时候总不能说是毒蛇的弟弟要了,让毒蛇补给他一套这样的理由吧。小狼崽的思维可比毒蛇难懂多了。

评论(39)
热度(67)
  1. 兵长一米六七宝 转载了此文字

© 七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