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狼记12

嘴上说着不更,但身体还是很诚实的我!

于曼丽因为之前的惊吓和忐忑,很快就不舒服了。明台回去的时候就看她懒懒的躺在床上,便跑过去问她怎么了。于曼丽病恹恹道:“没什么,大概是太累了,睡一觉就会好。”

“你看,我给你拿了什么!”明台将戒指的盒子拿出来,于曼丽笑了一下,伸手打开,看到里面孤零零的一枚戒指,她迟疑了一下,伸手抚上那枚戒指道:“谢谢你,明台。”

“不客气!这毕竟是你第一次任务的纪念嘛!你好好休息!”明台将盒子塞进她的手里,然后准备离开,于曼丽却突然开口叫住他道:“明台……”

明台有点奇怪的回过头看着她,于曼丽抿着唇,半天没说话,明台也不着急,只是等着她。于曼丽终于开口了:“谢谢你。”

“不用谢,你是我的搭档,我帮助你是应该的。”明台笑眯眯道。

于曼丽又沉默了很久,她最终还是没有勇气说出来,她只是道:“没事了,晚安。”

“我们是要互相信任的生死搭档,你有话要问我,为什么不说?”明台回身走到她身边蹲下:“你到底要问我什么?”

“你说过,你来军校是因为爱国。”于曼丽闭了一下眼睛,然后鼓足勇气又睁开道:“我不是。但是现在,我也想因此继续努力,成为你可以信任的搭档。你会信任我吗?”

“我会啊!”明台收了笑容,一脸正经道:“你是我的生死搭档,我不信任你还去信任谁?”

于曼丽看着明台真诚的眼神,别过头去,然后咳嗽了两声道:“没事了,我想先休息了。你也赶快去睡吧。”

“恩。”明台站起身离开了,他关上门之后离开,但是并没有走远,他转了一圈到了于曼丽的窗户外侧,听到里面细细的哭声。他低头叹了一口气,他知道于曼丽想问什么,可是他不能让她说出来。老师说过,这是做特工的大忌,情会让人失控。他从小到大,大姐都很宠溺他,他和女孩子相处也总是无往不利的。他没有体会过因为情而无法控制,被人牵着走的感觉。他在感情上很有绅士风度,但是也算的上某种程度太过潇洒的薄情,对谁都温柔也就对谁都不那么上心。如果于曼丽只是一个普通相遇的女孩子,他也不介意跟她谈谈无伤大雅的恋爱,如果情投意合,大哥大姐阿诚哥都喜欢,娶进门也行。可是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她是老师教给他的生死搭档,那他就不能把这事给搞砸了,无法控制的情,不应该出现在他们之间。虽然这对于从小对女性都有着绅士风度有点困难,但是他必须忍住。

回宿舍的路上他碰到了陈芸,乖乖的问了教官好之后,陈芸笑着道:“你怎么这会儿还没回去?”她看了一眼表:“要是让王处长看到你在外面溜达,又要罚你了。”

“报告陈教官,我的搭档生病了,我刚刚在她那里照顾她。”明台回答道。

“我正好要去你们宿舍的方向,一起走吧。”陈芸在前面走,明台在后面跟上,陈芸叹了口气道:“年轻真好呢,当初我和我的丈夫刚认识的时候,我也生病了。军校管的严,他熄灯后偷偷跑来看我,还是王处长帮他掩护的呢。时间过去了这么久,我的丈夫也离开我了,但是那些事仿佛还发生在昨天。”

“陈教官……”明台听她声音有点悲伤,忍不住想安慰她一下,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想了一下,他突然有了分散教官情绪的主意:“您刚刚说,是老师帮着打掩护,老师也会违反纪律吗?”

陈芸愣了一下,然后突然四处看了看道:“我刚刚有这么说吗?”

“有啊,您是这么说的。”

“咳咳……”陈芸有点尴尬的咳嗽了两声道:“装睡,不揭穿,应该算是打掩护又守纪律吧。”

“为什么是装睡?”明台不解道:“可能是真睡啊?”

“处长是我们班最优秀的特工人选,以我丈夫的身手,想要不吵醒他出来,是不可能的。”陈芸解释道。

“老师年轻的时候也是很有人情味的嘛。”明台笑的眼睛眯起来。

“处长其实是个很重感情的人,他懂得情,所以才知道情对于特工的危险性。”陈芸停下脚步,看着这个王天风最期待但也最担忧的弟子:“活着,情才能继续下去。如果死了,再深的感情都会变成束缚对方的痛苦。处长他不想让任何人痛苦,所以他能控制自己的情。明台,你很优秀,处长也对你寄予厚望。可是正因此,你要明白,你就是伤害处长的利器。”

明台听到这句话一下子愣住了,他看着那个高挑的女子突然显出了军人的凌厉:“对于一个特工来说这是致命的。我昔日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失去,现在只剩下处长了。我不希望再失去他,更不希望是你伤害了他。”

“我才不会伤害老师!”明台挺胸道:“我会完成老师的任务!我会保护好老师,保护好所有人!我不会让老师遇到任何危险!”

陈芸看着他,没有说话。明台深吸一口气又道:“而且,陈教官。正因为有情,我们才会在这里的,不是吗?如果我们都是无情的人,怎么会为了爱着国家而放弃如此之多的东西站在这里。您知道,我有很多选择,但我在这里,就是因为我有情。”明台说着,指着自己的胸口:“我知道自己爱着的人,爱着的国家,爱着的同胞是什么,所以我在这里,我没有走。这就是情的力量。无论情伤害我到何种地步,我都不会放弃它。但您放心,我会学会控制它。”

陈芸看着他愣头愣脑的发表了如此宣言后,突然笑了一下,她鼓掌了两下道:“很感人,明台。但是,大爱与小爱到底是不同的。我就是无法放弃小情小爱,最终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你呢?”

“我?”

“会因为爱着你的老师,而走到我的地步吗?”陈芸猝不及防的话,让明台后退了一步,他看着陈芸,似乎不敢置信她说出了什么。陈芸又笑了一下:“明台,我是你们的化妆课老师。但是你知道的,每个特工都有他擅长的部分。比如你的老师,冷酷,精密,不会出任何差错,无懈可击。他适合完成任何潜伏与清除的任务。而我不适合。我最擅长的其实并不是化妆,这是我的副业,我所最擅长的正是观察人心。我曾经在关押战俘的监狱工作,我的任务就是观察他们,逐个击破。信仰最坚定的特务,只要他还活着,我就能从他口中撬出我想要的一切。不流一滴血。所以,面对一个毫无伪装的少年,你身上冒出的粉红色泡泡,让我每天想不看都不行。处长将这理解为师生或者是父子的情感,那是他的事。但我知道,你对他的感情已经超越了一个学生应有的界限。”

陈芸的话虽然说得很温柔,但是却莫名的让明台有种冷飕飕的感觉,他好像突然之间没有了任何遮挡和伪装,简直就想找个地方躲起来,掩饰自己一直都不愿意去看的真相就这么突然被揭露出来。他的唇抖了两下,想开口反驳,但半天却只说出了一句:“在陈教官看来,什么是超越了学生的界限?我对老师的敬爱是错误的吗?”

陈芸又忍不住笑了一下:“没有任何感情是错误的,明台。感情从来不会错,错的是造成的后果。无论你产生了什么感情,只要你没有任何行动,将它保持在可控的范围内,都无伤大雅。就比如说,你可以想和你的老师上床,但是你不能真的去这么做。”

陈芸这么直接的说出来,让明台脸突然就红了,炸毛道:“您在说什么!陈教官!”

“我在举例子。我又没说是谁,只是在和你讨论一个简单的伦理问题,明台。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明台被噎的说不出话来,陈芸继续说道:“我今天对你说这些话,不是为了让你承认什么或者否定什么,我只是看你走在危险的道路上而不能察觉,尽一个做教官的职责,提醒你一下。至于是否要继续走下去,甚至跌入悬崖,我都不能替你决定。因为一个人的情,只有他自己能控制。即便因此跌入悬崖,情也是没错的,明台。”

说完所有,陈芸拍拍他的肩:“去休息吧,我还要找王处长。”

“这么晚了,您找老师干什么?”明台从惊慌中回过神还不忘问道。

陈芸耸耸肩,叹口气道:“你看,我刚才跟你说,无法控制的情是危险的。如果我是你,刚才就会问过晚安后回去,不让人察觉我内心的波动。而你问出来了。事实上,你有什么资格问呢?我现在去找处长,无论做什么,都与你无关,不是吗?”

明台就那么站在那里,看着陈芸从岔路口向王天风的办公休息的房间走去。他握紧拳,想着陈芸刚才的话,咬了咬牙,转身向自己的宿舍走去。

陈芸敲门进了王天风的办公室,王天风示意她进来,然后站起身道:“辛苦你这么晚还要跑一趟,是毒蛇的急电,他需要你帮忙。”说着,他将手里的电文递给陈芸。

陈芸结果电报看了起来,然后抿唇笑了一下道:“好吧,过两天我去趟上海,算我出差,要给我补助。”

“你愿意过去,我会帮你向上面申请的。毒蛇签个字就可以了。”王天风接过陈芸递回的电文,陈芸笑着道:“告诉毒蛇,他自己也要付我一份。”

王天风有些奇怪的看着她道:“为什么?”

“因为刚才我免费帮他小弟整理了一下思路。”

“明台?”王天风疑惑的看着陈芸:“你跟他说什么了?”

“帮他认识一下自己。”陈芸拍拍王天风的肩:“放心,我对小家伙手下留情了,免得你心疼。”

“谁心疼了。”王天风没好气道:“要不是看在他天赋极佳的份上,我才懒得伺候这个小祖宗呢。”

“那就送他回去呗。”陈芸沙发上坐下:“毒蛇的弟弟,上头会放过的。小家伙也不是那么不知轻重的人,让他走好了,让毒蛇自己看着他。”

王天风没有接她的话,只是整理着手上的文件道:“他是同期里最优秀的,我好不容易绑来的,不能就这么算了。”

“以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以前你总说比起优秀,稳妥更重要。”陈芸看着他,王天风仍旧没有看她,忙着自己的事:“那是因为那些优秀都不足以冒险。”

“处长……”陈芸站起来,按住了王天风忙碌的手,王天风抬头看向他,陈芸笑了一下:“你说得对。但是冒险终归是冒险。虽然你喜欢冒险,但冒险也要有度。”说着,她松开了王天风的手,指了指他的胸口道:“为了一个人,受了差点死去的重伤,我以为你会有点经验了。不要再为了那个人的弟弟冒险了,因为他比那个人还危险。”

陈芸说完,没等王天风回答,就转身离开了,走到门口,王天风开口了:“我会考虑的。”

陈芸停下,没有回头,王天风接着道:“我会考虑放弃他,送走他。”

“希望你能说到做到,处长。”陈芸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评论(26)
热度(85)
  1. 兵长一米六七宝 转载了此文字

© 七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