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狼记13

太困了……老师今晚也没出现,不开森。更一点扔上来~老师下决心收拾小狼崽了~还有,别问我明台做了什么梦,我不知道。(无辜脸)

因为陈芸的话,明台做了一夜的梦。他满身冷汗惊醒的时候,深深的喘了一口气,心中十分烦躁。他不知道陈芸为什么要说那些话,那些话仿佛开启了一个他一直不愿承认的潘多拉魔盒,他心中需要全力压制的想法几乎不受控制的奔涌而出。他握紧拳,看看蒙蒙亮的天,干脆起身了,早饭也吃不下,早早的就去训练了。他觉得自己满身是火没地方撒,所以才会在看到郭骑云让于曼丽继续跑的时候,和他打了起来。若放平时,他可能会上去说几句,但是倒也不会没有任何节制的动手,他上了这么久的学,军纪他还是懂的。

王天风本来就因为昨天陈芸的话思索再三,心情抑郁。本想着看看明台训练的情况在考虑要不要下猛药来治他,结果正碰上他和郭骑云一言不合的打起来,更是气的两眼发黑,他看着他们两个打的两败俱伤的躺在那儿,冷冷的丢下一句:“明台不准吃饭,罚站一天。”然后转身就走。旁边的督导官小心翼翼的问了身边和其他教官一起跑来看热闹的陈芸道:“陈教官,您看这……”

“看什么?军令如山,处长的命令执行就是了。”陈芸这么说,督导官连忙立正敬礼,然后跑去处理两个都累的躺在地上的人。

明台结束了惩罚,脸上还带着伤,血迹已经干了的样子,让王天风本来坚定的决心又有点动摇了。他开始苦口婆心的劝说他,无论如何他都希望明台不用受苦就能明白他的深意。可是明台那些带着撒娇语气的话,让他的心彻底的凉了。他想到了陈芸昨天的话,他看着明台,突然意识到,这个生活在阳光中的小少爷,不面对死亡,就永远不会知道他走出这里面对的是什么,他不懂黑暗,就会被黑暗所吞噬,自己不可能永远保护他。下棋的人不应该在意棋子,但是假戏真做最危险的往往是真做。王天风不知为什么想起了很多上学时候自己老师说过的话,最后停留在陈芸昨晚与他的对话。

当明台嚷着要打电话给上级汇报他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该死心了,小狼崽必须接受血的教训。他高傲,自负,让他流血没用,要让他明白有些事他无能,才是真正的教训。拿起电话,他逐渐积累的怒气值终于爆发,当头给了他一下,却没想到他竟然就那么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王天飞顿时感到心脏在那一刻几乎停了一拍,他的特工生涯第一次大脑空白,看着倒在那里的明台,看着郭骑云跑进来测试明台的鼻息,说他晕过去了。王天风才有意识看向手中的电话,上面没有一点血,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他还是吩咐送去医务室,他不放心。

明台被打晕的事很快传开了,教官们也都远远的凑在一起看热闹。明台一天闹了两场,大家也难得一天聚了两回。督导官远远的看着王天风站在医务室门口烦躁的来回踱步,小声道:“这么心疼,一开始不要罚站就是了。”

“处长背后你也敢乱说话!”另一个教官压低声音道:“处长有多心疼那个学生你不知道?我们都小心点,处长估计这几天心情不会好的。”

“我……我可是奉命行事的……”督导官有点担心:“处长不……不会怪我的……”

“总之小心点为上。”

陈芸听着同事们小声的交谈,皱着眉也远远的看着王天风焦躁走动的背影,她觉得或许她还是提醒的太晚了。

李军医有职业病,他喜欢针对自己看过的军人做出评判。在战场上时间紧迫的时候,他没空。来了军校以后,则发扬光大了这个爱好。平时学生病的不行送到他这里,王天风都会认真听取他对学生身体素质的判断,以作参考。明台这是来了之后第一次生病到需要进医务室,他也是第一次正面面对这个传说中处长格外青眼相加的小少爷。虽然理智告诉他不要多说,但是所谓有病就是难以控制,当他畅快的吐槽被阴森森的目光笼罩时,他戛然而止,以有史以来最快的逃命速度离开现场。虽说作为一个曾经在炮火中都能做手术的医生来说,这样有点丢人,但是处长可比战场可怕多了。

王天风站进屋后,看到明台躺在床上,睡得还算安稳。他不由得回忆起从见到他开始的许多场景,他逼自己正视,这个小狼崽的本质就是小少爷。他想保护他的心情已经影响到了他的成长,他这么做和将明台养在温室中的明楼又还有什么区别呢?如果这样,他当初为何还要绑架他来?宠他,让他成为风度翩翩的小少爷这件事,难道他能比明家做的还好吗?他无论心中多么将他当做自己的孩子想要保护他,这都使得他丧失了判断,陈芸说的是对的。他们毫无血缘关系,自己之于他也无养育之恩。他们只有师生关系,他们唯一的关系就是,他会给他带来危险,把他从阳光带入无边的黑暗,将他推入地狱,推向死亡之路。既然结局如此,过程中在做任何弥补,似乎显得有点多余,他不该做。就像是他常常跟学生们讲的那样,也像他命悬一线的那个失误一样。事到如今,都是他的错,现在他要纠正这个错误。假的就是假的,它永远不会是真的。王天风闭了一下眼睛,深吸一口气。郭骑云正好进来,正要问些什么,王天风抬手示意他不要说话,只是自己低声道:“把明台的行李拿来吧。”

明台醒来的时候还有点眼花,他猜可能是自己太饿了。他看到端正坐在那里的王天风,顿时紧张的坐了起来。他先是小心瞄了一眼王天风的表情,看不出什么波动,心中更是忐忑。按以往,王天风早就叫着要打骂他,然后叫人给他拿吃的。但是这会儿他一动不动,明台眼尖的还看到了他身旁自己的行李箱,于是越发心虚,便小声道:“我在这儿睡了多久了?”

但是没想到的是,王天风把行李向前一放,让他走。明台简直当场就像跳起来,他听着王天风说他们性格不合,师生缘分已尽之类的话,气的口不择言。就因为和郭骑云打了架,他就要赶自己走!还性格不合!当初把他绑到这的人也是他,现在赶他走的也是他!当初绑他的时候怎么没觉得性格不合!看着王天风说不送后离开的样子,本来还想撒撒娇求他留下自己的小少爷也是气得又一阵头晕。他堂堂明家小少爷,锦衣玉食的长大,打个喷嚏都要人围着团团转的。被他绑来以后,他自认为自己已经够听话了,对老师,那也是……明台气呼呼的想到这儿突然梗住了,然后努力说服自己,他对老师也是敬爱有加。但是颓然的坐在那里一会儿,他发现他失败了,他忘不了昨晚做的那个梦,让他今天失控的那个梦。他一定是疯了,才会做那个梦。他让自己走,好,那他就走给他看。这个世界上,多的是等着讨好他明少的人,他走,离开这里,放弃这里的一切,离开老师。或许是他最好的选择……明台想到最后,还是有些底气不足了。他怕他留下,就会一步一步的陷入泥沼,不可自拔,甚至直到有一天无法维持现状。王天风赶他走是对的,因为这样,他们还算是师生一场过,不至于被他弄砸。

王天风和于曼丽谈过之后,有点头痛,明台的致命弱点还没克服,于曼丽的又冒出来。王天风在明台准备走的这个晚上,有点心累的坐在沙发上揉太阳穴。他知道明台会回来,并且彻底的蜕变,而于曼丽,他没有信心。可是总体上来说,王天风的心情反而有点轻松了,一旦下定决心让小狼崽吃点苦头,唤醒他的狼性,他有种终于完成任务的感觉。

所以,当陈芸来找他的时候,他甚至算的上是轻松。陈芸将准备好的一张纸递给他:“我去上海,要准备的东西。”

王天风扫了一眼道:“知道了,明天正好林参谋送明台下山,让他去给你买了带上来。”

“所以,你考虑的结果就是欲擒故纵?以退为进?”陈芸笑着坐下:“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他的弟弟了?”

“当今的世道,我想放过他的弟弟,命运会放过吗?”王天风将那张纸折起来,放进抽屉,然后走到陈芸的对面坐下:“就算毒蛇拼死给他弟弟挣个命运的侥幸,但还有我不会放过。”

“他若是听到你这么说,又要问候你了。”陈芸忍不住笑了起来:“做了这样决定的处长,让人感觉我熟悉的同学又回来了。杀伐果断,不计后果,不留情面的……疯子。”

“算是优点吗?”

“绝对是优点。”陈芸眨眨眼:“但是,某人大约不这么想,不过不重要了。这次去上海,有什么话让我帮你带给他吗?”

“我跟他没话可说。”

“也是,现在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陈芸打趣道:“还是年轻人好玩,是吗?”

王天风没回答,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陈芸抬手投降状:“好好好,我不说了。不过说实在的,昨天呢我还比较同情你,今天我比较同情小少爷。”

“同情这个感情,对特工来说太多余了,陈芸。”

“可是你马上要利用的就是这个多余的感情,处长。”陈芸站起身:“时间不早了,不打扰您休息了。毕竟明天教训小孩子还需要体力呢。只是,即便您下定了决心,我在祝贺您战胜自己的同时仍要提醒您。”

王天风抬头看向陈芸,看着她一字一句道:“情是互相作用的,您的意志坚如钢铁,我相信您能够将一切压下,伪装的天衣无缝。但那是假的。真正的情最可怕的地方在于,一旦产生,便如同最难治愈的疾病缠绕着人自身。越是得不到越是病入膏肓的想要得到,不死不休。是虚假的伪装无法永远掩饰的。”

“那是太过长远的担心了,陈芸。”王天风没有否认她的说法,只是回答道:“敢我们这行的,想等到无法伪装的那天太难了。很快死亡就会带走一切,掩埋一切,不留痕迹。那时候,是真是假还重要吗?只要现在能够达到目的,就够了。”

“您不能死!”

“没有人是不可以死的,陈芸。无论是你还是我,明楼或者是……明台。”

陈芸隐隐的明白了王天风这次不惜将自己的的感情也投入进去,不惜假戏真做的演了这么一场大戏的原因,他有一个可怕的计划,这个计划她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她知道一定是九死一生。

看到陈芸似乎明白了什么的眼神,王天风挥挥手对她道:“你回去吧,陈芸。我们班当初毕业的时候,老师对我们说过,总要有个人留下,偶尔去看看他或者他的坟墓。他已经牺牲好多年了,能去看他的人也不多了。希望你是能坚持到最后的那一个。”

“处长!”

“你回去吧。”王天风有些疲惫道:“我本不该对你说这些,但我还是说了。不是我不想听你的劝告,而是早在我绑了明台的时候,就早已无路可退。”

陈芸眼睛含着泪,终究是没有流下,只是立正敬礼后转身离开。

评论(25)
热度(79)
  1. 兵长一米六七宝 转载了此文字

© 七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