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狼记14

已被预告虐出神经分裂。

明台看到林参谋来接他,开始变得手脚冰冷,连郭骑云都没来送他,老师是铁了心的不要他了。他听到林参谋让他换下军装的时候,他虽然表面镇定,但是满心都是找个借口回去。他从小撒娇耍赖就没有不成功过的,就连大哥每次都是吓唬吓唬他,不会真拿他怎么样的。他人生第一次遇到有人让他滚出去,还真的是滚出去了。他昨天那种出去了又是纵横上海滩的明小少的思想,顿时飞到九霄云外。也因此整个人显得有点乖顺的懵,走起路,回答起话来也有点跟不上。林参谋心里寻思着,这和传说中的明少不一样嘛,看这个样子,哪里像是被放出来的,那简直就是被赶出来的。本来他还担心完不成处长给他的任务,现在看来,应该挺轻松的,一会儿他不管说什么,只要有理由,这个小少爷估计马上就能冲回处长身边摇尾巴。林参谋这么想着,又在心里纠正了一下,这个小少爷传说中被处长昵称为小狼崽,狼是不会摇尾巴的。

明台本来满脑子想着怎么在一顿饭的时间赖回去,结果饭还没吃,满脸写着“我要开始放水”的林参谋,就像是某个机关的任务执行者一样,开始叙述于曼丽的故事。明台听着于曼丽的身世,心一点一点的,仿佛在冷水里浸透了一样。老师问过他是否懂得什么叫生死搭档,他之前不懂但嘴上说着懂了,现在他真的懂了。老师这不是让他走,而是在惩罚他。本来冰冷的心脏又复苏过来一点,他要回去!他必须回去!不仅仅是为了于曼丽!

冰冷的雨水打在明台的脸上,他在泥泞中跪着祈求归队的时候,是他人生第一次如此低声下气的去求人,也是他人生第一次感到如此无力。王天风问他为什么回来的时候,他说不出话,但是他从王天风的眼神看出了,他默认了自己是为了于曼丽回来的。他承认,于曼丽是他回来的原因之一,也是最好的借口。但是他说不出,是因为他知道,他的内心还有其他更重要的原因。

老师在雨中怒吼着“山河破碎,国将不国”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泪水混合着雨水,而老师似乎也相同。他想也没想的扑过去抱住了老师的腿,他伸手抓住的老师的手,脸贴在他的手背上。王天风感到,夹在在冰冷雨水中的还有温热的液体,他知道那是泪水。明台的身体在无助的颤抖,死命的抱着王天风,他不断地发誓,呜咽可怜的样子,让王天风几乎要不忍继续了。而对于明台来说,抱住王天风而王天风没有推开他的时候,他的心就放下一半了。老师不会赶自己走了,需要担心的只是救于曼丽了。可是他放心的还太早,直到他举起枪面对四个靶子的时候,才知道,老师这次跟他来真的,不是逗他玩的。但是绝望的以为于曼丽要死,但被老师打掉人形靶的时候,他愣愣的站在雨中,看着所有人离开。他有点麻木的走上去帮于曼丽松绑,僵硬的被她抱住,听她在自己耳边哭泣,说着“明台,我的命是你的了”之类的话。他觉得自己好像又被老师耍了,但是这次他的心受到了承受不了的惊吓。他差一点就和老师毫无关系的经历,让他这才觉得当初以为自己离开就能解决一切问题的想法有多可笑。老师说“山河破碎,国将不国”的时候,明台看到了他眼中的眼泪,他的喉间仿佛被噎住了什么东西,胸腔也闷的不行。现在的他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做不到,就连想为自己和老师共同爱着的国家做些事情,都做不到,他原来如此无用,弱小,甚至连和老师并肩的资格都没有。他要从头开始,他发过誓要做老师最优秀的学生!成为老师最信任的人!要为自己,为老师,为民族重整这破碎的山河!他必须做到!

王天风坐在屋里看文件,犹豫了好久,还是叫了郭骑云进来:“军医怎么说?明台有事吗?”

“说是从马上摔下来的时候跌伤了胳膊,可能那个时侯打枪没有打准也是因为他强行使用了受伤的胳膊。但是没有骨折,就没有什么大碍。还有就是淋雨受惊,饭也没吃,有点低烧了。陈教官自己开了小灶给他熬了粥,让人送过去了。”

王天风点点头:“现在呢?”

“现在他人在宿舍休息,吃饭。”郭骑云心里清楚王天风还是忍不住要去看明台,但是表面上也不说透,只是看着王天风打发他去干别的事,自己也从善如流的不给老师添麻烦。

明台听到有人敲门,费力的放下左手的勺子,然后支起身子说了句“请进。”

发现是王天风的时候,顿时脸红了,有点慌乱的想要让自己看起来没事,但是却毫无用处。他本来歪在床上,一个挺身准备站起行礼的时候,头晕又歪在了那儿,刚才李军医给他检查,扒了他的衣服,只留了裤衩,却没给他穿上。胸前还有刚才左手吃粥掉的米粒,狼狈不堪。

王天风过去扶起他,指尖触到的少年的皮肤十分烫,几乎将他灼伤。他有点担心的给他盖上被子问道:“不是说只是低烧吗?怎么这么烫?”说着又随手拿出手绢给他擦了胸口的米粒:“自己吃个饭也能漏成这样。”

“我……我手臂受伤了,左手用勺子……不太灵活……”明台结结巴巴道。

王天风叹了口气,摇摇头,然后端起碗,拉过书桌边的凳子道:“最后一次,明天你所有的特权……”

“全部解除!我重头开始!”明台乖巧的接上。

王天风点点头,然后拿起勺子,舀了一勺粥递到明台嘴边。明台开口咽了下去,突然感觉无味的白粥也都是滋味。王天风没察觉他的小心思,只是道:“陈教官自从丈夫去世,就没有熬过粥了。算你小子走运。”

明台咽下那口粥道:“老师,那我分你一碗,我还有。”

王天风笑了一下:“不用了,你吃吧。”

喂完了一碗粥,王天风又试了一下他的体温,感觉似乎没有刚才那么烫了,便道:“你的手什么时候能好?”

“李军医说,只是挫伤,暂时不好活动,上了药,睡一觉就好了。”明台乖乖的回答道。

“那就好。”王天风放下碗道:“我一会儿叫人来收走碗,再帮你收拾一下,给你上药,你明天好了,就乖乖开始训练,知道了吗?”

“老师……”明台突然从被子中冒出了半个身子:“您……能过来一下嘛?坐一下……”说着他拍拍床边。

王天风有点疑惑的看着他,但是他还是走过去坐了下来。明台看他在自己身边坐下,便探出半个身子抱住了他的胳膊,脸颊贴在他的胳膊上,就好像是今天在大雨中一样。王天风不明白他的意思,便问道:“怎么了,明台?”

“老师……”明台的声音稍微有点哽咽:“我今天回来,不仅仅是为了于曼丽,她是我回来的一个原因没错,但不是决定性的。其实一开始我就不想走,我只是气不过您居然因为我和郭副官打架就赶我走。我以为您就只为了吓吓我,我答应走也只是耍小性子。我看到林参谋真的要带我走的时候,我是真的怕了。那时候我一直想着,要是林参谋真的让我脱军装,我肯定打晕他自己跑回来,抱着您的大腿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所以无论有没有于曼丽的事,我都会回来的。这次,全是我的错,是我太任性了。”

“那你还想着打林参谋!你要回来不会跟他说嘛!为什么要打晕他自己跑回来?”

“我……我不是怕他不让嘛……”小少爷的头在老师胳膊上蹭了蹭,王天风暂时不追究这条了。小少爷才继续道:“我不是麻木不仁的,老师。同胞的鲜血我没有一刻忘记。”

“我知道。”王天风终于抬起另一只手,摸了摸明台的发:“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不然你也不会送我那块石头。”

“之前,我以为我毕业了就能建功立业,拯救国家。可是现在,我发现我错了。”明台的声音低了八度,有点忧郁道:“我甚至都不知道怎么做才算是拯救国家。”

王天风没有说话,他的手刚从明台的发上拿下,就被明台没受伤的左手一把抓住了:“老师!我虽然是念了几本政治经济,读了几本侠客演义,但是我知道我其实还很幼稚,我……我不知道在这样混乱的时局中,该怎么做才是真的报国。我重头开始,我能坚持!我什么苦都可以吃!我什么罪都可以受!甚至是我的生命,我也愿意交给老师!因为我相信老师能将它发挥到极致,用在国家最需要我的地方。”

王天风的手僵了一下,努力的想要从明台的手中抽出来,却被明台死死的攥住:“您答应我,好不好?答应我,不抛弃我,放弃我,将我交给您的一切,都献给国家。别让我成为一个无用的纨绔子弟!”

王天风放弃了把手抽出来,只是平淡道:“我以为,以你的性格,不愿意作为一件武器,一件工具,所以才给你机会,让你离开的。”

“我是不愿意成为武器和工具,因为我是人,不是冰冷随时可以送人使用的东西。但同时,我也可以成为一柄利器,交给我愿意交给的人实用。我所愿意托付一切的,只有老师一个人!”

王天风看着那黑色中带着点褐色反光的眸子,直直的盯着自己,半天才声音有些嘶哑道:“我早就告诉过你们,谁也别信。你这么信任我,不怕有一天我会背叛你吗?”

“那我就和您一起去死。”明台将王天风的手握的更紧了:“如果您背叛了我,我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和您一起去死。这样,您就不算背叛我了。我不让您背叛我。”

这个答案是王天风没有想过的,他沉默了很久,然后突然笑了一下道:“那就试试看好了。”

“试试看?”

“试试看有一天如果我背叛了你,你能不能把我杀了。”王天风的语气轻松起来:“想要杀死自己的老师,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能耐了。”

“老师您就不会说,您不会辜负我的期待吗?”小少爷有点活过来了,放松了些,也就松开了王天风的手。

“这可说不准。”王天风回答他道。

“您一直都是这样,一点也不肯哄我。那好,要是这样的话,我也不和您同归于尽了,我就干掉您好好活着,还要去加入共产党气气您!”明台说着,就被王天风敲了头:“加入共产党也是乱说的吗?”

明台撇撇嘴,然后突然又抱住了王天风的胳膊:“明天取消特权,今天能不能要求最后一个?”

“不能。”

“老师!”明台因为右手受伤了,无法阻止王天风站起来,干脆耍赖整个人从被子里爬出来,横在王天风身前:“最后一个!最后一个!”

“这辈子最后一个吗?”

“毕业前……”

王天风听了立刻要起身推开他,小狼崽接着努力压住他道:“好好好!这辈子!这辈子最后一个!以后全听老师的!”

“那你说来听听。”

“老师今晚一起睡!”

“……”王天风又开始准备起身走了,明台干脆彻底赖在他身上:“这辈子最后一个!老师都不满足吗?”

王天风看着他生气的有点泛红的脸,碰触到他因为发烧有点烫的体温,又想到那个计划,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道:“这辈子最后一次。”

“老师万岁!”明台欢乐的用没受伤的左手抱住他,王天风推开他道:“起来。”

“说好的要反悔吗,老师!”

“我先找人把你这烂摊子给收拾了!”王天风吼了他一句,让他乖乖的又整个人缩回了被子。

勤务兵来明台宿舍收拾好了一切离开后,王天风坐下开始认真给他的手上药。刚刚上完,明台就突然闭上眼睛道:“啊!老师!我感觉自己眼睛好酸啊!”

王天风抬眼,想知道他又要出什么花招,果然就看到他闭着眼,左手摸摸索索就朝自己过来道:“老师你在哪啊?”

王天风抓住他的手,冷冷道:“你这是左手也准备上药吗?”

明台缩了缩,睁开眼睛,然后有点害怕的往里面躺了躺道:“老师,睡觉吧。”

明明是很正常的一句话,被明台一说,让王天风有点尴尬。但是既然已经答应了学生,他还是脱了军装的外套,刚准备放到一边,却被明台挥着手道:“老师!老师!军装给我盖好不好!我有点冷!”

王天风看着他,半天才道:“你想要我衣服的尺寸,为什么?”

明台突然就尴尬了,缩了缩道:“也没有……”

“不想要就算了……”

“要!”明台扯住王天风的袖子:“我打了赌!赌了一百块!”

“和谁?”

“于……于曼丽……”

“放屁!于曼丽哪有一百块跟你赌?”

“我这是赌一口气!”明台有点骄傲的仰着头。

“那你就慢慢努力。”王天风在床边坐下后道:“我教过你们多少次,底牌不准给对手看!”

“我的命都是老师的!什么都可以给老师看啦!老师您要我的尺寸吗?”

“闭嘴,不要。”王天风躺下,感到初来的八爪鱼又回来了,重新粘到了他身上。想想真有点后悔刚才答应他了。

“以前我生病的时候,大姐就让人在大间里放了屏风,隔着屏风放两张床,每夜每夜的守着我。直到我病好了。”明台在王天风身边这么说的时候,声音有些低沉忧郁:“他如果知道,我进了军统,一定伤心死了。”

“你后悔了吗?”

“我不后悔,老师。如果每个人都吝惜自己,那么谁来保护国家?没有国哪来的家?到时候照样保护不了大姐。”明台的脸靠在王天风的肩膀上:“老师,所以,拜托你了,请一定不要背叛我,好不好。”

“不好。”王天风直接回答道。

明台“噗嗤”笑了一下道:“老师一定是骗我的!老师最爱骗我了!我才不信!”

说着,便黏在他身上,慢慢的睡着了。

王天风听着耳边的呼吸逐渐平稳起来,也闭上了眸子,既然是这辈子最后一次纵容他,那就……让他做个好梦吧。

评论(27)
热度(84)
  1. 兵长一米六七宝 转载了此文字

© 七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