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狼记15

已被今天的剧情气的炸裂!撸了一段安抚自己的内心。本来我只想写一个二百字的第二天早上,毕竟我还是个孩子。但是就是有人让一个孩子做孩子根本不懂得事。嘤嘤嘤。所以有了这一段~捂脸跑走~

明台半夜的时候醒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醒来,醒来后他才发现自己粘老师粘的实在太紧了,这样会让他不舒服。他想稍微松动些,可是床太小,他又睡在里面,动弹不得。一旦松动,以老师的敏锐,一定会惊醒。明台干脆不动,他眨眨眼睛,看着在身边熟睡的,安静的老师,突然觉得很有趣味。他第一次看到王天风闭着眼睛睡着的样子,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察他。以往他赖在王天风那里的时候,睡着前,王天风必然还没睡,醒来时他早已穿好衣服。或许是军校的生活训练的他精力好了许多,才会在半夜悄无声息的情况下醒来,并没有惊动老师。他就那么抱着王天风,他的手臂越过他的胸口,可以感到他心跳的声音。明台突然感到心绪很安静,他把头靠在王天风的肩上,又重新闭上了眼睛,开始数着他的心跳。数了一会儿,他的微笑突然僵住了,他又突然睁开眼睛看着老师,似乎在观察他的呼吸频率,然后又不敢置信的将他黏的更紧些,王天风没有醒,甚至连动都没有动一下。明台的手有点颤抖,甚至有点开始发冷。他再也无法睡着,他一遍一遍的数着,瞪着眸子一遍一遍的观察老师呼吸的频率,直到天蒙蒙亮,王天风的生物钟唤醒了他,他睁开眼睛,下意识的侧头,就看到一双小狼崽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他,吓得王天风心都漏挑了一拍。漏的这一下,也让小狼崽皱了眉头。

王天风看他皱眉头,这才回过神来:“不睡觉你瞪着眼睛看什么!睡不着不会起床吗?”

“老师,你怎么了?”明台没有起来,仍然死死的抱着王天风,王天风一时被他纠缠的推不开他,又想着他昨天的手才受了伤,今天不知道好全没有,怕再加重伤势,便没再动,只是道:“我没怎么啊,我不就是睡觉,然后醒了吗?”

“你骗我!”明台的声音顿时拔高,整个人顿时都爬起来,半支着伏在王天风的身上,然后把耳朵贴在他的胸口:“我数了一晚上!您的心跳为什么这么慢?”

王天风愣了一下,然后平静道:“我是心动过缓,有问题吗?”

“为什么会心动过缓?”

“人和人不一样。”王天风看着他又支起身子审视的眼神回答道:“并不是所有人都是一样的心跳,我天生就心动过缓,有问题吗?”

“那呼吸呢?”

“呼吸又怎么了?你这是昨天跟李军医速成了吗?大早上的有那么多问题,还不快滚起来吃饭。你再不起来,没病也被你压的憋死了!快滚开。”王天风推了推他。

但是明台没有动,只是看着王天风道:“我大姐有私人医生,我从小就喜欢围着他问问题。医学常识我还是有的,老师,您是不是受过重伤,以致现在还没痊愈?陈教官说以前您睡觉非常轻,一下就会被吵醒。可是昨晚我把手放在您的胸口测心跳,放在颈间侧脉动,放在鼻下测呼吸您都毫无感觉。您一睡觉,体温就降的比平常低!您能说这没问题吗?你为什么不找医生看看?李军医他医术不是很高超吗?您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么严重?”

王天风感到有些头痛,他深吸一口气道:“明台,我们昨天说好了,今天,你的一切特权都取消。现在你放开我,然后起来,去吃饭,然后去训练。”

“早饭和训练是五点以后,现在才四点,老师。”明台没有动,只是仍旧如同蓄势待发的小狼一样,虚卧在王天风的上方,他看着王天风皱起眉,然后道:“我起来了,今天才开始。现在还没起来,老师,你推开我。你推开我,我就起来。我不动,你来推开我。”

王天风看着他,半天没有动作。明台撑在他身边的手慢慢握紧了拳:“您不动,是因为您推不开我,是吗?”

王天风没有回答,明台的声音有些颤抖:“你从来不下场指导我们武技,我以为是因为你官大;你只有在我来的时候和我动过手,平时只是踹我两脚,我以为你是不屑和我再动手;郭骑云每次都小心翼翼的跟着你!特别是我留宿过后!就是因为你其实根本就身体不好!你没办法在进行武技指导!也不能再和受过训练的我动手!都是因为你的心脏受不了!”

“那你还这么大声对我说话?”王天风一句话截住了小少爷的爆发,看着他红着眼眶瞪着自己,叹了口气,抬手拍拍他的头道:“我没事,老毛病了。我有医生给我治。”

“但是没治好。”明台控诉道:“您不能找个好一点的权威吗?我……我大哥认识一个德国籍的犹太医生,是世界治疗心脏问题的权威。是我大哥帮他去上海避难的!我……我这就联系他,让他帮您找医生,您去上海治病。”

王天风抓住了明台准备离开的手,明台说那些话的时候,让他想到张医生宣布只能保守治疗无法根治后明楼打的那通电话。

“我认识一位德国籍的犹太人医生,是世界治疗心脏的权威。他的命是我救的,你立刻来上海,让他给你治病。”

那时候,死间计划他已经设计好了,所以他拒绝了明楼:“我迟早是要死的,就不要浪费了。更何况治病,还要耽误时间。而战机刻不容缓。”

此时,他则拉着明台的胳膊道:“军统有给我请美国医生,我已经比以前好多了。要不是为了静养,我怎么会在这里当教官?医生说,我很快就会好了。”

明台的目光审视着王天风,看着他自然的表情,似乎在思考他解释的可信度。王天风又有点后悔教自己这个学生谁也别信了,搞得他现在如此尴尬。他也不是不能一下把他掀下去,但是他也有他的顾虑。他一夜睡的并不舒服,而且现在刚刚醒来,一般情况下都是要静一会儿才能起身的。以往明台都是睡到自己踹他才肯起来的,他没想到这次他半夜就醒了。而他如果刚醒的时候大动干戈,在晕厥过去,被人从学生的宿舍抬出来,那也太难看了。所以他现在还在这而跟小狼崽好声好气的僵持着。等会儿等他起来了,看他怎么教训他。

小狼崽这时候似乎也已经审视思考完成了,他突然伸手向王天风的衬衫道:“我要看您受伤的地方,我要知道您怎么了。您说有美国医生看您,为什么我来从没见过有美国医生来?”

“我看你是要造反!”王天风看他真的来解自己的衬衣,伸手挡住他道:“我看医生,还要向你汇报吗!”

“您要是没事,要是快好了,您就该向带我来,我骂您时候一样给我一拳,把我打倒在地,我绝不躲闪!绝不还手!”明台的眼睛几乎要冒火了,话中也带着生气,手上也和王天风拉扯的起来:“您要是可以跟我动手,没事的话,为什么还不揍我?难道不是因为,您刚醒根本做不到吗?您没有力气打我,老师……”明台说到这儿,突然手上的动作停住了,他看着王天风,然后眼圈还是有点红:“您别骗我,您没事的是不是?您不会离开我的,是不是?我还要建功立业,等着您给我授勋呢……您不能有事。”

“我说你个死孩子!一大早你就给我哭丧!你快滚开!让我起来!我只是昨晚睡觉被你挤得落枕了,推不动你!”

“那您让我看看您的伤口……”

“你要翻天了是不是!快滚下去!”两个人你来我往的居然在狭窄的床上推搡了起来,谁也不让谁,谁也不服谁。撕扯了一会儿,两人都气喘吁吁,明台的头上一片汗津津的,王天风瞪着他道:“我看你的病是好了!”

“我是没事了!但是老师还没好!”

“你说我没好,你还不让我省心,让我起来吗?”王天风实在没劲儿跟他闹腾了:“我警告你……”王天风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明台突然自己跳了起来,光着脚就下了床,顺手还不忘捞过昨天被李军医挂在一边的衣服,将自己裹起来,窜到了墙脚缩着。

王天风有点奇怪他突如其来的举动,但是他这么做,也让王天风松了口气,他慢慢坐起身,然后看着小狼崽将自己越缩越小,便站起来,侧对着他开始整理被揉的皱巴巴的衬衫,解开扣子,重新扣了起来。

明台所在墙脚,用余光瞄着老师。王天风侧对着他,他其实看不清老师里面穿了什么,其实也看不到,他只能看着他把扣子一颗一颗的解开,整理好衬衫又一颗一颗的扣上。他大力咽了一口口水,引起了王天风的注意。王天风看着他的脸通红的躲在墙角,又忍不住有点担心道:“你昨天发烧,今天才退,又光着脚,就裹着个外套蹲在这儿干什么?赶紧起来穿衣服,一会儿要吃早饭了!”王天风过去要提溜他起来,但是一拽他,他的外套落下,王天风看着明台尴尬的样子,眉毛抽动了一下。他慢慢的将外套给明台盖回去,默默的,迅速的拿起自己的军装外套套上,迅速的扣着扣子,明台欲哭无泪的小声申辩道:“我不是故意的老师!我不是针对你!真的!是它自己!不是我!你相信我!”

王天风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系好领口的最后一颗扣子,然后立刻拉门离开。明台听到关门的声音,简直羞愤欲绝,这能怪他吗!能吗!

郭骑云很奇怪的站在门口等着,他一直在看表,考虑要不要进去叫王天风。他也担心老师的心脏不舒服,会有什么事。可是正当他准备抬手敲门的时候,就听到王天风的声音在他身后传来:“不用敲了,我起来了。”

郭骑云吓了一跳,回头看到了虽然衣着整齐,但是头发却有点凌乱的王天风。他看着王天风沉默不语的进门关门,内心充满了十万个为什么。直到晚上他帮王天风那衬衫去洗衣处的时候,看着那件皱巴巴的衬衫,内心的为什么添到了千万。以往只有明台留宿,衬衫才会被抓的这样皱巴巴,那昨晚,老师是睡在明台哪儿没回来吗?

评论(28)
热度(83)
  1. 兵长一米六七宝 转载了此文字

© 七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