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狼记16

怒更七千多还是写不完脑洞。累死了,要睡了,明天继续吧。

明台的说到做到让王天风很欣慰,他看着郭骑云新送来的成绩单,满意的点点头道:“他和于曼丽的配合越来越好了。可以说是天衣无缝。”

“可是,老师。”郭骑云在一边道:“陈教官给我成绩单的时候让我带话问您,明台和于曼丽的毕业成绩上,社交能力一科怎么打分?这课一向是您单独考核通过才能填成绩的,他们两个课也没上,成绩也没有,怎么上报?”

王天风看了他一眼道:“既然是我打成绩,我填上,成绩就有了。而且,这门科目想来也没什么意义。当时你分数也挺高的,结果呢?”

郭骑云有点尴尬的脸红道:“老师,我……”

王天风抬手道:“算了,成绩的事不用陈教官操心了。我来填吧。说是社交能力,无非是让特工们突破心里的底线,可以用一切的手段获得自己要得到的情报,哪怕包括自己的身体。明台和于曼丽的组合,没有上课和考察的必要,所以也不用费心。于曼丽的情况你是知道的,倒还有点可悯,我也不想再用这种课程或者是考察加重她的心理负担了,她能做的多好,为了任务能做到哪一步,我心里有数。至于明台……”王天风看了一眼郭骑云:“他明小少爷纵横上海滩情场的故事,你看看记录,就连小说都不用看了。他这样在豪门被宠大的小少爷,在社交上还需要课程或者考试来画蛇添足吗?”

“哦。”郭骑云一副了然的样子。王天风看了他一眼:“陈芸又跟你说什么了?”

“没……没什么……”郭骑云突然开始结巴起来。

“你不说我也知道。她觉得我不敢考试明台。毕竟当初我所有的成绩都很优秀,只有这一门输给了明楼。但是输给明楼又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我要是赢了,现在就是我在当汉奸头子了。”王天风说完又开始看其他的成绩单,郭骑云轻轻清了清嗓子,站的更直了。过了一会儿,王天风看完所有成绩单,才又抬头对郭骑云说:“下次见到陈芸告诉她,如果再这么爱回忆往事,我就把她灭口了。”

“是!老师!”

“你呢?”

“我什么也不知道!老师!”

“很好。还有几个社交课没通过的,过两天安排补考。”王天风按按太阳穴:“总不及格那个,警告她不准再喷那么重的香水。每次我都快被熏死了!”

“是!老师!”

而此时,于曼丽的宿舍里,一个样貌文弱秀美的女孩子正在拉着她的手道:“曼丽,你那个香水还有没有了,再借我一点,我明天要考试了。”

于曼丽有点惊讶道:“我上次给了你一瓶,你都用完了?你到底考什么?要用到那么多香水?那个香水是明台送我的,他也就是当初行李箱随身带的,还有没有我不清楚,一会儿他会过来,我帮你问问他。”

“谢谢你,曼丽!”少女终于露出了个放心的微笑:“说起来,你考试的时候没用吗?”

“到底什么考试要用香水?”于曼丽还是一头雾水。

“社交能力啊。”少女也是一脸迷茫:“你没考过吗?唯一一门需要王老师单独检测的课程,号称挂科之王啊。”

于曼丽也傻了,顿时有点慌了:“我……我没有考过啊。有这门课吗?是谁上的?”

“进入一对一教学一开始就有的课程啊。”少女也是一脸震惊:“女生是陈教官单独上的,男生是冯教官单独上的。你……你每次单独训练都没有训练过吗?”

“我……我没有……可是……可是明台也没有提过啊!”于曼丽说着,就听到门口的敲门声。门是半掩着的,敲门声后,明台一边推门进来一边笑着说:“我没提过什么?你可是我的生死搭档,我什么都告诉你了。”

“社交能力课。”于曼丽回头问他:“你上过吗?冯教官单独授课,唯一需要老师单独考试的科目。”

明台一愣,然后摇摇头:“没有啊,那是什么?社交礼仪吗?我还用冯教官教吗?”

“你们真的没上过……”少女一脸震惊道。

于曼丽看向她:“碧城,那到底是什么课?”

“简而言之就是色诱课吧……我觉得。”少女碧城刚说完,就看到眼前的两个人顿时都石化了,有点不敢继续说下去,她没想到一向是笑嘻嘻的明台第一次沉了脸,冲到她面前,恨不得将她提起来,但还是克制的握紧拳道:“怎么上课?怎么考试?你考过吗?”

碧城哭丧着脸道:“我都不及格好几次了。”

明台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努力挤出一个微笑道:“你……你别哭。你说说看,说不定我和于曼丽能帮到你呢?”

“是啊,碧城,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曼丽也急于想弄明白。

碧城抹了泪道:“教官教的时候,就是教一些社交礼仪,更重要的是如何根据自身的条件打动任务对象。无论用什么办法,哪怕是要用自己的身体,也一定要完成任务。学理论,包括和陈教官模拟实践的时候,我都还挺好的。可是王老师实在是太……太可怕了。我……我怎么也客服不了心理障碍。其实很简单的,只要能接近他到能够刺杀的范围就够了。他会根据接近过程的方式打分。可是……可是我总是失败。他总说我一进门就一副要英勇就义的样子,任谁都知道我心怀鬼胎。上次我借了曼丽的香水,想着这样好点,结果谁知道没几分钟,还没说完三句话就被赶出来了,说又是不及格。老师的心思也太难猜了,到底怎么样才能靠近他到刺杀范围内啊!”

于曼丽想了一会儿道:“每个人的测试都一样吗?”

“什么意思?”

“如果只是这样,并不用老师亲自来测试,随便哪个教官都可以。老师能亲自测试,一定有他的道理。说不定,老师对你的测试内容只是针对你的弱点呢?他知道对于你来说,面对严肃的师长型人物会无法控制自己的恐惧,或者无法逾越自己的内心障碍。或许老师并不需要你打动他,谁能打动老师呢?他只是让你放下自己对师长的恐惧,对权威的恐惧。毕竟以后的人物对象一定也有这样的类型,不是吗?”

碧城听着于曼丽的分析,眨眨眼想了一会儿,觉得很有道理,连声道谢后,看着仍然脸色不好的明台,小心翼翼的告辞了。于曼丽看着明台皱着眉站在那里,然后开口道:“为什么我们没有……”

“我怎么知道!”明台的口气很冲,于曼丽瞟了他一眼:“又不是我不让你上课考试的,我自己也没去过。你跟我发什么脾气。”

明台没有说话,只是闷闷的坐到了窗台上。

“老师或许觉得我们不需要。”于曼丽还是先开口,安抚明台明显烦躁的情绪:“而且少门考试不好吗?要是让我去色诱老师,我大概也出不了手。这辈子大概都不敢想脱……”

“你没完了!”明台回头看向她:“不想考试,想什么脱老师衣服!”

“谁想脱老师衣服了!!”于曼丽刷的就站起来,瞪着明台道:“我再怎么样也不会这么丧心病狂啊!我只是想说这辈子都不敢想脱离老师的掌控是什么样!我看是你自己思想不纯洁!还说我!”

“我……我怎么思想不纯洁了!明明是你讲的暧昧嘛!”明台从窗台上跳下来,有点手足无措。

于曼丽怀疑的看了他一眼道:“明台……你很奇怪啊……”

“我……我哪里奇怪了?”明台努力保持正常。

“少考试一门课不好吗?而且还是老师亲自考试,哪有那么简单。你很想去考这个试吗?”

“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我们没有上这门课!我们为什么可以不考试就毕业!我不想毕业的莫名其妙!”明台镇定道。

于曼丽看了他一会儿道:“那就去问问好了。”

“啊?”

“我们去问问老师,为什么我们没有这门课。”

“好!”明台答应的速度之快,让于曼丽又看了他一眼,他则一刻也没有迟疑,拉起于曼丽就往王天风的办公室跑去。

写着教学计划的王天风听完两个突然冒出来的学生的问题,终于抬起头看了他们两个一眼,然后合上笔道:“看来你们的训练计划确实完成的很好,以至于有空来问这个问题。我以为你们会明白我的好意。”

“我们希望得到最全面的训练!老师!”明台立正站好道。

“冯教官特别跟我说,他没什么好教你的。”王天风回答道。

“那您教我!”明台紧接着道。

“我也没什么可教你的。”王天风说完,明台紧跟着道:“那我要求考试!我不能有一门没成绩。”

王天风看看他,又看看于曼丽道:“你也是吗?”

于曼丽憋了半天才开口道:“明台是我们组的组长!我服从组长安排!”

“曼丽可以不考!但我申请考试!”

“明台都考了!我不能不考!”于曼丽立刻着急的向前一步:“我们是生死搭档,应该共同承担!”

王天风想了一会儿,抬头对于曼丽道:“那一会儿你先留下考吧。”

“老师!那我呢!”明台顿时愣住了:“我要考试!!!”

王天风按了按额头道:“你要考试,也要一个一个来。我不用干别的事了吗?”

“那您什么时候给我考?”

“你再等通知吧。”

“我和曼丽是生死搭档!我们应该一天考!”

“我今天没空。”

“我可以晚上来考!”

王天风确实不想在今天再应付小狼崽了,可他咬的紧,自己又先说出了要考于曼丽的话,此时再收回,显得有点出尔反尔。他想了一会儿道:“那你晚饭以后再过来吧。”

“老师!不着急!我可以接受通宵考验!”

“我没精神通宵考验你!”王天风挥挥手:“你先走吧,于曼丽跟我来。”

于曼丽从来没有如此后悔过听明台的撺掇来考试,特别是当王天风进入考试室的时候突然变化的气质,让她开始觉得,明台这个主意是世界上最馊的主意。

明台则焦急的在于曼丽的宿舍等她考完试回来,他等到了晚饭前,看到脸色苍白的于曼丽一言不发的走进屋,刚想问什么,就看着脸上还有泪痕的于曼丽沙哑着声音道:“明台,我有点累了。我想休息一会儿,自己安静一下,可以吗?”

明台被她的样子吓到了,声音有担忧道:“你没事吧?没受伤吧。”

“我没事。”于曼丽说完,看了明台一眼,才又开口道:“我不想谈这次考试的内容,不要问我。我已经通过了。我唯一能告诉你的是,老师确实……是根据每个人的弱点来设计考试的。你……你自己多小心。”

明台虽然担心她,但是看她不想多谈的样子,便不说话,默默的给她关上门。于曼丽躲进被子才流下泪水。她还记得当一切测试结束,王天风恢复了平日里教官的严谨时,看着她道:“于曼丽,你的魅惑能力是天生的,这是教官们公认的。但是就像我刚才对你演示的那样,有些上流社会的人,往往不用动手,就能让你受尽屈辱。他们比你曾经所遇到的那些满脑子只有原始欲望的人要更可怕。他们不仅仅满足于身体上对人的凌虐。你的弱点就在于,你总认为自己可以通过你的天赋捕获猎物,获得你想要的。但是同样,对于那些出生起就纵横情场,众星捧月的人来说,你并不是他们见过最好的。你明白我的意思。我希望你不要最后失败于你的天赋。这是为了保护你。”

“是……老师。”于曼丽颤抖着,声音有些嘶哑。王天风确实做到了,做到了面对面,没有动一根手指,就让她比曾经任何一个时刻都不堪屈辱。

“同样,我仍要忠告你。明台虽然是明家难得呵护的小公子,没有沾染那些坏习气。但是该会的他一样不少,你可以相信他对你生死搭档共同进退的忠诚,但不要相信他爱情的忠诚。他们这样的少爷,从生下来开始就开始学如何俘获别人达到自己的目的,他们不会为此有一点内疚。他时刻都是赤诚的真心,但拿不仅仅是对你。把他当做一个单纯的搭档,对你来说会轻松很多。”

于曼丽没有说话,王天风站起身,于曼丽惊恐的向后缩了缩,几乎在椅子上变成一团。王天风看她这样,便又坐下了:“不过,看来我说的有点晚了。那你就自求多福吧。你坚持下来了,很不容易。你合格了,分数很优秀。现在你可以自己走了。”

于曼丽用被子蒙着头,眼泪流了出来,王天风下午考试时的样子让她感到很陌生,但同时也让她明白了,他们的老师并没有外表上看起来那么简单。他说的那些优雅又不带脏字却充满恶毒的词语,描述的场景都是她不敢再回想的。他甚至不用动手,就能摧毁一个人的意志,可怕的让人颤抖。

因为于曼丽的表现,明台进门的时候还是有点紧张的。王天风看见他进来就头痛。若说于曼丽,他是真有心给她补个考让她更进一步,但是对明台,他实在是提不起精神面对。这个小狼崽的水平他心里有数,他根本不用教他。他所学的这些本来都是当初跟明楼学的,所以他总是厌恶的称明楼为上流社会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明楼虽然对明台管教的还算严,而且他家大姐明镜也是眼里揉不了沙子的。但是当初他们三兄弟出国玩儿有多疯,他可是不用看报告就能想的出来的。明楼有洁癖,顶多不带弟弟们下海,但是要说明台是什么也没见过的纯情小少爷,他是不信的。所以他一点也不想在这种明家人早就屡见不鲜的题目上做什么文章。

所以,当明台等着他有五分钟,甚至忍不住咳嗽提醒他的时候,王天风心里叹了口气,打算敷衍他一下:“那边有你可以挑选的工具,制服我,拿到文件就算通过。”

明台看了一眼桌上大大小小的的用具,手一一拂过,然后回头道:“和武技课的考试,除了换了场地还有什么区别?老师,您该不会是打了于曼丽,才让她那么懵的吧。”

“每个人考试内容不一样,于曼丽是女孩子,和你当然不一样。”王天风看了他一眼:“怎么,没信心吗?”

“不不不……”明台收回抚摸武器的手,立正站直道:“我请示老师,考试是否还需要遵守军规?”

“要遵守,你就不能对我动手。考试的时候不用,出这个门前,允许你用一切手段,获得文件。”王天风看他这么乖,还请示一下,心里有点欣慰,觉得他终于还是把规矩听进去了,学会先问问了。

“如果我不选武器呢?”明台稍微放松了一点,又在王天风不远处的椅子上与他面对面的坐下:“我不选武器,从老师哪里拿到文件可以吗?”

“你想不选武器,然后从我这里拿到文件?”王天风简直要忍不住笑出声来。

“是啊,可以吗?”明台笑眯眯的歪着头,又像是那个刚刚进军校时的小少爷了。

“那你就是逼我给你放水了?”王天风反问道。

“您本来就不想考我,这个题目一看就没什么考试的诚意。您既然准备给我放水,不如多放点?”明台站起身:“这样您也早点回去休息,不是吗?”

“好提议。”王天风站起身,从旁边的柜子中拿出一份文件,然后递给明台。明台却没接,只是被旁边放着一排武器的桌子再次吸引道:“老师,那是什么?”

“日式手铐,你没见过吗?”王天风顺着他手指的方向道:“你上武器识别课又睡觉了?”

“我听的可认真了!但是我只对枪感兴趣!刑具什么不好玩。”小少爷开始傲娇起来。

王天风摇摇头:“刑具有刑具的好处,你总有些时候不能杀人灭口,而是要逼人招供。”

“那最麻烦了。”小少爷皱起眉:“而且这玩意儿,我上课的时候就试了,铐着自己的时候,都打不开。”

“那你的逃脱成绩怎么那么高?”

“我有个生死搭档吗嘛!”

“你作弊还敢当着我面说!”王天风简直无语。

“我现在不也作弊呢嘛!”小少爷说着拿起手铐,试着把自己铐上,然后努力想解开,一边憋得脸红的解一边道:“我可不能被抓住,被抓住就跑不了了。”

“这随便用小工具一捅就开,你别跟我说这也是于曼丽救你的。”

“考试我们两铐一起的啊!”明台一脸理所应当。王天风气的走过去,拿出自己虽然带的一根开锁针,一边帮他打开一边道:“这么容易打开的手铐,你都跑不了,将来抓了人,也锁不住!”

“那我有什么办法……我抓了人就找麻绳捆着他。”明台伸着手,看着王天风给他开锁,手铐这边刚刚送开脱落手腕,明台突然反手将手铐卡回王天风伸出开锁的双手,迅速攻击,并在几招内将他反手铐住,并夺过他的开锁针,然后扔的远远的。一气呵成后,王天风仍有反击的能力,他却有点吃不消了,但咬牙坚持挨了好几下,但还是成功的将老师按在了墙上压住了,气喘吁吁的道:“其实您应该相信您自己给军校建立的纪律的,您太多疑了,教官怎么会发现不了我作弊?又怎么会放过我?我是真的成绩很好,老师。”

“表现得不错。”王天风虽然被压着,但是很欣慰:“放松对手的警惕,以退为进,做的很漂亮。”

“一个有素质的特工,此时就应该搜身拿走对方所有的武器,对吗?”明台此时气已经喘匀了,笑眯眯的在王天风背后说道,气息扑在他耳边,王天风看他得意洋洋的样子,有些无奈:“我给你放水,你不心怀感激就算了,还要公事公办?你现在拿了文件,结束考试不行吗?”

“知道老师刚刚放水,一般人老师才不会干靠近取手铐这么危险的事呢。”明台说着,按着王天风在椅子上坐下,有拿了其他两个手铐加固,并且用军统特殊的防开锁办法堵死锁扣后道:“现在老师对我的优秀成绩相信了吧。”

“一直都相信。”王天风神态自若的回答,不像是被学生铐住的老师:“你之前那么问我,是已经做了选择,担心我结束了罚你,才先讨个免死金牌吗?”

“您知道,我这是尊重您的意见。”明台整理了一下军服,然后开始把手伸进王天风的军服口袋搜索起来。王天风看了看墙上的表,然后道:“我没时间跟你在这儿耗,枪在口袋里,匕首在靴子里。我出来给你考试,其他的武器都没带。”

“老师,经常教导我。谁也别信。”明台仍然细心的一点一点摸索,找出了王天风提供的武器,然后仍然没有放弃寻找其他。王天风也不知道学生教成如此小心翼翼,认真严谨的样子是算好还是算坏,以至于他真心实意的想放个水回去休息都这么难。

无奈之下,他也就无所谓的坐在那儿,等着学生自己找完放心。明台上上下下摸摸索索了一番,发现王天风确实没有骗他,除了被扔远的开锁针,能反击的武器确实只有一把手枪和一把匕首。他这才放心的在王天风身边盘腿坐下道:“老师也是真危险,来考试我,还带着枪和匕首。”

“你玩够了,就赶快给我打开,你拿文件就走。”王天风抖抖自己的手。

“那您先把真的文件给我啊,给我我就走。”明台天真的冲他眨眨眼睛。

“文件在桌上,你不会自己拿吗?”王天风示意自己的手:“我现在怎么给你拿?”

“我拿了您给的那份文件,您就会告诉我考试结束,然后让我出去看那份文件上的分数。”明台把文件拿过来,放在手中,然后当着王天风的面举起开,背对着自己,面对着王天风打开道:“上面有三个字,不及格。我猜的对不对,老师?”

说完,他把文件打开,看到不及格三个字,笑了一下道:“还真是呢,我有点伤心了老师。”

王天风满意地点点头:“不错。能看出来第一个破绽。说说为什么?”

“于曼丽回去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她告诉我,考试是根据每个人的弱点来的。我进来前想了很久,我的弱点到底是什么呢?这是社交能力的考试,社交的圈子对需要打入的特工来说,也是战场。我可能比其他同学有点优势,我生长在战场中,我熟悉其中的一切法则,这也是您一开始觉得我不用考试的原因。”

“分析的不错。”

“可是,没有人是无懈可击的。对我来说,如果一定要说社交能力上的弱点,我想应该是相信老师吧。”

王天风看着他,没有说话。明台就那么席地而坐的在他身边,靠着他坐着,低头沉默了一会儿才又道:“我赌老师会用欺骗我,背叛我来考验我。然后,我赌对了。我在明家手气一直都很好,小赌怡情的时候,大哥总让我摸牌。我总能摸到好牌。”

“也可能是他发牌出千。”王天风补上一句道。

明台笑了一下:“您应该和我大哥认识一下,您真了解他。”

王天风再次沉默了,明台看看手里那份不及格的文件:“您常常说,太容易到手,或者太曲折又恰好到手的情报都有可能有问题。今天如果您是真心给我放水,我这么确定一遍不多。但是我觉得您真心放水我的几率不大,所以我试了一下,结果让人有点伤心呢,老师。”

“分析的都很不错,不管后面你有没有拿到优秀文件,都给你及格,不相信,你可以先去第二个抽屉拿出来及格的通过文件。”

明台看了看那个抽屉,没有动:“我一向都只拿优秀的老师,那份文件我不会看。我如果拿不到优秀的文件,我就把这份不及格带走。”

王天风挑乐一下眉道:“好,有骨气。那现在你打算怎么让我拿出那份优秀的文件呢?”

“我有好几个计划。”明台终于抬头看向自己的老师,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就好像是最天真的孩子一样:“您想先试哪一个?”

评论(30)
热度(93)
  1. 兵长一米六七宝 转载了此文字

© 七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