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狼记17

那些催着play的,我还是个孩子。

王天风看着明台一脸“诚心求教”的样子道:“什么时候考试还能问考官答案了?”

“老师说的对!”明台一个打挺起身,然后仔细思考了一下,拿过桌上放着的纸笔,写了一串文字后,开始伸手指丈量坐着的王天风的肩线。他一边量,一边口中念念有词,还不忘在纸上进行记录。王天风先是反应了一下,然后有点愕然道:“明台!你现在在考试!你正在用答题时间来去完成打的那个赌吗?”

“若是赌钱,本无所谓。我有钱。但是赌一口气,就不一样了。”明台一边回答,一边继续摸摸索索的量着:“老师不肯送我军装,我只好趁此机会自己动手了。”

王天风一脸“我倒要看看你还要怎么样”的表情,看着明台终于认真的量完了所有的尺寸,才又在王天风的身边坐下:“老师,你考过这门课吗?”

“当然。”

“您不是说,您这样正直的人,不会用身体换取情报吗?”明台的声音显得十分低落。

王天风看着低着头,没精神的小狼崽,平静道:“我不知道你怎么理解用身体换取情报这件事,明台。但是作为特工,一切都是武器。为了情报,我什么都能做。要不怎么他们都在背后叫我疯子呢?此身既已许国,何事不敢为?如果你没有这样的觉悟,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你就不适合做一个特工。用身体的含义并非你理解的那么狭窄,人活在世上,做任何事情,都要用身体来完成,不是吗?”

明台抬头看着考试期间还不忘教导自己的老师:“您遇到过有比您做的更好的人吗?这件事,做的比您更好的?”

“有。”王天风的回答让明台有点惊讶:“我以为以老师的性格,不会容忍有人比自己在关键的课程上更优秀。”

“但同时,我接受别人比我优秀。在我无论多努力也无法超过他的情况下。”

“那个和我大哥品味很像的朋友?”明台虽然用的是问句,但是基本是肯定的态度。

王天风没有回答他,只是道:“每一个为此仍然默默无闻战斗在看不见的战场上的特工,都比我优秀。”

明台又低下头,似乎想了一会儿,然后默默的站起身,悉悉索索的开始开手铐,手铐打开后,他还有些孩子气的拉着因为背铐而手臂有些僵硬活动不便的老师,卖力讨好的给他捏捏,还吹着他手腕上勒出的痕迹,仿佛这样就会减轻一点痛。

王天风缓了缓,然后抬手自己活动着手腕,看着抱着那个不及格文件夹准备离开的明台,抬手叫住他:“坐下。”

明台又回过身,在王天风面前坐下。

“不作任何努力,就放弃了?”王天风看着他:“不是说你有很多计划吗?”

“我是有很多计划。”明台回答:“但我不打算用。”

“写下来看看。”王天风把一沓稿纸推向他,明台也没有推辞,拿过埋头写了起来。

明台将每个计划都列成了简表,很快就交给了王天风。王天风认真地看了一会儿,笑了一下道:“没想到你平时还真是有在仔细观察我,每个计划都针对的是我的弱点,疲劳法我觉得很有效,其实你可以试试,可能会成功。”

“我知道这些,不是为了找到老师的弱点,而是我关心老师。”明台回答道:“您说过,我们的考试和战场没有任何区别,我也并非因为觉得是考试就不认真对待这件事,觉得没有必要因此让老师身体不舒服,或者有更严重的后果。”

“那你有这么多看起来有效可行的计划,为什么不用?”王天风有点奇怪,然后把纸放下:“我觉得至少两个有效。”

“老师不会被俘,老师被俘前就会自杀。这些计划在真实中永远是失败的。更何况我永远不会这么对老师。我想出计划是因为这是设定场景的要求。如果不是为了向老师证明我是有能力实施这些计划的,我甚至都不愿意铐住老师。无论为了什么,我都不会把老师当做我的敌人来对待。更何况这个答案对我来说就是个死局,就算老师被俘没有自杀成功,老师也不会投降,我不能看着老师受苦。”明台说的很平静。

“你就假设我已经出卖了国家的利益。”王天风帮他假设一个场景。

 “我在法国的时候,参加过左翼读书会,我还认识很多信奉共产主义的人。我尊重老师的信仰,所以他们的性质我不予以评价,但是他们也把共产主义当做信仰,为此不惜一切代价。因为他们相信,共产主义可以救中国。”

“你也相信?”

“我很难相信一种主义可以救中国。退一步讲,就算它可以救中国,怎么救,救多长时间,救到何种程度,没人知道。就像我跟您说过的,我想报国,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现在,我知道了。您就是我的信仰,您要我假设您出卖了国家利益,就是要我放弃信仰。我永远不可能向我的信仰挥戈相向,除非我准备杀死自己。”明台的眸子看着王天风说这些话的时候,真诚的没有一丝杂质,他说的虽然轻松,但是却让王天风沉默了许久无法回答。

明台看他不说话,便又开口道:“我永远无法伤害您,我会做您要我做的所有事,我将无条件的相信您。”

“如果我背叛了你,你就杀了我,让我没办法背叛你。王天风接着他的话说完。

“您记忆力真好,老师。”明台泛起一个微笑。

王天风看着他的微笑,半天才摇摇头道:“罢了,这么想要优秀的成绩,拼了命也要做到最好,不辜负你的努力了。”

他说着拿出一张空白的文件纸,在上面写了分数,然后装进信封,密封盖章后递给他道:“明天拿去交给郭骑云,你得到了你要的成绩。不过,假戏真做的手段用起来危险,劝你以后实战少用。”

明台接过那个信封,然后看向王天风:“我没有假戏真做,我是认真的,老师。”

王天风看看明台手中的信封道:“时间不早了,快去休息吧。”

“如果老师不信,我可以不要这个成绩。”明台说着将信封重新放在了桌上:“我承认,您说得对。面对题目,我问过自己,到底什么才能打动老师。老师是比我厉害的多的特工,只有真实才能打动老师。我对老师的……关心都是认真的!不是假戏真做!您说过像我这样在明家长大的孩子,逢场作戏对我来说没什么难的。可是,老师。在这个世界上,我对大姐和对您的感情都是最真挚的!我关心你们不是为了得到什么!”

“那明楼呢?”王天风突然开口打断了明台的话,明台有些奇怪道:“您问大哥做什么?”

“只是想问问。”

“老师,您不了解我大哥!他外表看起来道貌岸然的!实际上不提防着点真的要被他玩死了!”明台一脸委屈道:“我相信他不会背叛我,但我要是敢把命交他手里,他就敢玩掉我半条命。全家最疼我的就是大姐了。”

“那你把命交我手里,就不怕被我坑死?”王天风反问道。

“我乐意。”小少爷又是一脸傲娇的样子:“只要老师能做的出,我就乐意被老师坑死。”

“你这不能算以身许国。”

“那您就当我以身许卿吧。”明台痛痛快快,一点不打磕的说出来,坦率的样子,简直让王天风尴尬。

“大晚上的胡说八道什么!”王天风提高了八度声音:“拿了分数,还不快结束考试,滚回去睡觉!”

明台站起身,却并没有拿分数,反而是看着坐在那里并不看他的王天风道:“您说,在我走出这里之前,允许我不遵守规矩。所以有几句我从回来开始就想对您说的话,我想现在告诉您。”

王天风也突然站起身道:“既然是不守规矩的话,那就不要说。”言毕,他准备先行离开,很显然是要用行动阻断明台想说的话。但明台伸手去拉他,他反手格开,两人过了几招,明台竟突然不再防守,让王天风实打实的一拳打中了他,忍着痛出手进攻,手刀眼看也要打中王天风的脖子时,却停住了。王天风看着他凝固的动作,停止了攻击,伸手拨开了他的胳膊,那手绢给他道:“擦擦你嘴角的血,有什么话,说吧。我不看你,你自己说。要是太不合规矩,我就假装没听到。”

明台拿过手绢,擦了擦血后,才对这王天风的已经转过身的背影开口道:“老师此时身已许国,我无怨,因为现在这也是我向往的道路,我愿意和老师做同行者。我只想问,如果有一天,战事胜利,不需要老师和我用生命去挽救国家,海晏河清,天下太平。到了那个时侯,我也仍想要和老师同行。老师愿意吗?”

“你如果有空还是多想想……”王天风回过身来看了他一眼:“怎么样活到那个时侯吧。”言毕,他越过明台,走到了门口,然后打开门道:“如果你一定要个答案,我也可以告诉你,不愿意。”言毕,王天风走出门,没有回头,留下了明台一个人在屋中。

明台垂着头站在那里,他没有看到的是,头也不回的离开的王天风眼眶微微有点红。从决心将自己的一切献给救国那一刻起,从他成为特工的那一刻起,王天风认为他的一切,除了性别之外,包括姓名在内全都是假的。他的人生就生活在一层又一层的伪装之中,将自己放在一层又一层坚硬的盔甲之内,他必须如此,才能浴血奋战,也只有无牵无挂,才能绝不回头。明楼是看着是见证这一切的人,同时他也是见证明楼这一切的人。因此他们互相之间的斗争总是难分轩轾,他们掌握着对方最柔软的地方,相互攻击无非是遍体鳞伤。所以他们选择了相互远离。当初绑架他的弟弟,他的目的很明确,明台是他的棋子,他的心早已练成铁石,就算是明楼,如果需要,他也能毫不犹豫的牺牲。

可是明台和他见过的所有人都不一样,他天赋异禀又勤奋努力,正如他说的那样,他不能被人逼着干事,但你只要折服他,他什么苦都能吃。这样的学生,在他教过的所有学生中都是少见的。他一手训练过许多孩子,看着他们一尘不染到变成老辣的特工,他们的内心会痛苦彷徨,但也会为了任务压下这些,继续潜伏完成任务,又或者无法控制,任务失败牺牲。明台和他们都不一样,甚至和那些他打过交道的,为了共产主义信仰而献身的共党特工也不一样。他身处在这样黑暗的淤泥之中,挣扎着成长起来,但是依旧纯粹的耀眼。他在黑暗中行走太久了,从来没有想过会在这样破碎的,妖魔横行的世界中还能看到这样一个完整的人。他总是昵称他为小狼崽,他就像他救过的那只小狼崽一样,因为看到自己在危难中救了他,抚养了他,指引了他生存的方向,就一心一意的相信他。从没想过,它的处境就是他造成的。作为一个优秀的特工,也作为曾经被同学和同事们戏谑的“军统一枝花”,他听过太多任务对象的山盟海誓,甜言蜜语。他从来不为所动,即便上一刻还恩爱在枕席,下一刻就会为了任务杀人灭口,毁尸灭迹。后来,人人都称他为疯子,毫无顾忌,不择手段,出手狠辣,对任何人都可以毫不留情。但是今天,那个少年只是软软的说“我也仍想要和老师同行”,他便前所未有的犹豫了。他其实理解这个同行。从陈芸的提示开始,他就不得不去认真思考之前他不想思考的问题。明台对他绝不仅仅是想要获取缺失的父爱那么简单。直到今天,他终于说出来的时候,王天风心里想,该来的总是要来的,也是躲不掉的。可是,他也必须伤害她,因为他们从相遇开始就已经注定了,死间计划要执行。他们面临的死亡将终结一切,所以无法同行。

以为今天会有play么~并没有~是沾了玻璃渣的糖啊~

评论(37)
热度(84)
  1. 兵长一米六七宝 转载了此文字

© 七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