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狼记19

明台在王天风身后规规矩矩的跟着,嘴上不忘说着刚才的面条有多好吃,下的有多正好,渲染的出神入化,恨不能说成罐头都影响了白面条的美味。王天风走到操场才停下来站住,瞪了他一眼道:“这么说,以后就每天让你吃白水煮面。”

明台立刻道:“要是老师您亲手下的,让我吃一辈子,我都吃。”

王天风抬手打了一下他的脑袋:“你有空吃,我没空下。”

明台摸摸自己被打的头道:“您别打我头,把我打笨了怎么办?”

王天风笑了一下,并没有回答他,只是回过身去,看着远方夜空上的繁星。明台看着他的样子,也跟着看向夜空的星星道:“小时候,有一段时间我特别害怕星空。”

王天风回头看了他一眼,又转回去道:“没想到,你还有怕的东西。”

“也不能怪我。”明台小声道:“是家里带我的姆妈给我讲故事,说是每一颗星星上都有一个人的亡灵,那满天繁星,不就是漫天的亡灵吗?我当然害怕了。”

“听起来很有道理。”

“那当然。不过后来我就不怕了。”明台挺挺胸道:“大姐告诉我,并不是每个人的亡灵都能在星星上的。坏人死后,灵魂只能在阴暗的地下。能在星星上的灵魂,都是好的,他们会保佑同样的好人呢。”

“现在也相信这个故事?”王天风又忍不住侧头看了他一眼。

“恩。”明台点点头:“相信。大姐是不会骗我的。”

“那你害怕杀人吗?”王天风突然急转的话题,让明台一愣,然后有点结巴道:“老……老师为什么这么问?”

“你是一个特工,在学校,你什么都可以得到训练,除了杀人。”王天风迈开步子慢慢的踱向操场的中心,明台愣了好一会儿,才快步跟上:“我……我遇到敌人,我会动手的。我的枪打的可准了。”

“可第一次杀人,没那么容易。”王天风道:“你亲手杀过动物吗?你知道一条生命在你的手上消失是什么感觉吗?你知道你的敌人也是会呼吸会流血的人吗?你能够毫不犹豫的让子弹穿过他的脑袋,让血浆崩裂出来吗?”

“老师!”明台按住自己刚刚吃过饭的肚子:“您怎么在我吃完饭的时候说这个。”

“以后你可能会需要在吃饭的时候杀人。”王天风打断了他:“听起来血腥算什么?敌人的血随时可能溅满你的脸,而你则需要对此无动于衷。”

“就算是执行任务杀人,也没必要那么不讲究吧。”明台摸了摸自己的脸:“溅一脸太可怕了,老师。我肯定不会用这么不美的状态杀人的。”

王天风听他的说法,突然又停住了脚步,转身面对他道:“怎么,觉得杀人很轻松,还能选择会不会被喷到血?”

“喷满脸血这要割喉吧,还要我很靠近的割喉,就像是上课教的那样。我要不是被抓了,怎么会用这种办法?而且一般被割喉的人,被袭击的开始都会下意识推开我,捂住自己的伤口吧,难道还有人被割了喉,还会一直抱着我,等我割完,让自己的血喷我一脸吗?”明台说着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为什么大晚上要讨论这样的问题啊,老师。”

“你快要毕业了。”王天风回头看了他一眼:“这代表你很快要去杀一个人,作为你的结业。”

明台当即就僵在那里,半天才道:“军……军校的结业……是……是杀人吗?”

“你们小组是。但是于曼丽已经杀过人了,需要完成这个证明的只有你。”王天风说完,看着明台的虽然明显有点畏惧,但是很快又掩饰出淡定:“我……可以做到。但是我不能杀无辜的人。”

“你不会杀无辜的人,你杀的一定是个罪大恶极的人。”王天风本来说完想往回走,却突然被明台拉住了胳膊,他回头看向那个少年,强撑着道:“是老师要我去的吗?是老师认为罪大恶极的人吗?”

“我是你的老师,你的一切都由我安排,你要杀人,杀什么人,自然都是我安排。”王天风反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那我就放心了。”明台松开手,努力的让自己轻松下来,对王天风笑了一下:“只要是老师要我去做的,我就去做。我相信老师。而且,上司大如天嘛~”

“是军令大如天。”王天风纠正他:“你要服从的是军令,而不是我个人。”

“那要是军令要我杀大哥,我也要服从吗?”

“怎么,你觉得我不会让你杀你大哥?如果杀了他,能挽救前线将士的性命,能让伪政府的经济崩溃,能救国救民,军令会让你杀了他,我也会。”

“军令会让我杀了他,但老师不会。”明台纠正道:“老师会让别人去,老师不会让我去。如果老师一定要去,一定是有什么无法挽回的理由。而且,我也相信大哥。大哥虽然总是以将我耍的团团转为乐,但是我相信他不会是汉奸,不会是真的为伪政府做事,不会去做一个没有灵魂,背叛国家和民族的人。所以这个假设不会成立。”

“任何假设都会成立。”王天风开始向回走,明台这次没有再拉他,只是仍旧跟着他,却没有了来时的聒噪,只是沉默。快到宿舍门口的时候,明台突然开口了:“老师,我……我要是不小心杀了好人,那……我是不是灵魂就会没办法到天上的星星那里了?我从小就怕黑……”

“当然不是。”明台没想到王天风会回答他这个幼稚的问题:“我是你的老师,如果你不小心杀错了人,那是我的错。你的灵魂仍旧会去闪着光的星星上。”

王天风想着,今天的哄孩子完工,准备收工睡觉的时候,却没想到那个低着头站在那里的少年突然抬头看着他道:“那我也不要去天上了。”

“啊?”王天风有点没明白他的脑回路,奇怪的看着他。

明台又坚定的重复了一遍:“那我也不要去星星上了,地下又黑又冷,我不能让老师自己在下面。大姐……大姐有大哥和阿诚哥他们陪着,但是老师只有一个人。老师去哪儿我就去哪儿。老师不去星星上,我也不去。”

王天风的眉抽动了一下,又是一巴掌打在他脑袋上:“一晚上你还来劲了!哪那么多废话!快去睡觉!我可不想你跟着我,让我到地下也不得安宁,还要忍受你的絮叨。”

“我是怕您寂寞……”明台还没说完,看王天风又举手要敲他,便抱着脑袋道:“我这就去睡觉!这就去!您别打了!”

明台没想到,那天之后,随着一场赛马结束,洗马的诺言还没兑现,他就接到了他毕业必须完成的一个任务,杀死波兰之鹰。他举起枪的时候才明白王天风话中的含义,杀死一个人,夺去一条生命不是那么容易的,他几乎错过了射杀的最佳时机,但最终还是下定决心了。他在手最颤抖的时候告诉自己,这个人是老师要我杀的,我一定要完成任务,然后扳机被扣下,虽然只有看到一眼,但是那个人的血从头中迸发出来的时候,他还是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恶心。他在浴室拼命的洗着自己,仿佛要洗掉手上沾满的鲜血。他在那一刻才觉出,杀的人无论是否有罪,他都无法再做回那个明家的小少爷明台。他的心仿佛是在看到鲜血的那一瞬间凝固,并被黑暗所全部笼罩,他的双手无法停止颤抖,他夺去了一条生命,从此以后他陷入了黑暗,他将再也无法到光明的星星上去。可是此时的他不害怕,他的手虽然在抖,但是他的心是坚定的,他杀死的这个人是罪大恶极的战犯,他成为一个杀人者没入黑暗没关系,只要国家与民族能因此迎来光明,他落入多深的黑暗都没有关系。

明台嚷嚷着要去香港最好大姐熟识的英国裁缝那里订西装时,明镜以为是他自己要订。没想到他千挑万选的确定了布料,量了尺寸后,却又拿出了另一套尺寸,让同样的布料,同样的制式,再做一套。明镜有些奇怪道:“你一向是连你大哥都不准穿一样的西装的,刚才挑布料的时候,你不就因为听说是限量版,只能做出两套衣服来,才买最终选定这款的吗?今天怎么转性了?你这是要做给谁的?”

“给我班主任的。”明台看着师傅记尺寸,似乎生怕有点记错:“我这套放在家里,我回家的时候穿,不会撞衫的。”

“既然是你的班主任,人在香港,还是请他来量量尺寸的好,做好了也要再量量次,合身重要。”明镜嘱咐着。

“他现在出差了,来不了。”明台回答道:“更何况,我是因为想给他生日一个惊喜。等他收了,有什么不合适,我再让他来改。”

明镜看着明台跟着师傅说着要求,包括袖子袖口想要的形式,忍不住笑道:“倒是比给你自己做衣服还要上心写。当初送你来港大真是没错,你大哥总说港大的教授好,现在看来确实如此。你从小就调皮,老师们没一个能降的住你。来了港大,竟有一个这样上心喜欢的,想来学业也是比以前认真。有机会,一定要让我见见他,好好谢谢他。”

明台似乎已经吩咐完了师傅,趁着他核算价格的时候,自己坐到了明镜身边道:“我们班主任,那是大学者,忙着呢,您又不常来香港,就算来了,哪是那么容易见到的。我好好学习,就算替你谢谢他了。”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我总是心上过意不去。回去我叫阿诚准备些礼物给你找人捎过来,你送给老师,也算是我的一片心意。”明镜拉过他的手,握在手中拍拍道:“你一向是最乖的,想来也不会辜负老师对你的教导与期待。”

“那是自然。不过礼物就不用了,大姐。我老师两袖清风,清廉如水。这西装我还是趁着生日才敢送他的,其他的礼物,我送了他也不要。”

“倒是更叫人敬佩了。”明镜说着,又欣慰道:“你能跟着这样好品质的老师念书,我总算是放下心来了。你这么喜欢这位老师,想来平时对你很好。”

“那是当然了,老师对我虽然要求严格,但是真心疼我。”明台撒娇的靠在姐姐肩上:“而且他是个令人崇敬的人,他有着高尚的灵魂,有着为国为民的责任与担当。我也要成为老师那样的人。”

明镜见他突然这样懂事,欣慰的有些想流泪,轻轻拍着他的手背道:“好……你能有这样的志向,姐姐很开心。想来,老师还是重要的。你大哥……”明镜说了一半,没再说下去,只是又转了话题道:“你自己在这里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事多问问老师,要听老师的话,知道了吗?”

“是!大姐!”明台调皮的敬礼道:“保证完成任务。”

“好了……”明镜压下他的手道:“别的到没见什么学的成果,搞怪敬礼却比小时候标准了许多。”

明台笑眯眯道:“也是老师教的。”

“净瞎说。”明镜看着裁缝师傅拿了单子出来,站起来准备付钱时,还不忘又嘱咐坐在那儿的弟弟:“在我面前说说就算了,到了老师面前可别再乱说了,听到没有?”

“遵命!大姐!”

评论(43)
热度(84)
  1. 兵长一米六七宝 转载了此文字

© 七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