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狼记20

今天和炎儿开脑洞太大,更新的迟了~23333~

王天风从来没有想过明台这样的小少爷做到了其他人做不到的事,他遇到过很多优秀的学生,在最后这一环都没有能紧紧握住枪而明台做到了。除了他自己之外,上一个他知道的人是明楼。他也不想让这个小家伙一回来就受到这么大惊吓,但是林参谋跟他告状的时候,他也确实心中又担心又气得不轻,所以就给了他一个教训。但是结果他很满意,满意之后他又有点后知后觉的心疼起来。毕竟他第一次杀人,本来心理就受了不小的压力。刚刚授勋缓解了,又被自己这么一吓。思来想去,便有点坐不住了,但他知道这时候不能去安慰他。因为此时的温情,只会让他无法面对未来更残酷的黑暗。但是总这么坐着,他也看不进文件了,签完明台他们的结业证书,他打算出去走走,顺便去完成自己的诺言。明台不在的时候,他确实每天都亲自给他洗马,郭骑云几次说要代劳他都拒绝了。今天是最后一天,他一向严谨,既然承诺了,就要做到。这是他难得给明台的一个承诺,日后不知道还能不能相见,再相见或许早已反目成仇,现在答应的还总是要做到的。想着郭骑云又会嚷着要帮他,他便找了个理由打发他去办事,自己到了马厩。

洗马是件费力的事,明台的马就像他的人。有时候王天风也奇怪,军校是从哪儿弄了那么一匹难驯的马,每次给它洗澡,自己都要弄得一身泥。湖南的天气潮湿,衣服不太容易干,如果穿着军装去,弄脏了洗起来麻烦又影响更换。一开始他还穿着雨衣,后来行动太不便,他就只好穿着衬衣去。弄脏了就脏了,做好变成泥人的准备。今天也是一样,天气虽然有点冷,但是洗马是个很快就能热身的体力活,到马厩的那丝寒意很快就会被洗马的高强度劳动所驱散。

今天和前些天没什么不同,那匹马在把他溅的满身是泥之后,才肯乖乖的站在那里任他擦背,他内心吐槽着什么人骑什么马的时候,就听到身后小心翼翼的一声:“老师?”

王天风回过头去,看到有点愣愣的站在那里的明台,然后又背过身去擦马背道:“你怎么来了?不收拾行李,小心明天早上赶不上车,又要留在这里了。”

“我已经收拾好了。这么说的话,还是回去都重新抖开好了。”明台的声音越来越近:“我还是把行李扔了吧,这样就可以赖在这儿了。”

“还是给学校省点粮食吧。”王天风继续刷着马,刷到了马屁股的时候,马尾巴一甩,又甩了他一脸泥。他抹了一把又道:“最后一天给你刷马,别想赖着。”

话音刚落,王天风搭在马身上的刷马的手突然被按住了,他回头看了一眼走到他身边按住他手的明台道:“你别来搅和,你这马脾气也真是够糟糕了,再弄的一身泥,又会丢给于曼丽洗,明儿走了衣服给晾了都没处扔。”

“那老师就留着思念我呗~”明台笑嘻嘻的道。

王天风瞪了他一眼,心说自己白白担心他了,就知道这个小崽子没心没肺的,也不会受什么惊吓。他一使劲儿想要把手抽出来,却没想到明台这次却不肯轻易放开,仍是用力按着。可是马却受不了这样的对峙,嘶鸣着,开始躁动起来,也让两个较劲儿的人一下失去了重心跌在泥水里,马因为受惊,虽然被拴着,但是却开始来回的乱踏。明台眼疾手快抱住了王天风,两人狼狈的滚出了马能踩踏的范围,明台却仍然伏在王天风的身上,似乎害怕他被伤到。王天风看着马安静下来,也确实因为被拴着踩不到这个范围,怒火就上来了,一巴掌就往明台已经被泥水沾湿的头上拍过去:“臭小子!想死吗?”

明台支起身子,却没有离开,他双手压住了王天风的肩头,认真看着自己的老师。王天风的衬衫已经被泥水沾湿的全部黏在身上,极度的不舒服,压着怒气,看着满脸正色的明台。他养过半大的小狼,饲养经验告诉他,小狼崽虽然没有成年狼的威力,但是发起疯来没有节制,不像成年的狼那么凡事都有策略且精明。所以当它玩闹儿的扑倒你的时候,你不可以硬来。这么想着,王天风没有动,只是也沉默的看着他。

明台到底还是年轻,看老师也如此沉得住气看他,原本坚定的眼神开始变得犹豫起来。他终于垂下眸子,放松了手上的力道,但仍然压着老师道:“老师,今天其实……我本来也想说对不起您。但是我又觉得自己没资格,我辜负了您的教导。但是也正是因此,当我……当我知道自己要死的时候,我才觉得我应该不留遗憾的把我想说的话说出来!我……”

“有些话,说出来就不是遗憾了吗?”王天风打断了他的话,突然伸手拽住了他的领子:“明台,我没有家人,没有孩子,我的档案一切都是假的,只有你们,我的学生们是真的。你是我最看重的学生,我将你当做我的孩子!我将你当做继承我所谓未能完成志愿的传承者!一个能肩负国家与民族危亡的栋梁!而你呢?”

明台被说的眼圈有点红了,他憋了半天才开口道:“我懂您的意思,老师!可是国家不会永远如此!人活着就要抱有希望!我永远希望能活着看到胜利的那一天!活着去过安静平和的日子!我只希望在那个时候,能够有机会……”

“你有问过我到了那个时候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吗?明少爷?”王天风的话让明台愣住了。

“明少爷的世界里,只有他自己。”王天风一字一句道:“他的希望就应该得到满足,而不思考别人的生活轨迹。这就是你敬爱老师的方式吗?”

明台看着王天风,有点焦急道:“您想过什么样的生活,我都可以……”

“你都可以,但你有没有想过,我以后的生活中,并不想有你。”王天风说完,感觉明台的手顿时松了,他一把推开了明台,看着他坐在泥里,自己站起身,又抹掉了刚才溅在脸上的泥道:“站起来。”

明台看看他,然后翻身爬起来。他立正站直,整个人也是泥呼呼的。王天风看着他的样子,最终叹了口气:“我把你当做我的孩子,也自然像你的家人一样,希望你能过上平安幸福的生活。只是现在国家危亡之间,不允许如此。你刚刚说有机会,如果有机会,我希望你能结婚生子,福寿百年,子孙满堂。至于我,如果我能活到那个时候,我会完成我对友人的承诺。我答应过陈芸的丈夫,要照顾她一生。如果我能活下来,我会照顾她。”

王天风这句话说完,明台的心都冷了。他看着王天风去继续把马刷完,然后看着他收拾好一切离开。他原本仍然支撑自己燃烧的热情,此时都变成了一种可笑的一厢情愿。明台站在原地,半晌后,突兀的笑了一下。他原本以为他对自己所有的破例都是因为他对自己是有爱的。现在他终于清醒过来了,那些破例是对自己的爱,就像是父亲爱着自己的孩子一样。他能接受他的所有撒娇与耍赖,只因为把他当做一个孩子看待。他没有一刻平等的对待过自己的感情。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自己,将一切归咎于他缺乏父爱。他明台人生第一次如此郑重的想要跟一个人风雨同舟,携手同行。但是那个人,从一开始就不愿意。他深吸了一口气,握紧了拳,他说他希望自己结婚生子,福寿百年,子孙满堂。好,他就结婚生子给他看,他要活下来,他要福寿百年,子孙满堂。明台想起很久之前,一次分手时,那位小姐哭泣着对他说,爱就是卑微到了尘埃里。现在他懂了,老师不愿意用平等的方式爱自己,但是自己却仍然不能放弃爱他,因为爱着他,将他视为自己小小宇宙的神与信仰,所以他要去完成他的任务,完成他的希望,为他坚定的活下来,活得幸福美满。 

评论(40)
热度(70)
  1. 兵长一米六七宝 转载了此文字

© 七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