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狼记22

家中戏份没有老师出场,稍微快进,下一章老师重新上线回上海,明台知道双毒是故人啦~到了死间计划开始,HE还会远吗?

“大姐……”明楼将视线从明台身上移开的时候,对明镜笑了一下,有点讨好道:“那块表,我已经送给明台了。”

明镜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做大哥的,送弟弟一块表也值得特意拿出来说?”

“还有衬衣和袖扣。”明楼接上道。

明镜则接过明台递过的水果道:“怎么?给弟弟买衣服还委屈你了?”

明楼沟通失败,明诚连忙道:“大哥的意思是,这都是他应当做的。”

“是是是,阿诚说的是。我只是跟姐姐汇报一下。”

“知道了。”明镜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回身揽过明台,看他乖乖的卧在自己怀里,欣慰道:“我可就这一个乖巧听话的弟弟了,可不能再被你们带坏。”

明楼看着姐姐开心的抱着明台,心里翻了个白眼。要是姐姐知道她弟弟不久前宰了他们的世仇,马上也要宰了自己,不知道是什么心情。

回到书房,明楼按了按太阳穴,阿诚递上药来,低声道:“大哥,您怎么样?”

“我没事。”明楼接过药,用水冲了下去后道:“很难想象大姐知道明台身份的那一天,到底会怎样。”

“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阿诚在他身边坐下道:“我感觉小少爷在怀疑您。”

“怀疑我是毒蛇?”

“不仅仅如此,他还怀疑您和王天风是否认识。”

“他不会有证据的。”明楼示意阿诚不要紧张:“而且就算他有一天知道了,又有什么关系呢?这很重要吗?”

“大哥,有个想法我知道很离谱,但是我……”

“你想说,明台喜欢王天风,而且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喜欢。”明楼看着他愣了一下的面容,然后笑了一下道:“你看到那块表的时候就应该知道,这是一定的。不是因为明台,而是因为王天风。毒蜂是什么人?”明楼指指自己的脸:“你帮我敷过多少回?他是个疯子没错,他喜欢豪赌没错,但是他通常要十分有把握才会去豪赌。那块手表,是我送给他的临别礼物。军统内部人人都知道他很珍惜这块手表,打人的时候要取下来。只是不知道是我送的而已。这块对他来说重要的手表,他送给了明台,代表什么?”

“代表明台对他很重要?”

“代表他再告诉我,他已经控制了我的弟弟。”明楼将水杯放下,抬眼看看阿诚:“他这样的疯子,能在军统呆下去,凭的是什么?他素质能力过硬,更重要的是他冷酷无情。不但对别人冷酷无情,对自己也冷酷无情。这样的人才能利用感情。对他来说,明台就是一张白纸,他想要控制明台的感情易如反掌。他把自己变成了我弟弟的信仰,而我毫—无—办—法。”明楼的最后几个字说的咬牙切齿:“明台如果选择了去杀我,那代表王天风他很成功。他战胜了我,取代了我作为兄长对明台的重要性。虽然我很欣慰明台能够完成军令,但是阿诚,我的弟弟所服从的并不是毒蛇,其实也不是军令。他服从的是他对王天风的信仰。所以,在这件事上,我很矛盾。”

“大哥,明台对你是有感情的。”阿诚在一旁宽慰道:“您说的对。毒蜂不会轻易的将您送他的表当做控制一个人感情的筹码送出,既然送出,那么就是有相当的把握。但是您也不必太过担心,明台从小到大,做事都是三分钟热度,上海滩的名媛还有他不认识的吗?您看他哪个长情过?”

“你也不用安慰我。上海滩的名媛没他不认识的,你见他收过谁的礼物?新的都不要,更别说用过的。除了家里人,你见过他收过谁用过的东西?你我都不准和他穿一样的西装,他却亲自去给毒蜂定了一套,那套西服的料子是限量的,只能做两套,另一套他给自己做了,却不穿,挂在那里,为什么?他所有的表都是你去替他保养的,甚至包括大姐给他成年生日送的那块最宝贝的。只有毒蜂这块,他不让你碰,他说他会自己去保养的。这些事实摆在我面前,我还要自欺欺人的说,我的弟弟对他只是一时的敬仰与盲从吗?明台的性格你不是不清楚,他从小娇生惯养的长大,眼界高过头顶,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他会轻易对什么人下这样的感情吗?除了大姐,你再给我举个例子?”

阿诚沉默了。

明楼握紧拳道:“我本来以为死间计划已经够糟糕了,没想到毒蜂总能把事情弄的更糟糕。南田洋子死后,让苏太太尽快来家里说媒,难得他对程锦云有兴趣,对党组织也愿意靠拢,要分散他的注意力。他的信仰是什么我本来是管不了的,但是,现在他的信仰变成了毒蜂,他的世界的神是一个疯子!阿诚,这怎么能叫我不担心?我看他现在着魔的样子,就算毒蜂叫他去送死,他也不会犹豫,理由还是不想让老师去死!”

“大哥!”

“抱歉,阿诚。”明楼冷静下来,声音降低:“是我失控了。”

“他总能让您失控,大哥。”阿诚平淡的叙述道,他没有指明,但是明楼知道他说的是毒蜂。明楼轻轻地叹了口气道:“我的人生不能也不可以失控,阿诚。我需要安宁,而你在任何时候,都能让我平静下来。这对我的生命来说才是无可或缺的。”

阿诚笑了一下道:“那希望程小姐也能成为明台生命中让他安静下来无可或缺的人。”

“我对此并不抱什么乐观的希望,阿诚。”明楼看向他:“一个人的生命中可以有很多对他有不同的影响的人,却只能有一个不可超越的神。毁掉一个人信仰的神无异于比毁掉他本身还要残忍。”

阿诚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微微的点了点头。他能明白明楼的描述,也能体会此时明台对于王天风的情感。国民党也好,共产党也好,汪伪政府也好,只要是自己所信仰的那个人去做的,就一定会追随他。哪怕前路是地狱,他也毫不犹豫。

而对明台来说,扳回大哥一城之后,就开始被他耍得团团转。特别是当他发现大哥是毒蛇,气鼓鼓的回家和大哥打了一架以后,他下面条冷静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如果大哥是毒蛇,那么那个送老师手表,钢笔,让老师念念不忘的那个和大哥阅读趣味都一样的朋友,是不是就是大哥?可是此时的明台并不知道王天风去过法国,他仍然疑惑老师和大哥到底是在什么情况下才会认识,见面结下深厚的友谊。毒蛇毒蜂,他们的代号仅仅是因为平辈的巧合还是有其他原因,他们之间的认识到底是仅限于代号还是见过真人?可这些他都不能问出来,他只能憋在心里想。就在这个问题还没解决的时候,苏太太来说媒了。相亲的是程锦云他有点惊讶,但是惊讶过后很快又不太惊讶了。共产党想要策反他,程锦云或许是真的喜欢他,但是也一定是为了策反他。他不知为何突然想到了曾经和王天风谈到过的问题,那时候他还天真的说,自己可以收下感情,不要策反。那时候王天风让他试试看。现在他懂了当时王天风说的话,他做不到。他可以加入共产党,也想以此逃避面对军统的腐败。但是这么做的前提是不背叛老师。而且或许老师并不反对他加入共产党,对于一个特工来说,多重身份的掩护至关重要,多面间谍往往是最难做的,却也是最优秀的。重要的事,这个间谍到底是为谁在做事,他到底为谁而负责。或许对别的间谍来说,这很难选择,但是对他来说易如反掌。既然要策反他,那就来吧。多一条报国的道路也没什么不好。他要给老师一个惊喜,让他看到自己能做到的比他想象的还要多,比军统交给他的任务还要重要。他现在也得出了答案,感情和策反的主义他都可以要,只要不违背他对老师的信仰。感情和策反主义他也都可以不要,只要它有一点企图剥离他和老师的关系。老师上课的时候曾经说过,间谍有时候光凭理想无法支撑自己的时候,可以默默的相信一个人,不告诉他。现在对他来说,就连大哥都是瞒着他耍的他团团转的毒蛇,他所能相信的,也只有老师了。

评论(54)
热度(79)
  1. 兵长一米六七宝 转载了此文字

© 七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