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狼记33

明楼看着明诚进入办公室,放下了各种文件后,又另外送上了一个文件夹。他有点奇怪的接过道:“这是什么?”

“各位高管的捉‘狐狸精’计划。”明诚说完,明楼差点没坐稳,他定了定神,才打开,一页一页的翻道:“这也太多了点吧。”

“您丢了这么大的面子,各位与您共同荣辱,当然同仇敌忾。”明诚一本正经道。

“你直接说我爱面子,他们怕被我迁怒就可以了。”明楼简单道:“不过这里面的计划让我认识到,我聘请的高管们智商都有待提升。”他说着,突然手停住了,然后在一页纸面前看了一会儿,细细思索了一番道:“林修文……我记得他是第一个向我提示,明台可能藏了狐狸精的人。”

“是的,林总经理是美国华人家族林氏的远亲,当今林氏家族的董事长林泽铭按辈分是他的堂兄。之前法国分部一直都是林总经理在打理,业绩非常好。”明诚补充说明道。

“所以,也就是他的计划看起来有点可行性。”明楼意味深长的抽出那张纸递给明诚道:“林泽铭有七个儿子,老来得女,娇宠异常。林宝宝……就连名字都带着异乎寻常的宠溺。林家的这位八小姐除了一个女儿奴的老爸还有七个将她捧在手心的哥哥。传说人品倒是不错,只是性格刚烈,嫉恶如仇。林修文提出,过些日子,这位美国华人界被称为‘八公主’的小姐会来欧洲散心,到法国时由林修文负责接待。只要我能将自己的苦处说给这位古道热肠,乐于助人的小姐,想来她一定很乐意陪我同游瑞士,顺便捉出那只狐狸精。另外,林修文还提及,林宝宝和明台年纪相仿,若是能因此让两位年轻人认识,或许明台见了真正的名门小姐,会改变自己的主意也说不定。”

明诚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一下,明楼看着他道:“你笑什么?”

“没……没什么……”明诚努力又恢复严肃的表情。

“林泽铭的夫人是美籍犹太人,这位夫人也是美国有名的大资本家的小女儿,当初整个家族都不同意她下嫁林泽铭,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拗过她,林家也因此一跃而在美国有了举足轻重的地位。‘八公主’可是位混血的美人,咱们明台看上人家,人家还不一定看的上他呢。”明楼说的一脸忧虑:“此事需要从长计议,仔细计划。你去把林总经理叫来,我与他好好研究一下。”

“大哥……”阿诚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借刀杀人这招,您要不要提前告诉小少爷一下?”

明楼冷笑了一下道:“有‘狐狸精’给他出主意,他还记得自己大哥是谁吗?不说。”

明楼没想到的是,这会儿他的弟弟真的遭遇了狐狸精。

事情还要从阿香去买水果说起。阿香每天早上都会步行一段去买新鲜的水果,她来瑞士久了,日常的会话也会说一些了,也就不用总需要人跟着了。这天她如常的拎着一些新鲜水果路过那片总是会路过的森林边缘的时候,发现了一只大尾巴的像狗似的动物叼着自己的小崽似乎在逃命般的跑出来,但是它身上流的血太多了,在离阿香不远的地方就倒下了。阿香上前去查看,发现它已经没气了,身上的伤像是搏斗造成的,而它叼着的小崽却没事。一开始以为是小狗的阿香便把那只小狐狸崽放在袋子里带回了家。

阿香把小崽拿出来给在客厅看书的王天风看时,王天风将那个柔弱的呦呦叫着的绒球抱在怀中,看了一会儿道:“这是狐狸的幼崽。”

“狐狸!”阿香明显有点害怕,她听过许多关于狐狸的可怕故事:“那它会勾人魂吗?现在……现在该怎么办?”

王天风无奈的笑了一下道:“那些不过是传说,它的母亲应该是在和同类或者其他兽类的打斗中受了重伤,带着它逃跑被你遇到了。按说这小狐狸应该长的不小了,可是……看样子是有点营养不良,才会身量这么不足。既然你有缘救了它,就留着吧。你要是害怕,好歹等到冬季过了,再放了它,这会儿把它放了,也迟早是个死。”

阿香本就是个心善的人,听王天风这么说,便也有点舍不得,她小心的伸手碰了一下小狐狸的头,小狐狸仰起头,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手指,让阿香有点害羞的又缩回手道:“王……王先生,那我们就留着它吧。小少爷……小少爷会同意的吧。”

“明台我来跟他说。”王天风这么回答,让阿香放下心来,她立刻道:“那我去给它准备吃饭和喝水的碗,再给它准备点吃的,它……它吃什么?”

“狐狸是食肉的,食性比较杂。你看着家里有什么,给它准备些就好。”王天风说话间,小狐狸又舔了舔他的手,王天风原本刚毅的脸部线条,慢慢的柔和下来,他抬手摸摸小狐狸的头道:“既然决定留下了,那就要给你起个名字了。”

“王先生,你看它的小眼睛,黑漆漆的,像是大小姐的黑珍珠似的,就叫它小珍吧。”阿香提议道。

王天风想了一下道:“毕竟是狐狸,应该起个和狐狸有关的。小说里有玉面狐狸,就叫它小玉吧。”

“好好~还是王先生念书多,有文化。小玉好听,就叫小玉。”阿香说着,开心的跑去厨房给小狐狸准备吃喝的,而王天风他也放下书,抱起小狐狸道:“明台爱干净,不把你洗干净,他回来又要叫了。先给你洗个澡。”

然而,即便是洗了澡,小尾巴毛蓬起来,吃了饭,整个狐狸都变得神采奕奕的小玉,还是被明台嫌弃了。因为辛苦工作一整天回家的小少爷,一推门,高声叫着:“我回来了~”阿香却没有如往常一样来迎接他,等他进了大厅,就看到一只毛茸茸的狐狸正在舔老师的脸!舔老师的脸!舔老师的脸!而老师居然还在摸着那个畜生的头,笑着说:“小玉乖。”

明台迅速的冲上去,拽下那只狐狸提在手里,大声道:“这哪来的畜生!谁带进来的!老师身体还没好,脏兮兮的有病怎么办!”

王天风立刻呵斥他放下,明台再委屈,也只能将狐狸交给老师,看着老师将它又抱在怀里,才抬头跟他解释了来龙去脉,最后道:“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小玉死在外面,至少过了冬再放。”

“那就让阿香养着好了。”明台不乐意道:“您本来就在养身体,还要劳累照顾这个小东西,我这不是为您着想吗?”

“医生说适当的活动有利于我的身体健康。”王天风并没有放下小玉:“我本来在屋里整天就没什么事,养着小玉也算解闷。”

明台被堵的说不出话来,只能不情愿的同意了。可是他很快意识到他的生活被狐狸精侵占了,他的老师被狐狸精勾引了!

从有了小玉开始,晚饭后王天风再也不和他打牌了,就连聊天也是一边给小玉梳毛一边有一搭没一搭跟他聊着;晚上明明是他抱着老师睡,自从小玉有一次叫个不停,老师心软抱着那只小狐狸睡了,他就过上了和老师中间有一只狐狸的睡觉;他抗议狐狸是畜生不能上床后,老师每晚还要亲自给小玉洗澡,给它擦毛,专门给它生个火盆烘干。而这只狐狸虽然小,却狡猾的很,它永远紧紧的跟着王天风,绝不和明台单独相处,偶尔有单独相处的机会,也不忘挑衅,明台一旦凶它,它就会躲到王天风怀里撒娇,让王天风又念明台一番。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个多月,那只叫小玉的狐狸已经长得毛色光亮,一双黑色的眸子变成了狭长的媚眼,明台也发现了这是只公狐狸。他气的咬牙切齿,恨不得剥了它给老师做围脖,可是看着每天老师放纵小玉围在自己的肩上,真的像个围脖似的,他又不敢下手。他突然有点明白当初大哥看自己讨大姐欢心时的心情,想想大哥还没有剥了他,也真是亲兄弟了。

难得他休息日在家陪着老师,特别叫阿香一早就拎了那只小畜生去关着。王天风本来养了这些日子,对小狐狸有感情了,有点担心。明台不依不饶的扒他道:“老师都被狐狸精勾了魂了,都不理我了。我不管,今天好不容易我休息在家,老师要是还抱着那只蠢狐狸,我立刻就剥了它,给您做围脖,让它永远陪着您。”

王天风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是真的做得出来,便没再坚持,只是无奈道:“你都多大人了,还和一只狐狸过不去。”

“老师要是觉得在家无聊,我愿意天天在家陪着老师。”明台看他终于放弃了那只狐狸,便黏腻腻的在沙发上抱着王天风的胳膊道:“干脆坐实我金屋藏娇,不思进取的传闻嘛。”

“又在胡扯!”王天风敲了他的脑袋:“明楼那边有消息吗?”

“阿诚哥打过一次电话,说是有端倪了。”明台的头倚着王天风的肩膀:“但是还不能太确定,需要等多的证据。大哥会根据形势采取具体情况。”

王天风皱着眉想了一会儿,又问道:“端倪是什么?”

“法国分部的总经理林修文,他是第一个向大哥进言我可能藏有狐狸精的人……”明台说着笑了一下道:“他撺掇大哥带着林家乐于助人的‘八公主’来帮他肃清家门。”

“正好还可以让你和林家的八小姐见见面……”王天风仔细思索着:“倒是个看起来天衣无缝的理由,就算出了什么岔子,还有林家小姐做挡箭牌……”他说着就感到自己的脖子痒痒的,虽然这些天小玉总是围着自己舔来舔去的,他已经习惯了,但是狐狸和人的,他还分得出的。伸手推着那个已经在他思考问题时趴在他身上的小狼崽道:“明台!你都多大了?”

“我不管!”明台委屈的死命的抱住王天风道:“那个畜生天天围着老师,我也要!”

“你又不是畜生!”王天风被他气的哭笑不得:“快坐好,我给你剥个橘子吃,好不好?”

“不好!”明台不肯撒手:“我要吃老师!”

“越说越过分了!”王天风奋力抽出一只手敲了他脑袋:“快点放开!”

明台不情愿的放开了,但却又道:“那我要吃橘子!”

王天风看他肯退后一步,便拿过桌上的橘子道:“好,给你剥一个。”

平日里,王天风总是剥好了直接递给他吃,却没想到今天他撒娇的张开嘴,想着刚才敲了他,王天风无奈的摇摇头,将橘子喂给他。却没想到,明台接受了橘子的投喂,却一合口,轻轻咬住了他的手指,他一直手拿着橘子,一只手的手指被咬着,便皱了眉道:“干什么,明台,放开。”

明台抬手握住他的手腕,确定不会被抽回去,才微微松开,先将那橘子咬了咽下去,才笑眯眯道:“老师手上也有橘子汁呀~您在学校教过我,不要浪费食物。”说着他又张口含住了那急于抽回去的手指,耐心的舔起来。他舔的很仔细又缓慢,沿着手指,慢慢蔓延至手心,那是属于人的温度和触感,和平时小玉玩闹的小动物的舔舐不同,明台的举动很明显已经带着等待太久的躁动与不耐烦。在随时可能出现“捉狐狸精”戏码的当前特殊时刻,这种不耐显得太过危险。他脑子不清楚了,王天风还清楚的很。因此他的另一只手放下了橘子,腾出来抵住了明台额头,阻止了他继续从手心向腕间进行的亲吻:“明台,我想喝水。”

明台的身躯僵硬了一下,然后愤然抬起头,放开了他的手腕,却没有离开,反而是干脆扑进他怀中道:“我不管!老师只爱小玉不爱我了!”

王天风也是第一次看到明台这么不要脸的耍无赖了,他一时也有点目瞪口呆了,所谓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他算是见识了。一个活生生的大人,一个让谍报界闻风丧胆的毒蝎,一个从黑暗中走出来的,他亲手训练的特工,现在居然就这么不入流的真个大活人赖在自己怀里和一直还不到一岁的狐狸崽子争宠。明台到底是身形已经完全长开了,他也受不住他闹腾,折腾了没一会儿,就被他整个人压在沙发上。他就算是有千条计的军统毒蜂,这会儿也没辙儿了,只是推着那个恨不得满地打滚的学生道:“明台,别闹了……我是真的口渴了。”

本来闹着的明台突然停了下来,他压着自己的老师,突然笑了一下道:“老师!我有个全新的解渴方式,您要不要试一试?”

就在王天风看着他不怀好意的笑容,想着要不要竭尽全力把他掀下去的时候,电话铃响了。王天风脸色一变,严肃道:“快去接电话,是不是你大哥?”

明台犹豫了一下,一般情况打这个电话的不会有别人,他不情愿的起身,看着老师有坐直,整理好了他好不容易弄乱的衣服。电话接起来,他没好气的:“喂。”

阿诚恭敬的声音响起:“小少爷,大少爷和林宝宝小姐半个小时后从巴黎坐飞机出发,预计今晚前到达苏黎世,请您做好接待准备。他们希望能在别墅与您共进晚餐。”

明台脸色微变道:“阿诚哥……不是……怎么……怎么这么突然……”

“大哥说,相信你能准备好,大哥本来说到了苏黎世再通知你,我是等他出门抽空打了这个电话给你。现在我还要赶紧跟上他,祝你好运,小少爷。”阿诚说完,挂了电话。面对王天风询问的眼神,明台挂了电话道:“大哥又坑我……捉狐狸精的人来了。”

评论(66)
热度(87)
  1. 兵长一米六七宝 转载了此文字

© 七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