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狼记34

林氏八公主的名声,明台听说过,但是从未见过真人。对她的传说也总是多种多样的,因此让人准备好得体的晚餐后,除了等待他也没有太多可以做的了。但是他从没想过,打开门后,看到的那个站在大哥身边的少女居然就会使大名鼎鼎的林宝宝。

按照年纪,林宝宝应该已经二十七八岁了,但是她纤瘦的身形和姣好的面容让他看起来还像是十八岁的少女。黑色的齐耳短发让她利落的看起来像个男孩子,略显扁平的身材使得她穿着的白衬衣、裤装以及平底鞋看起来毫不违和。立体的五官、白皙的皮肤和浅褐色的眸子展现了她的血统。在经过明楼的简单介绍后,她非常有礼貌的微笑着用中文道:“明台先生,我此来瑞士突然,叨扰了。”

“您客气了。”明台将她让进屋的时候,林宝宝抬头间看到了站在屋内一旁低着头的仆人们,目光中带着些询问,明台微笑的解释道:“这是我家的仆人,一直跟着明家做工,就把他们都带出来。”

明楼也没想到一进门的林宝宝没有对狐狸精感兴趣,反而是停住了脚步,转道走到了低着头的阿香和王天风面前,她站在那儿,看了一会儿,对王天风开口道:“这位先生,能抬起头来吗?”

明台不知道她为何突然这么说,有点紧张的握紧拳,王天风淡定的抬起头,他正面看到林宝宝的时候,也愣了一下,那双褐色的眸子让他有种熟悉感,但是一时间他居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双眸子,就在他也提起警惕的时候,林宝宝对他微笑了一下道:“您好,先生。”

“您好,小姐。”王天风谨慎的回答道。

明台有点耐不住的上前道:“林小姐认识王叔?”

“王叔?”林宝宝侧过头看着明台,又想了一会儿道:“他一直在你们家做工吗?”

“是的,林小姐。”明楼也上前解围道:“王叔是苏州老家的老仆了,我家大姐最放心他。我们出来,除了从小伺候的阿香,就带了王叔。”

林宝宝仍旧看着王天风的脸,半晌才道:“二十年前,王先生去过巴黎吗?”

王天风内心一怔,突然想起了某件往事,而提到巴黎,明楼也皱起了眉头,但是王天风很快答道:“小姐说笑了,我本就是下人,托少爷们的福才到了这里,二十年前我还在苏州老宅里做工,没去过您说的那个什么黎。”

林宝宝似乎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微笑道:“抱歉,你与我小时候认识的一位故人很像,那时他走的匆忙,二十年来,我一直在寻找他。不过二十多年没见了,我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样子了。”说完,林宝宝便转身面对明家兄弟又笑了一下道:“是我失礼了,真是非常抱歉。”

“林小姐言重了。”明楼侧身让开,想请林宝宝入席,然而林宝宝并没有动,只是看向明台道:“明台先生的女友还没到,我怎么敢入席呢?”

明台从没想过林宝宝会这么直接的问到他的面前,他也只是应变笑道:“我并没有女友,林小姐怕是误会了。”

“这么说,是小哥哥骗我了。”林宝宝倒也没有坚持,只是做出了略微有点责怪的表情:“他又拿听来的传闻哄我,让我如此丢脸,我回去定是不依他。”说完,她又对明台微笑了一下道:“让明台先生见笑了。”

明台简直要被这位短发的小姐一刀捅出血来,就连王天风心中都忍不住默默笑了起来。心说明台这幸好是没藏狐狸精,若是真藏了,怕是混不过去。林家七公子是什么人,因为外公的关系,娶了一位小国公主,也得了贵族的头衔。在欧洲一脚踩黑道一脚踩白道,是数得上名号的人。虽不说有多厉害,但是却是明家这样还在欧洲做生意的华人家惹不起的。因为和林宝宝年纪相差最小,所以一直以来都是林宝宝最亲近的哥哥,也是宠爱妹妹最夸张的一个。林宝宝以退为进,明台要是死不承认,又拿不出证据来证明,林家七公子就算是掀翻了明宅也要找出个狐狸精给妹妹看看,证明他所言不虚。但是明楼清楚,这不过是林宝宝随口说的,可是明台却不能不接。

明台站在那里,似乎挣扎了半天,才开口道:“林七公子……也不是空穴来风,我的女友……她……她……不好出来接待林小姐。”

“是身体不舒服吗?”林宝宝立刻表现出了关心:“明楼先生如此热情的接待我,林堂叔又在明先生手下做事,我总要有些回报的。我认识医术极好的医生,可以为您的女友介绍。”

“不……不是的……”明台努力表现出支支吾吾。

明楼这时候开口了:“明台,之前你一直不是说没有女朋友的吗?怎么这会儿林小姐一问,就又有了?”

明台一边有点紧张的瞄楼上一边抗拒道:“只是……只是不太方便……”

林宝宝顺着他的目光看向楼上的主卧:“是在楼上吗?明台先生,您别紧张。我只是因为没有什么同龄的女性玩伴,自己一个人孤单,所以总是忍不住有些失礼,会想要打听。你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让我们见见面,说不定我们很投缘呢?”

“不……不……她……她很不好说话……”明台看着林宝宝准备上楼,拦住道:“我怕她冒犯了林小姐。”

“你不觉得我冒犯就好。”林宝宝说着,目光看向明台拦在前面的胳膊,明楼低声斥责道:“明台!你在干什么!你藏得是个公主还是女皇?居然连林小姐都敢不见?”

“不是……大哥我……”明台还没开口,就被恭敬上来的王叔劝道:“小少爷,事已至此,您就不要再坚持了。”

“可是!”明台还想说什么,但却说不出来,明楼低声道:“王叔,拉开他。”

王天风上前拉开了明台,林宝宝对他微笑了一下,然后继续上楼。明楼和明诚也跟在后面,走在最后的明诚回眸意味深长的看了王天风一眼,明台也看了自己老师一眼,一边假装挣扎一边小声道:“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王天风也小声道。

“二十年前巴黎!”明台带着怒气:“林家小姐怎么回事?”

“那时候她才七八岁,能有什么事!”王天风看了一眼快要走到门口的三个人:“你该上去了,别啰嗦了!”

明台这才不情愿的“挣脱”了王叔,跑上去。

林宝宝礼貌的先敲了敲门,里面却没人应门。明楼带着怒气道:“她架子还挺大!阿诚,把门撞开!”

“别!”明台扑上去护着门,林宝宝看着他,一语不发,明楼斥责道:“你到现在还护着她?”

明台眼角有点湿润,半天才让开,拿出钥匙递给林宝宝:“你们……你们自己看吧……”

林宝宝没有伸手,明诚接过打开了锁,林宝宝才抬手开了门,然后她站在门口愣住了。整个房间有一张巨大的婚纱照,其他地方大大小小的全是相同的照片。床上没有人睡过的样子,只是整齐的摆着一套军服、勋章,一方手帕上放着一个戒指盒和一个锦囊。

明楼看了照片立刻怒道:“这个女人害得你差点没命!你居然还这样记着她!”

“大哥!曼丽她虽然是为了任务接近我!但是她是真的爱我!我一直都知道她是军统的特工!她没有隐瞒我!我愿意被她利用!我爱她!她也爱我!她为了保护我都死了!”明台一边说,一边哭:“那时候……那时候要不是大姐不能接受她的身份……我一定会娶她!我一直都只想娶她一个人!”

“混账!”明楼一巴掌扇过去,明台踉跄了一下,嘴角流下血来,明楼刚要再扇第二巴掌,王叔扑上前抱住明楼阻止道:“大少爷!大少爷!您就放过小少爷吧!他只是一时糊涂!您看在大小姐的面子上,就放过他这一次吧!”

明楼拽开王叔,又是一抬掌道:“你还有脸说!他脑子不清楚!你们这些下人脑子也不清楚吗?”说着还没打下去,明台就要扑过来阻止他,却没想到林宝宝突然开口了:“明楼先生……”

明楼听到林宝宝开口,这边放下了手,整了一下衣服道:“让林小姐笑话了。”

“没什么。”林宝宝微笑了一下:“是我冒失了。明台先生,对不起。”言毕,她率先退出了屋子,然后又侧头对跟在他后面的明楼道:“明楼先生,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令弟能如此痴情,可谓是重情重义,令人感动。他的心情,我可以理解。”言毕,她顿了一下:“虽说这到底是明家的家事,我不好再多说。但你们到底是至亲骨肉,还希望您也能理解他。”言毕,林宝宝展开一个浅浅的微笑道:“我们可以用餐了吗?”

“当然可以,林小姐。这边请。”明楼让开身子,看着林宝宝下去的背影,没有任何多余的检查,甚至明台还没开始表演,这位小姐就信了,这也信的太轻易了吧。

一顿各自心怀鬼胎的饭吃完后,林宝宝和明楼离开前,对送她到门口明台道:“明台先生,我还将在瑞士滞留一段时间,本也是闲来散心,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能否经常前来叨扰?”

明台愣了一下,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怀疑他临时把狐狸精藏走了吗?他平时要上班,林宝宝来这里,难道是要和阿香打牌吗?他犹豫了一下才道:“我因为每日要在公司打理事务,恐怕照顾林小姐不周。还望小姐如到访,请大哥提前一日通知,我好准备。”

“明台先生工作繁忙,我怎么敢打扰。”林宝宝微笑道:“明台先生忙自己的就好。我过来,请王先生陪我就可以了。”

明台的内心简直要冒火了,就在他准备开口拒绝的时候,明楼先开口了:“王叔是个乡下没见过世面的仆人,怕照顾小姐不周。”

“说实在的,明楼先生。”林宝宝看了一眼一直低头没有说话的王天风:“他真的十分像我一直寻找的故人,如果不是因为知道他是明家的老仆,我一早就开口向明先生要人了。我只是在瑞士停留这些天,希望王先生能陪我一段时间,我不带走他,只是在明台先生的别墅,想来能表达我的诚意了。”

明楼被堵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明台一直瞪他,他却也没办法。林宝宝看向王天风又道:“王先生识字吗?”

“略识得一二。”王天风谨慎的回答。

林宝宝微笑道:“那最好。明天我会带一本书来,请王先生念给我听。”

“是,林小姐。”王天风的回答让明台彻底放弃了挣扎,他知道老师答应下来就一定有他的理由。

明楼这边送林宝宝刚走,王天风就被明台拉进屋,啪的把门关上,生气的敲着桌子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二十年前您在巴黎干了什么!!!”

“我那时候哪知道她是林宝宝!”王天风皱着眉道:“都二十年过去了,我也没想到她居然还能对我有印象。”

“您到底干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干!”王天风回道:“你先把打伤的脸上点药。”

“不上!您别转移话题!您什么也没干,让一个女孩七八岁开始记着您记了二十年?到现在还没结婚?”

“林家八公主到现在还没结婚与我二十年前救过她没有任何因果联系!”王天风强调道:“你不要乱联想!”

“您还说没事!你救了她!”明台指控道。

“那是任务!”王天风坐下顺了口气,喝了口茶才接着说道:“二十年前我在巴黎和你大哥是一组的成员,明诚是你大哥的副手。那时候,你大哥临时调往里昂以游学为名刺探情报,我就在巴黎休假。上边突然来了命令,需要紧急支援。本来是明诚要去,因为他级别不够,所以我自己去了。当时的命令很模糊,说是一个小女孩被绑架,营救后营救队员重伤濒死,必须要一个人继续保护小女孩几天,等待来接她的人。因为小女孩的身份必须高度保密,所以我根本不知道她是谁。我去找到她的时候,她在安全点一个人守着死去的特工的尸体已经一天了,绑架她的不是一般人,而为了不打草惊蛇,我只能一个人带着她东躲西窜了好几天。我那时候不知道她的名字,她只告诉我她叫宝宝。我以为是父母起的小名呢,谁知道她就是大名鼎鼎的八公主林宝宝。本来林家为了保护她,就没有照片和画像流出来过。而且营救后上面要求我不准透露此次营救的内容和对象,所以就连明楼也不知道。”

“您带着她东躲西窜了几天!”明台抓住了重点。

“二十年了,我怎么记得?大概四五天吧。”王天风回答道。

“您都干了什么?”明台仍旧不依不饶。

“我能干什么?”王天风觉得明台简直不可理喻:“我当然就是带着她,隐匿行踪。她比较瘦小,我就变装谎称她是我的女儿,带她四处换住处。喂她吃饭,打理她的生活起居,给她梳梳头什么的。她害怕的时候给她念念书,就这样。”

“所以她要让您给她念书!您还说她不是旧情难忘!”明台扑过去抱住王天风的胳膊委屈道:“老师居然还喂过别人吃饭!还给别的女人梳过头发!您是不是还抱着她睡觉!”

“我要保护她,明台!”王天风这么刚开了个头,明台捂着耳朵:“我不听!不准您见她!”

“我必须见她!她本来只是怀疑!如果你强烈的反对,反而让她觉得我有问题。她就在瑞士留几天,她的父兄不会允许她强抢别人家的一个老仆的!但你要是让她坐实了,她就有理由跟她父亲说她找到了救命恩人,然后让她父亲出面带走我。”

明台听着王天风这么说,慢慢的冷静下来,但是他还是不情愿的抱着老师的胳膊道:“我不管,我也要喂饭!我也要梳头!我也要抱着睡……”

王天风看着瞬间七岁化的明台,顿时有点头痛了。

此时,阿诚开车,明楼亲自送林宝宝回别墅。路上,明楼不经意道:“林小姐的故人……真的和王叔长得很像吗?”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到了这个年纪是什么样子。”林宝宝开口微笑了一下道:“那个时候,他还是个娃娃脸,白白净净的,就像是我的小哥哥。可是那时候他为了救我,带我躲藏,就给自己贴了胡子,让自己看的老一点,说是我的父亲。看起来就和现在的王叔一样。不过我已经不再是七八岁的小女孩了。”

“就然是救过林小姐的故人,为何会到现在还没找到?”

“他是特工,当时父亲也只是托人帮忙,辗转请求了特工支援。人家是不可能告诉他特工的真实身份的。而我还是个小孩子,他一直没有告诉过我他的名字,在人前我只能叫他父亲,躲在住处的时候我就叫他哥哥。为了缓解我的害怕,那时候他还特别翻进一家华人家庭,摸了一本《山海经》来给我念。不过世道如此飘摇,他又是特工,恐怕也早就难寻踪迹了……”林宝宝轻轻叹了口气:“当年,他离开的时候,我一直在哭,舍不得他。他为了哄我,就把那本《山海经》送给了我,跟我说,有机会他会回来继续给我念完这本书的。这本《山海经》我总是随身带着,希望有一天,我能再次找到他,让他为我念完……”

“林小姐果然是懂得感恩念旧之人。”明楼微笑道。

林宝宝笑着将头发别到耳后道:“说出来,不怕明楼先生笑话,我小的时候还对他说过,父亲的中国故事书中,有很多以身相许的故事。他救了我的命,我就应该嫁给他。可惜我找不到他了,不然我就嫁给他。”

明楼顿时呛了一下,林宝宝愣了一下道:“怎么了,明楼先生,吓到您了吗?”

“不不不,我只是想……他……至少比林小姐大十来岁吧,您的父兄也不会同意的吧。”明楼转移话题道。

“我要是找到他,一定要嫁给他。我父兄又能如何?我母亲当初一定要嫁给我父亲的时候,整个家族也不同意,我母亲不是仍旧嫁了吗?我的命运是属于我自己的,我告诉过自己,等到三十岁。如果三十岁我仍然找不到他,我就嫁给父亲要我嫁的人,完成家族的愿望。但是在此之前,我的命运由我自己选择。所以,明楼先生,我跟您说了这件往事,一是希望您能理解我叨扰令弟的目的,不希望您有其他的想法;第二是希望您能理解令弟对于那位逝去的女特工的思念。”

明楼回过神来,点头道:“这是自然,林小姐这么一说,我也释然了。罢了,我也不去管他了。我家大姐向来疼爱他,自然也是不希望我逼他。谢谢林小姐的开导。”

车子到了林家的别墅前,林宝宝和明楼致谢后道:“我只是希望王先生帮我念完那本《山海经》,明楼先生和明台先生都不需要特别回家招待我了。”

“是,我明白林小姐的意思。”明楼客气的与之道别后,又坐回车子上。明诚看着坐进车不说话的明楼道:“怎么办,大哥?要告诉小少爷吗?”

“告诉他?”明楼撇撇嘴:“等林宝宝走了再告诉他吧。不然他又要发疯了。我们不回去了,去住酒店吧。”

“是,大哥。”

评论(61)
热度(83)
  1. 兵长一米六七宝 转载了此文字

© 七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