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狼记36

我实在是……写不动了……你们看着办吧……要不要拉灯,要不要炖,你们都随个人吧。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做个小清新。如果有人接着这章炖了,记得叫我去看。我脑力枯竭了。柴乎乎的肉渣来了。

王天风站在那里,看着冷静坐下的学生,开口说了八个字:“如你所见,无话可说。”然后他看到明台的手指微微收紧,但是他终究还是又站起身对着阿香道:“晚饭好了吗?”

“好了,小少爷。”

“准备开始吧,七点前,老师要喝药。”

“是的,小少爷。”

两人沉默相对吃完了饭,明台刚放下碗,门就被敲响了。阿香过去打开,开心道:“阿诚少爷,您来了。”

“我来和明台说几句话。”阿诚对阿香点头示意,明台看了一眼还在慢条斯理的喝汤的老师,站起身,出了门。他和阿诚到了院子里,阿诚简单道:“我和大哥准备回法国了,林修文确实是美国人放在大哥身边的探子。林小姐离开前去见过大哥,她建议大哥按兵不动,美国人只是怀疑,林修文留着能让美国人放心。现在她会负责让所有人知道,明家的小少爷对一个军统的特工念念不忘。这样,不但可以让台湾那边对大哥更加信任,也能对大哥的身份有掩护作用。毒蜂的事林家五公子和八小姐是知道的,但八小姐保证这件事不会再扩大了,她会重新将毒蜂的身份做的更完美,让他真正成为明家的王叔,之前的假护照也可以不用了,她会送来真的。”

“她突然对我明家这么殷勤有什么好处?”明台皱起眉:“她一个美国人,为什么要帮助我们?”

“大哥也是这么问她的。”阿诚笑了一下道:“林家小姐回答说,她姓林,是作为一个中国人活下来的。中国是什么颜色的,她不关心。”

明台随着阿诚的目光看了一眼屋内的方向,隔着门他也知道老师已经喝完汤,准备休息一下,半个小时后喝药了。

“当年老师在巴黎救林小姐的事,阿诚哥不知道?”

“那是他的临时任务,回来后要求保密,我们也不知道他去做什么了。这样的临时任务偶然会有一些,你大哥会有,他也会有。”阿诚回答道:“林小姐这样的举动,应该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为了报答当年毒蜂的救命之恩。”

明台沉默了,阿诚拍拍他的肩:“明台,好好和毒蜂谈谈,虽然他大部分时候都不讲道理,但是对你从来是讲道理的。你打算永远就这样下去吗?”

明台看着阿诚,半晌才道:“‘死间计划’是对我讲道理吗?”

阿诚突然被噎的一下说不出话,他尴尬的笑了一下:“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明台突然拉住他,看着他问道:“你和大哥是什么时候?”

“什么什么时候?”阿诚不太明白明台的意思。

“到底要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我和老师上床才是正确的?”明台这么直白的问差点没让阿诚呛住自己,他迅速的抽回自己的手,清清嗓子道:“你什么时候跟你的老师上床都是不对的。”

“那你和大哥上床就对了?”明台继续孜孜不倦的提问。

“我……”阿诚伸手指着他,点了几下才负气放下低声道:“我和大哥在一起的时候,我是将他当做我可以并肩的爱人,而不是大哥!”

明台看着耳朵都要红了的阿诚刚想再问点什么,阿诚抬手阻止道:“不管你要问什么,我都不回答了。我要走了,大哥还在等我。”

“哦……”明台托着长长的尾音看着阿诚匆匆离开,又推门进去,看到坐在沙发上休息的王天风,他笑了一下:“阿诚哥过来告诉我,警报解除,我去楼上把曼丽的东西收拾一下放好,今天可以回主卧睡了。”

“恩。”王天风点点头。

“对了,还有件事,老师。”明台走到楼梯口又道:“小玉的事,我托人去问。说是野生动物养在家里,会消磨它的野性。我可以托了认识的专家来接走照顾它,等到春天让它回归自然。因为还没有征得您的同意,所以还没通知救助站。您看可以吗?”

王天风抬头看了一眼笑眯眯的他,然后又点点头道:“可以。”

“那我明天早上就通知人来接它,老师可以跟小玉告别一下。只是为了适应明天的运送,今天还是把它关在笼子里,让它持续习惯一下。”

“好。”

明台全部说完,便上楼去了。王天风坐在那里默默的思索起来。明台很冷静,冷静的有点异常。他对于明台一夜之间从三岁成熟到三十岁的可行性进行了分析,得出了基本不可能的结论。但是一个优秀的特工,最基本的能力就是保持常态的冷静,这是他擅长的,应该也是他学生擅长的。在自己的身体健康逐渐稳定后,这只狼崽子的智慧似乎又重回大脑了。在能撒娇的时候撒娇,在该冷静的时候冷静,进退得体,借他人之手清除掉自己不想看到的障碍。他学的很好,用的也很好,虽然费尽心机这么对一只狐狸有点夸张,但至少值得表扬。

阿香给王天风端来药,他喝了之后,明台刚好从楼上探出头来:“老师,我差不多都收好了,曼丽的军服和您的手绢给您放哪里?”

“我来自己放吧。”王天风回应道,他把空碗交给阿香道谢后,就上楼把明台收拾好的军服和手帕重新放进他的柜子里。就在他关上柜门的时候,感到了明台从身后抱住了他,下巴放在他的肩上。这段时间以来,他已经习惯了明台像个孩子一样的撒娇,就像习惯了小玉围着自己,他也习惯性的抬手揉揉他的头道:“辛苦了。”

“老师……为什么是我?”王天风的手一僵,但是明台继续问了下去:“为什么当初留下的人是我。您当初抱了必死的决心,您当初绑架我,就是为了让我做死棋,为什么最后您带走了郭副官,带走了曼丽,却不肯带走我?”

王天风没有说话,明台将脸埋在他的颈边道:“我不恨您,老师。即便是在过去的十年中,在我最痛苦的时候,我都不恨您,我都坚持活下来了。我想,这是老师拼了命要让我活下来的,我一定好好活着。可是,我活得好辛苦,老师。您当初留下我,有没有想过,或许比起被留下,我更想跟您走。您当初带走了我,就应该永远带着我,而不是抛下我。”

“你活着,才有机会看到我也活着。”王天风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我一直相信,只有活着才有希望获得幸福,现在证明我是对的。”

“那是因为您活着,我才会幸福。”明台道:“您让我活的条件是让我亲手杀死自己的老师。那时候我就不可能再获得幸福了。”

王天风又是一阵沉默,然后抬手又揉了揉他的发道:“对不起,明台。”

这是王天风第一次对明台说“对不起”,以至于明台自己都有点愣住了。王天风又道:“当初,我对你大哥说过对不起,是为了你。其实我早就应该对你说的,从一开始就该说。”

明台的眼眶微微湿了,王天风任他环抱着回过身,看着他死命的忍住自己眼泪,不由觉得有点好笑,他伸手抹去了明台的眼泪道:“你都多大了?还这样说哭就哭?也太丢人了!哪里像我王天风教出的学生!”

明台听他这么说,无辜的眨眨眼,看着他在认真给自己抹眼泪,突然间就收紧了双臂,吻了上去。王天风并没想到明台明明刚才还在哭的像个孩子,现在突然吻上来让他毫无准备,甚至踉跄的向后退了几步,直到明台稳住他。他其实想过很多次如果无法震慑这只小狼的时候该怎么补救应对,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亲吻的发生会在如此的情况下,以至于刚刚道过歉的他都不太好意思推开明台。他的情史虽然不如明家小少爷丰富,但是他好歹也是当年无一败绩,大家口中调侃的军统一枝花,明台的这个亲吻虽然带着些撒娇的意味,但是他也从中尝出了那天未完的焦躁。

王天风虽然没有回应,但是也没有拒绝的举动鼓励了明台,两人亲吻间,王天风几次后退,让明台干脆将他按在了墙上,手上也没停下的扯着他的衣服,亲吻顺着脖子下沿,到了颈侧的伤口。明台停了停,王天风终于抬其双手覆住了他埋在自己颈间的头道:“没事,明台。我不疼。我醒过来的时候,这里早就长好了。”

“我知道……老师不阻止我……只是出于愧疚……”明台停住了所有动作,就那么抱着王天风道:“阿诚哥说,他把大哥当做可以并肩的爱人。我知道,我和老师不行。老师永远会当我是学生,而我则永远视老师为信仰。我也不应该爱上老师的,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老师。”

王天风没有说话,他仍旧那么抱着明台,听着他在自己的耳边带着点哽咽道:“我告诉过自己,不要博取老师的同情,可是我做不到。我太爱您了,爱就是要独占。我试过很多次,我想我应该让老师有别的选择,可是我做不到,我只要想一想,就会喘不上气来。老师只能是我的,我也只是老师的。我讨厌老师生命里那些没有我的日子,讨厌您喜欢别人,哪怕只是朋友的喜欢,哪怕那个人是大哥……”

“我没喜欢他。”王天风终于开口了,但却是反驳明台关于明楼的解读。

明台将他抱的更紧了:“讨厌也不可以!老师最喜欢和最讨厌的人都只能是我。其他人都不可以。这样的不讲道理的我,就连我自己都讨厌。”

“我也讨厌这样的你。”王天风又开口了:“这样就好了吧,我最讨厌的人也是你了。”

明台愣了一下,然后突然直起身子,握着王天风的肩说:“老师,你说什么?”

“我说,这样我最讨厌的人也是你了。”

明台看着他,突然笑起来,笑的额头抵住了王天风的肩,王天风则还是一本正经的看着他道:“你疯完了吗?疯完我要坐下休息了,年纪大了,可受不了你这么折腾。”

明台放开了王天风,看着他表情仍然平淡,只是耳朵有点红。王天风在屋里的长沙发上坐下,缓了口气,明台立刻也跑过去,在他身边倚着,又抓起他的手,挨个手指轻轻的咬起来,王天风白了他一眼道:“你这是干什么?”

“我憋的难受,只能这么咬咬了。”明台一脸无辜道:“在学校的时候您就知道,我是个身体健康的青年。我为您守身如玉这么多年,您一点也不感动吗?”

“我可没让你憋着……”王天风听他这么说不乐意了:“你自己不行,别怪在我头上。”

他话音刚落,就看到小狼崽刷的直起身子:“不用憋吗?”

看着他眼睛亮晶晶的都快发绿光的样子,王天风开始考虑人生第一次收回自己前面有歧义的话。

 

评论(81)
热度(114)

© 七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