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狼记37(完结)

阿香觉得今天早上和过去的每天早上好像相同又好像不太相同。小少爷和王先生起的比往常晚,小少爷爱赖床,爱闹腾,因此也拖着王先生不准起,这本是休息日常有的事。可是在工作日就显得有点突兀。她已经把桌上的豆浆热过第三遍了,从公司打来家里的催问电话也来了好几次,可是每次阿贵准备上楼敲门的时候,阿香都拉住他道:“小少爷该出来的时候会出来的,他最不喜欢人打扰他。”

但是阿香这次也罕见的等到了快日上三竿,公司的秘书都已经催到家门口了。小少爷才精神抖擞,衣冠整齐的从二楼下来。她看着有点担心的阿香,微笑了一下道:“阿香,老师的药准备好,还有饭,一会儿我一起给他端上去。另外,张医生下午来的时候,请他在楼下坐一下,我跟他谈谈再让他上楼给老师复诊。”

“是,小少爷。严秘书已经在书房等您半天了,您看……”阿香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明台笑的几乎要看不到眼睛,声音愉悦道:“不用担心,我去见他。今天我就不上班了,你去忙吧。”

“是……小少爷。”阿香回到厨房,阿贵也跟了进来。阿香小声问自己的丈夫:“你觉得小少爷是不是……太高兴了点?”

“是高兴疯了。”阿贵简单扼要的总结道。

同感的还有严秘书。如果你不苟言笑,随便一笑就阴森森准备给你好看的老板,今天突然没上班,你硬着头皮来他一点也不喜欢别人来的家,带着他最烦看到的文件让他签字,他却笑眯眯的对你说“辛苦了”,你一定也会觉得自己在做梦。老板笑的太甜以至于严秘书开始冒冷汗,摸摸自己的脖子,想知道这是不是断头笑。然而老板却毫不拖沓的把活一下干完,还叫家里的仆人给自己装了一盒小点心犒劳他。这简直让他觉得今天自己的生活是个神话故事。

阿香今天一直守在楼下,看着王先生始终没有出门。下午张医生来的时候,小少爷跟他在楼下说话他发了火,等他上楼看完王先生又发了顿火。这是一向沉默寡言的张医生不会做的事,这一下发了两通火,小少爷还嬉皮笑脸的哄着他,恭恭敬敬的送他离开,应该不是王先生的身体恶化了。阿贵看阿香担心的站在那里望着楼上,意味深长道:“阿香,你不用担心王先生。小少爷比你上心。”

阿香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而明台也确实比她上心,不假人手的照顾了两三天,王天风可算是又正常出现了。说他正常吧,阿香觉得他还是有点脚步虚浮,说他不正常吧,却也说不上来哪里不正常。

王先生能出门那天,明台才不再旷工。他这边刚走没多久,家里的电话就响了。王天风在看书,阿香过去接了,听了几句后,回答了一声“起了”之后,对王天风道:“王先生,是大少爷的电话。”

“明台不在,让他打到公司去。”

“大少爷说,他马上就到,问您起了吗?”

王天风皱了眉抬头看向阿香:“我当然起了,你没看到吗?”

阿香道:“我说了,大少爷让我再跟您确定一遍,您真的能站起来见他?”

王天风怒将书甩下,站起身拿过电话对着道:“你要是过来,我就打趴下你,叫你看看我起不起得来!”

对面沉默了一下,又传来了明楼的笑声:“好,我这就过去。”

明诚陪着明楼进屋的时候,看到穿着长衫坐在那里的王天风一如往常,有点怀疑明台三天没上班,是不是因为在下面的那个是他。明楼则淡定的坐下,喝了一口阿香端上的茶后,对着放下书没好气的看着自己的王天风道:“看你的表情,我就知道我的担忧是多余的。”

“日理万机的明大少爷突然亲自前来,不知有何指教?”

“两件事。第一,你全新身份的各种证件八小姐让人送给我了。虽然国籍是瑞士,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明楼说着,明诚把一个档案袋放在了桌上:“你收好,身体好了,你想出去看看,或者是去看着明台让我省点心,都是可以的。”

王天风看着桌上的档案袋,又抬头看向明楼,明楼抬手道:“不用说,我已经代你感谢过八小姐了,你就不用谢我了。我呢更主要来是为了第二件事。”

王天风冷笑一下道:“就知道你不会这么好心。”

“好心我是有的。我弟弟迷恋的狐狸精原来是军统已故女特工的事已经传遍了社交界,现在他明小少可是从情场浪子一下变成了痴情郎君。只是我突然接报,说他三天都没上班了,严秘书找他签文件,说他没病没伤的,在家高兴的异常。我就是想着赶来看看,这‘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的戏码到底准备演到什么时候。没想到不赶巧,今儿就不演了。但是作为老朋友,我对你的安危还是很担心的。你也知道,年轻人做事呢,总是很难把握分寸的。”

王天风凉凉的看他一眼道:“说起来,比你年轻的时候,那是有些分寸的。”话说完,不忘瞟了阿诚一眼,阿诚一脸躺枪却说不出话来。明楼倒也没生气,只是道:“我瞧着,等你好了,看看你是不是还能这么说。正所谓小赌怡情,大赌伤身。你为人师表,还是该好好劝劝学生的。”

“你今天来就是为了说这些?”

“不是为了说。”明楼笑眯眯道:“我是为了来看看你。”

“没有看到你想看到的样子,失望吗?”王天风挑了挑眉。

“不失望,就看你能撑到几时。”明楼站起身道:“既然你没事,那我就放心了。东西你收好,如果日后真的撑不出了,我看在老朋友的面子上还是会帮帮你的。”

王天风冷笑道:“我自己的学生,我还管不住吗?”

“也对,我都忘了。”明楼摊手道:“你的性格就是,死在床上也不会跟我求救的,那就先祝你好运了。”说着他伸出手,王天风不情愿的握上后,明楼用力的握紧道:“同志,为国为民,辛苦了。党和人民不会忘记你的。”

言毕,在王天风发飙前,他先松手,保持风度的迅速撤退了。

明台晚上回家吃饭的时候,随口问道:“我听阿香说,大哥和阿诚哥今天路过瑞士办事送东西来了。”

“林小姐给我做的新身份。”

“真是太好了~有了护照,等老师身体好些,我可以带老师去附近散散心。奥地利现在局势还不是很稳定,等稳定下来,我们一起去维也纳,好吗?”明台开心的絮絮叨叨了一会儿,又突然回过神来:“就是送个文件,需要大哥亲自来?”

“顺便关心一下我的身体状况。”王天风轻描淡写道。

明台一听就知道,撇撇嘴道:“哼!当初在家他和阿诚哥天天腻在一起,我都没说什么了。现在他又跑来打扰老师。老师,下次你就把他关门外就好,别让他进来。”

王天风笑了一下,没回答他,只是剥了一只虾扔到他碗里道:“吃饭还堵不住你的嘴?”

明台知道他在军校习惯了,如果不是有特别的事情要讲,吃饭是不说话的,便也老实的认真吃了起来。吃完饭,阿香收拾着,就看小少爷拖了王先生进书房。

王天风看着自己学生难得在书柜前忙忙碌碌的,便笑道:“怎么,你这是转性了,打算好好念书,做个学者了?”

“才不是。”明台在书架上仔细找着还不忘抱怨道:“大哥给您准备的这都什么书啊,您天天在家看也不无聊。”

“这是我自己的书。”王天风回答道:“你大哥费了不少力气才给我都运过来的。”

明台瞪大眸子回头看他道:“老师!您以前不是念军校的吗?”

“你大哥出来顺便念了经济,我跟他一组,总要做个掩护,顺便念点书吧。”王天风回答道。

“您……念什么专业的?”

“哲学。”

“您念哲学的!”明台按住额头:“为什么要念哲学做掩护?您不觉得枯燥吗?”

“还好。”王天风说着,看明台眼睛一亮,抽出一本书递给他。他看着那本书的书皮笑了一下道:“你们还真是兄弟,我学哲学,但是一向不太喜欢希腊神话。这本《伊利亚特》还是你大哥送我的。”说着他翻开了书的封面,在扉页果然有明楼的字迹,工整的写着“无所事事亦难逃一死,不如奋斗终生。”他看着那行字,笑着摇摇头:“倒是被他说中了。”

明台伸手迅速翻过了那一页道:“老师也给我念书。”

王天风这才明白了他的意思,忍不住道:“你也才七岁吗?”

“那天你不也给林小姐念了!”

“那是我之前答应她的……”

“不管!老师也要给我念!我也要听故事……”

“就念一段。”

“三段!”

“两段……”

“好!”

“仪表如神的阿勒珊德罗斯这样回答说:“赫克托尔,你责备我很恰当,不过分,你的心灵一向是那样坚强,有如斧子,那斧子被用来砍木料,凭借人的力气,那人技艺高超地为造船准备材料,你胸中的心灵也总是这样无所畏惧。却不要谴责黄金的阿佛罗狄忒的可爱礼物,不可蔑视神明们的光辉赠礼,它们由神明亲自赠予,想得也不一定能得到。现在若是你希望我进行战斗和拼杀,你就让特洛亚人和所有阿开奥斯人坐下,把我和阿瑞斯喜爱的墨涅拉奥斯置于两军之间,为海伦和所有的财富而战斗。我们两人中谁获得胜利,比对方强大,就让他得到所有的财富,把女人带回家,其他人建立友谊,杀牲献祭立誓言,你们仍住在肥沃的特洛亚,他们返回到牧马的阿尔戈斯和多美女的阿开奥斯土地。”王天风的声音有些低沉,念起这样的史诗意外的合适。

天气初冷,因为王天风身体不好,阿香早早就把书房的壁炉升起来了。对于明台来说,这样的屋子还是有点热的,所以他的衬衫解开了两个扣子,鼻尖上还有一滴汗。席地坐在羊皮的毯子上,他倚着王天风身边沙发的扶手,垫着自己的胳膊,歪着头看着认真念书的老师。因为要看书,王天风垂着眸子,睫毛随着眨眼抖动着。明台很喜欢王天风的眼睛,第一次见面他就是被那双眼睛吸引了。虽然当时王天风整个人都是一个大写的“危险”,但是明台还是没忍住跟他说了好多话,忘记了大哥“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的嘱咐。后来到了军校,虽然王天风很凶,所有人都不敢看他,但是明台还是忍不住会去看他的眼睛,他第一次认识到书上说的桃花眼就是在王天风身上。这样一双眸子,就在他生气发火的时候也总是如流水般婉转动人。他时常想,若是老师生在他们明家,肯定是风靡上海滩的风流少爷。然而他是个军人,他大部分时间眼睛都保持着警惕,不苟言笑,但即便如此,细而略弯的眼尾隐隐之间仍有天成的妩媚之态。寻常人不敢盯着他看,自然是难以发现,可是他这样专注观察老师的学生,一入学就发现了。而王天风不喜欢他盯着自己的眼睛看,所以只有在让他念书的时候,自己才能这么仔细的看。但是看着看着,他就忍不住上手摸了,以至于本来认真念书的王天风,突然被伸出来的一只狼爪摸了眼睛,先是吓了一跳,然后就是压下去道:“你还不如七岁的孩子。”

“这不是因为念书的阿克琉斯太过俊美,就连史诗也无法让我……”明家小少爷还没发挥完,就又被敲了脑袋:“啊!老师!你再这么敲下去,我就被敲傻了。”

“不听了,就走开。”王天风合上书,抬腿踢开他,站起来走到书柜前,将那本《伊利亚特》放回书柜,放好后他才发现,那本书旁放的正好是《神曲》。他不用打开就知道,那本的扉页上用拉丁文写着“汝等即将踏入此地的人,舍弃所有的希望吧。”那是他写下死间计划前看的最后一句话,也是促使他最重落笔的一句话。现在看来,潘多拉的魔盒中,最后还留有希望。他从地狱走出来了,然后继续他的《伊利亚特》,无所事事亦难逃一死,不如奋斗终生。他的战斗又要开始了,只是这次……

他想着,回过头来,看着明台又黏了过来,像那时候在军校时一样抱着他的大腿道:“老师,老师~我错了~下回再也不敢了~明天我买本新书,有趣的新书送给你,你念给我好不好~”说着他仍旧抓着自己的手,将脸贴在上面蹭着。

王天风看着他还是少年的模样,忍不住笑着抬手拍拍他的头道:“好。”

他绑了这只小狼崽,驯服了他,但是……他看着明台赖着他站起来,又是撒娇的要抱抱,无奈的抬手抱住他,拍了拍他的背,安抚了他。自己又何尝不是被他驯服了呢?

 

—END—

 

十七万字出头撒花完结~谢谢各位小天使陪伴我~么么哒(づ ̄ 3 ̄)づ~~

番外或许有,双毒或者是瑞士日常,但是估计不定期更。等我彻底没爱不更了,就检查一下错别字,学习一下怎么制作电子书,然后拾掇拾掇弄在一起,给大家一个链接下载。因为我太懒了,肯定没空做实体书,做了也不想卖,所以还是电子书简单实惠~

因为贴吧出现了无授权无署名的转载,所以我特别再强调一下,目前不接受转载,开放相关脑洞授权,不管是续写还是炖肉都可以,只要记得在开头标明情况,然后通知我去吃就好啦~我等你们给我炖的肉哟~~~

评论(190)
热度(137)

© 七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