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儿手记之生死(上)

写在前面的话:前面发过一条,大概是说重看《魔戒》电影才觉得,其实小叶子真的还蛮听爸爸的话的。中二的也很萌,所以有了这个育儿手记系列。可以看做是ET,但是清水,其他的配对的话……我主观上没有安排,要是透过现象看到什么,咳咳,各位也请笑纳。真的是纯洁的育儿手记呢。主要是小叶子和亚纹公主的对比哟~

 

关于生死篇,也是因为重看《魔戒》电影,才发觉,原来“人类迟早是要死的丫,宝宝。”这句台词不是大王先说的,是领主!!!领主贯穿整个《魔戒》电影都是,“宝贝女儿,你不爱我么,那个人类是要死的啊。会死的啊,迟早要死的啊。”咳咳咳,因为太苏领主了,之前根本没有感觉到好么!所以,突然觉得ET的价生死观真的好相同啊!(大雾)

 

好了,啰嗦完了,无视我的话唠,我开始了。

 

 

莱戈拉斯第一次看到死亡是在密林中看到袭击他的蜘蛛被父亲的剑戳了碗那么大的洞。精灵们吃素,所以在此之前,莱戈拉斯从没有看到过死亡,他所面对的是永远美丽的阳光,茂盛的植物,潺潺的流水,单纯温柔的西尔凡精灵们。他没有见过死亡,直到他第一次被允许踏出父亲安全巨大的宫殿,进入到黑森林。黑色的蜘蛛向他袭来,他被父亲抱在怀中,看着父亲轻松的将刚才还活蹦乱跳的蜘蛛彻底钉死。莱戈拉斯并不害怕,他只是在父亲的怀中问道:“ada,那个蜘蛛怎么了?”在精灵图文的读物上,莱戈拉斯已经认识了他的敌人。

“它死了。”瑟兰迪尔轻松的回答他,然后将剑扔给一旁的加里安,以免上面的血污染了自己的儿子。

“这就是死?”莱戈拉斯眨眨眼睛,仔细看着那种他永远也不会体验的状态,有些好奇:“死,就是不会动了。”

“它会化为尘土,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瑟兰迪尔进一步解释道:“除了精灵,中土的一切都会死。”

“为什么?”莱戈拉斯不明白:“我们无论如何都不会死吗?”

“受了重伤就会。对于精灵来说,中土的死亡其实就是乘船回到精灵诞生的地方。”瑟兰迪尔怀抱着自己的儿子,骑在路上,在森林里慢慢的走着。

“那……nana,nana是回到那个地方了吗?我还可以再见到她吗?”莱戈拉斯这么问道,瑟兰迪尔迟疑了一下,才道:“不会了,她已经成为最耀眼的星星了。”

莱戈拉斯明显有些伤心,瑟兰迪尔笑着摸着自己儿子的头道:“莱戈拉斯,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如果你担心失去你所爱的人,那么就和她一起回到阿门洲,那里很安全很安全,不会有死亡。”

“那我们现在就去吧,ada~”莱戈拉斯抓着自己父亲华丽的长袍:“和大家一起。”

“那可不行,莱戈拉斯。”金发的王者笑着对他说:“并不是所有精灵都愿意回去,我是他们的王,保护他们是我的责任。我不能抛下他们。我会一直在这里保护他们,直到他们都离开。”

“我是ada的儿子,我也要这么做。”莱戈拉斯抱住自己的父亲。瑟兰迪尔再次笑了起来:“不用担心,莱戈拉斯,我不会死,也不会强迫你承担我的责任。你的命运由你自己选择。除了死亡。”

“我不会离开ada的!”金发的小王子在自己父亲怀中道:“ada也不可以离开我!”

瑟兰迪尔看着在自己怀中信誓旦旦的儿子,笑着道:“好。”

瑞文戴尔虽然和密林一样有着绝佳的环境,甚至连敌人都难以如蜘蛛靠近密林一样靠近那片领土。但是瑞文戴尔有着密林没有的生物,人类。亚纹公主很小很小的时候,就目睹过自己父亲兄弟的后代死亡,亲人们在哭泣,父亲虽然表情肃穆,但是却没有眼泪。亚纹很早就明白死亡的含义,但是她直到看过无数和她有着血缘关系,却在短短百年间就死亡的人类后,终于问了自己的父亲:“ada,选择成为人类这么悲伤,为什么您的gwanur会选择成为人类。 Lúthien Tinúviel为何也选择成为人类?”

“iell……”埃尔隆德笑着亲吻了自己女儿的额头:“我很难解释和理解这种感情,不然当初我也会选择成为人类。不过,我想至少 Lúthien是因为爱情。”

“爱情?”亚纹重复道:“是像您和母亲那样吗?”

“我不知道,亲爱的。”埃尔隆德将她抱起,放在膝上:“因为你的母亲也是精灵,我并不存在这个选择。”

亚纹直到母亲乘船离开中土,而父亲看着她离开时就明白了,那种让露西安放弃永生的爱情,并不存在于自己的父母之间,甚至确切的说不存在于大部分精灵夫妻之间。她知道她的父亲非常非常的爱她,如果她放弃永生,变成一个人类,她的父亲恐怕会十分伤心,但同时,她知道他的父亲无论多么爱她,都不会为了她放弃永生。她的父亲是最温柔、和善、睿智、高贵、勇敢的瑞文戴尔领主,他冷静又公平,没有任何能撼动他的理智。很多人说她像她的父亲,可是她自己知道,和心中平静无波,永远不会出错的父亲不一样,她所渴望的是一段露西安式的爱情。如果有,她甚至愿意为此放弃生命。她比许多人类活得都久,她看着他们在短短的时间内出生,欢笑,悲伤,死亡。那样感情的起伏与多变,是活了数千年的她所难以体会的,她想要尝试,而她的父亲则从没这么想过。

对生死认知并不一样的王子和公主,第一次相见是在一次会议上。那是圣白会议的一次例会后,其他人都已离开,甘道夫仍然滞留了两天,和埃尔隆德交流他最近看到的遗失古籍的消息。瑟兰迪尔则带着儿子来到了瑞文戴尔。起因很简单,看了无数精灵故事书的小绿叶无论如何要求,要去看看书上所说的瑞文戴尔,如果可以,还要看精灵女王。头痛的父亲经不住儿子的哀求,想到圣白会议似乎就是在最近开,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带着儿子造访了瑞文戴尔。

可惜他们来晚了一点,精灵女王并没有看到,可是莱戈拉斯很满意,他看到了故事书上的瑞文戴尔,埃尔隆德还有那位被称为暮星的公主。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也是在那次大战后第一次见面,时间已经过去了几千年,但是他们并不意外对方没有丝毫的变化。而几千年的时间,也让那场本来就没有太多共同回忆的战争变得话题更少。莱戈拉斯被亚纹带着在瑞文戴尔玩耍,两位父亲便有些尴尬的相对坐在那里,一时之间沉默的甘道夫都想起身告辞。但是灰袍的老者起身有点着急,踩到了自己的袍子,以至于差点摔倒。林迪尔眼疾手快的扶了他一把,这样巨大的动静,让本来尴尬对看的两位精灵王终于有借口将目光从对方身上移开,看向尖帽子巫师。甘道夫觉得,自己一生有很多时候都很聪明,但有的时候却不可思议的蠢。比如说,他在被注视的那一刻脱口而出:“没事,你们继续看,别管我。”

接着,他就从林迪尔脸上看到了“你在说什么啊?”的表情,还看到了埃尔隆德微微皱起的眉,以及瑟兰迪尔熟悉的,刻薄的眼神。但是下一刻,他聪明起来,在瑟兰迪尔马上就要说出什么讽刺的话之前,他先发制人道:“瑟兰迪尔陛下!说起来,上次莱戈拉斯王子让我多带些书给他,可是您知道的,我四处漂泊,本就没什么存货,已经被王子殿下搜刮完了。他想看更多的游侠传奇,从瑞文戴尔借,不是更好吗?”

儿子永远是转移瑟兰迪尔注意力的最好方法,每次都能成功。果然,瑟兰迪尔回头望向了埃尔隆德道:“如果可以,能否参观您的藏书,我让加里安派人来抄写,为莱戈拉斯带回去阅读。”

提到书,埃尔隆德似乎也放松了不少,天知道他刚才和那位王尴尬对视的时候,到底在紧张什么。就算面对索伦,他也没有像这样不知道该做点什么。还好,甘道夫的提议让他稍微自然一点了。他笑着站起身道:“当然可以。我的藏书大部分有副本,如果莱戈拉斯喜欢,可以让他自己挑选,我赠送给他。”

“在此之前,还是我先看看的好。”瑟兰迪尔也站起身:“要知道,他还是个孩子,并不知道有些书,不适合他看。”

埃尔隆德愣了一下,然后道:“我想,他可以学会分辨。您不可能永远替他筛选书单,不是吗?就像您不可能永远替他决定该做什么。他虽然还年轻,但是我看得出他会是一个优秀的战士,未来也会选择自己要走的道路。”

“但在那之前,我会一直为他这么做,直到有一天,他告诉我,他并不需要了。”瑟兰迪尔这么回答道:“您的说法和传统精灵的教育方式一样,很好。但是我对我的儿子有我自己爱他的方式。”

甘道夫难得看到瑟兰迪尔这么讲理,如果是他,一定会被一剑挥过来,警告他别啰嗦。紧接着,他看到埃尔隆德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颔首,然后抬头对他道:“你要一起去吗,甘道夫?”

白发的老者摇摇头,看着两位精灵一前一后的离开。他摇着头,喃喃道:“梵拉,真是奇怪的一天,瑟兰迪尔因为是客人,忍耐一下就算了,埃尔隆德居然没有坚持‘和蔼’的讲道理,纠正这种他认为‘不正常’的看法,也是令人难以置信,这是怎么?”

林迪尔看他自己不知再说些什么,便问道:“您怎么了?需帮助吗?”

“给我一杯酒好么?”

“除了这个,领主说过,您不能喝酒。”

两人说着,以为侍女端着放着酒和酒杯的盘子走到林迪尔面前,林迪尔接过要走,甘道夫道:“诶!这是什么!难道不是给我的?”

“当然不是。”林迪尔回答:“领主说,瑟兰迪尔陛下喜欢红酒,让我们准备了拿到藏书阁。”

“他那里不是不让拿酒进去的吗?”

“不是每个人都会拿酒在里面喝多而将书弄得一团糟的。”

“我后来弥补了不是吗?它们看起来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那不过是一次意外。”

“大人他的心,再也承受不了第二次意外了,甘道夫大人。”

甘道夫是看着林迪尔走远了以后,才在原地意识到了问题的重点。他们两千多年没见面了,曾经也不熟悉,埃尔隆德是怎么知道瑟兰迪尔喜欢喝酒的?

 


评论(13)
热度(13)
  1. 喵布哒七宝 转载了此文字
  2. 白首叹玄经七宝 转载了此文字

© 七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