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上课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做人要诚实。要不就会被大王削。

我真的突破了,你们相信我。

林秘书专业抢镜一百年不动摇。

算是ET吧……

文的内容与题目严重不符,请广大老师学生不要效仿。




瑟兰迪尔很多年没有上过课了,确切的应该这么说,他很多年都没有找到过值得做他老师又敢做他老师的人了。这位密林的王子从少年时代起就聪慧又刻薄的令每个老师感到头痛。你教会他一,他明天就能数到一万。你教会他读一篇传奇,他后天就能写史诗来调侃你。他不爱学习精灵相关的一切历史和诗歌,但并不代表他不聪慧。恰恰相反,谁也别想糊弄他一丝一毫。而他本人喜欢的音乐和植物学,则是连埃尔隆德都要稍逊的领域。因此,加里安听说自家的王上居然是为了跟埃尔隆德领主学习弹琴而留下的,感到了巨大的震惊。瑟兰迪尔会为学习弹琴滞留,他并不惊讶。他所惊讶的是,在中土居然还有人能做瑟兰迪尔陛下的老师,不但是乐器老师,还是陛下最擅长的琴。即便那个人是以博学闻名的埃尔隆德大人,这也让他难以置信。

埃尔隆德有晨读的习惯,在早餐前,他都要读上几篇诗。当他步出书房,准备去吃早饭的时候,看到自家秘书忧心忡忡的在门口等他。他微笑了一下道:“怎么了,林迪尔?”

“大人,您今天要教瑟兰迪尔陛下弹琴?”

“是的。”埃尔隆德有些奇怪道:“这是昨天就安排好的,不是吗?”

“是这样的。”林迪尔犹豫了一下才道:“您觉得我是否应该请莱戈拉斯王子殿下前来?”

埃尔隆德失笑道:“我是教陛下弹琴,王子殿下他对此并无兴趣。”

“中土大地已经有几百年没有人成为瑟兰迪尔陛下的老师了。”林迪尔讲出了自己心中的担忧,他昨天给加里安送夜宵的时候,也从那位秘书口中得知了不少瑟兰迪尔陛下的光辉事迹:“据说瑟兰迪尔陛下对老师的要求非常严格,稍有让他不满的地方,就会大发脾气。他是个完美主义者,不允许自己,也不允许老师有任何差错。”

“林迪尔,别担心。”埃尔隆德对他展开一个微笑:“我不会让瑟兰迪尔陛下感到一丝我的差错的。”

林迪尔做了一个不能置信的表情,埃尔隆德从容道:“他并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不是吗?”

埃尔隆德说完这句话,便下楼吃早饭了。留下了林迪尔站在原地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家大人……好像是……准备骗瑟兰迪尔陛下?想到骗这个字,林迪尔猛烈的摇摇头,把这个字甩出思绪。睿智的埃尔隆德大人一定只是和自己开玩笑而已。

瑞文戴尔的早餐十分清淡,蔬菜和果汁都很新鲜,新酿的果子酒别具风味。埃尔隆德看着瑟兰迪尔优雅的吃完了一份早餐,又让人拿了一盒杏仁上来:“这是亚纹亲手剥的。她本来一直在等待您的到来,想要亲手给您。可惜您这次来晚了,她又已经定好了去萝林的形成。只能由我代为转交了。”

因为提到了那位可爱的小公主,瑟兰迪尔的唇边挂起了一个小小的微笑。他喜欢吃杏仁,每次到戴文瑞尔也由加里安准备一大盒剥好的,随时在他身边放着。上次他来治疗时,小公主养的鹿不小心撞翻了他的杏仁碗,尽管他已经安慰了她,让她不要在意。可是小公主仍然心心念念说要为他再剥一碗杏仁。

瑟兰迪尔的神情变得柔和,略微有些放松的倚在椅子上,一边吃杏仁,一边啜饮着果子酒。似乎是为了方便弹琴,他今日并没有穿袖口宽大的袍子,而是换了一身贴身的长袍。暗色的袍子上有银线的绣花,繁复华丽,却被他的美丽所遮掩,勾勒出他完美的形体。瑟兰迪尔看了一眼在慢慢喝南瓜浓汤的埃尔隆德,来了兴致的笑道:“埃尔隆德大人,您的饮食结构和发际线与您的年轻并不相符。虽然您已经诞生数千年了,可是相较于永恒,您似乎还年轻。”

站在一边的林迪尔几乎要捏烂手里的羊皮纸,但埃尔隆德毫不在意,他慢条斯理的喝完自己碗中的汤后,抬头看向那个,只要坐着,便光芒四射的精灵王:“陛下,您准备好了吗?”

“我上课前,从来不需要准备,埃尔隆德。”金发的精灵王十分自负,他伸出手,摊开的手掌上有些许杏仁的碎末,鸟儿落在他的手上,啄着那来自森林精灵王的馈赠。

林迪尔看向自家的领主,黑发的精灵又开始慢吞吞的吃一片全麦面包。林迪尔发誓,自家领主绝对已经吃饱了,他只是为了多看一会儿那位早就用完早饭的大人和鸟儿松鼠们玩耍而已!

瑟兰迪尔很少这么有耐心,要不是为了学习那种被形容具有魔力的乐器,他绝不会这么有耐心。应该说,如果中土还有第二个人会弹这种乐器,又或者有文献的记载,他一定不会像个白痴一样坐在那儿等那个老年人吃完早饭。要不是有可爱的鸟儿和松鼠陪他玩耍,他大概会抄起碗来,把所有东西都塞进那个慢吞吞的老人嘴里。

缓慢的早饭结束后,埃尔隆德领主又从健康的角度阐述了吃晚饭就坐下学习对身体的坏处,并且说服已经等得有些炸毛的瑟兰迪尔跟他一起散个步。

“学习这种乐器要心情平和,陛下。您现在有点着急,在树林里迎着照样散步,或许能让您平静一点。我也可以跟您讲讲那把琴和要学的那只琴曲的故事,这有助于您的学习。”埃尔隆德是这么说的,林迪尔觉得自家领主在找削,可是没想到那位生性刻薄的国王居然思考了一会儿,同意了。

埃尔隆德在散步结束时,正好讲完那个故事。与原版的故事相比,他承认自己多加了一些适于理解的细枝末节。瑟兰迪尔难得听得认真,当他们走到埃尔隆德放琴的卧室时,瑟兰迪尔对这个正好听完的故事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我早就说过,人类就是这样。他们的寿命太短,死亡就足以把他们所有的努力摧毁。”

埃尔隆德眨了眨眼睛:“恕我冒犯,我和您有稍微不同的看法。人类就是因为寿命短暂,所以才会专注于自己最想要的东西。而我们,拥有永恒的寿命,我们总会对自己说,没关系,放着吧,改天再说吧。即便是西渡,也总还是会相遇的。因为永恒而有恃无恐,这也算是精灵的傲慢了吧。”

瑟兰迪尔看着突然这么说的埃尔隆德,忍不住笑了一下,那光耀明媚的笑容让人移不开眼,他用惯有的骄傲的语调道:“就算是傲慢,又如何呢?”

埃尔隆德看着那张面容,笑了一下:“如果是瑟兰迪尔陛下的话,就算是傲慢,也是美丽的。”

瑟兰迪尔愣了一下,然后收起了笑道:“你在讽刺我吗?埃尔隆德。”

“我在真心的赞美您,陛下。”埃尔隆德走到琴的边上道:“您一直说,密林还有许多事需要您的处理,我们就尽快开始吧。”

瑟兰迪尔没再和他纠缠,走到了琴边,然后在凳子上坐下道:“我该怎么开始?”

“您首先要有一个正确的姿势。”埃尔隆德站在瑟兰迪尔身后,两只手从他的肩部滑向双臂,引导他的动作:“瞧,您的右手放在这里,而左手在这。”

瑟兰迪尔按照他的要求放好后,埃尔隆德又道:“您坐的位置有些偏差。您看到琴上的十三个白色的玳瑁标记了吗?那个叫做徽,从右向左,依数字标记。您要坐在四和五之间。”埃尔隆德说着,伸手帮助瑟兰迪尔正了正身子,使他能正好对应在正确的位置。

开始学习的瑟兰迪尔非常认真,他总能举一反三也是因此。这种琴确实从开始就与他接触的其他一切不同,因此,他也全神贯注。

“您的右手只能在岳山和一徽之间弹奏,就是从这里到这里。”埃尔隆德在他身后弯下腰,细心的为他讲解琴面,黑色的发垂下,与金色的发交融在一起。瑟兰迪尔听的很认真,并且偶尔也会提出一些自己的疑问。直到埃尔隆德对他道:“您的左手,在不需要用到的时候,也要摆好兰花指,放在九与十之间的位置。”

“兰花指?”瑟兰迪尔重复了一遍这个词:“那是什么?”

埃尔隆德做了一个手势:“就是这样,像兰花一样的手势。”

瑟兰迪尔微微皱眉,然后跟着做了一个动作:“这样吗?”

“虽然很完美,但是还应该稍微调整一下。”埃尔隆德说着,伸手握住了瑟兰迪尔的手,为他调整了一下后,顺着他的手向手臂上按去:“您的左臂太紧张了,您稍微放松点。”

“我已经放松了。”瑟兰迪尔强调道。

“还可以更加柔软一些。”埃尔隆德说着,对他笑了一下,然后手指停在了他小臂的某处按了一下,酸软立刻蔓延了整个手臂,让那本来僵硬的左臂一失力,连带整个人差点歪倒。还好埃尔隆德扶住了他。瑟兰迪尔刚稳住身形就要发难,却听埃尔隆德轻描淡写道:“您看,我刚刚就说过,您可以更放松点。”

瑟兰迪尔揉着自己的手腕,看着一脸正经的埃尔隆德道:“我警告你,不要以为我并不知道这种琴的技艺就可以随便戏弄我。”

“我没有戏弄您,陛下。”埃尔隆德一脸真诚道:“它确实很难,没那么容易,不是吗?”

瑟兰迪尔权衡了一会儿,然后回头看向他道:“我自己摆姿势,你看我哪里不对,不准再碰我!你的指挥只会添乱。”

“如您所愿。”埃尔隆德笑眯眯的退后了一步:“现在开始做第一个指法练习,右手大指向外弹出,这是托。”

“不是这样的。”

“也不是这样的。”

“不,不是这样的。”

经过了几次失败的经验,金发的王终于暴躁道:“你就不能示范一下吗?”

“是您让我别碰您的,陛下。”埃尔隆德站在那里,笑眯眯道。

瑟兰迪尔被顶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半晌才咬牙切齿的开口道:“你别碰我,过来示范一下。”

金发的精灵王算是让步的说法让埃尔隆德非常愉快的又靠近了他。等全部的指法教授完毕,瑟兰迪尔所谓的不要碰我的原则早就丢到了中土之外。

“您要休息一会儿吗?”埃尔隆德看着坐在那里反复练习,熟悉指法的瑟兰迪尔:“快该吃午饭了。”

“不用。”瑟兰迪尔仍旧认真研究着刚刚学到的指法:“我要再练习一会儿。”

“琴弦不够柔软,会让您的手不堪重负。”埃尔隆德说着,伸手抓住了他正在琴弦上滑过的左手,看着那被琴弦磨出的血迹,伸手将伤口的血迹抹去,然后指尖发出微微治疗的光芒:“先休息一会儿不好吗?”

瑟兰迪尔抽回了自己的手,继续练习道:“这种小伤是任何弦类乐器都会造成的,我是个战士,可没那么娇弱,领主大人。”

埃尔隆德看着瑟兰迪尔抽回手,语气又一开始学琴的平稳过渡到了讽刺。他开始思考自己到底是哪点做的不对,让这位王上不满意了。

瑟兰迪尔的午餐吃得很快,没有早餐时的懒散,吃完后便告辞,表示要接着去练习。坐在桌边,端着没喝完的汤的埃尔隆德看向自家秘书道:“你说,瑟兰迪尔陛下这是怎么了?”

“这才应该是那位陛下的常态吧,大人。”林迪尔看了一眼她碗里剩下的汤道:“陛下都走了,您还是快点喝完吧。”

埃尔隆德走进自己的房间时,看到的就是瑟兰迪尔站在露台上向外望去的背影。他并没有弹琴,只是站在那里,似乎在向远方眺望。埃尔隆德的脚步声他听到了,但没有回头,仍然背对着他站在那里。

“陛下,您要午休一会儿吗?”埃尔隆德只是随口问了一下,他知道瑟兰迪尔并没有午休的习惯。可是没想到那位金发的精灵居然平静的回答道:“好。”

这让埃尔隆德愣了一下,但还是笑道:“那我让人叫加里安帮您准备一下。”

“不用了,让他准备,可以等着晚上睡了。”瑟兰迪尔转过身,走到了他平时治疗的软榻边上,坐下道:“如果你不介意,我在这里躺一下。”

“不……不介意。”埃尔隆德有点狐疑,觉得午饭后的瑟兰迪尔并不正常。

“如果可以的话,能否麻烦你,为我弹一遍我要学的琴曲,让我可以熟悉一下旋律。”瑟兰迪尔躺下前这么说道。

“这琴谱没有旋律,只有指法。”埃尔隆德在琴的面前坐下:“每个人根据自己的心意来弹奏。我的旋律并不代表您的旋律。这是它的魔力之一。”

“那就让我先听听您的旋律。”瑟兰迪尔躺下,然后合上了双眸。

埃尔隆德虽然内心有疑问,但仍旧按着瑟兰迪尔的意思弹了一遍。一曲终了,他回头看向瑟兰迪尔的时候,发现他已经睡着了。迟疑了一下,埃尔隆德站起身抱起一条薄毯,为金发的精灵盖上。却在为他掖好毯边的时候,看着他的面容,有些怔住了。

瑟兰迪尔很美,但他并不是中土最美的精灵。平心而论,他的妻子,他的岳母都更加美丽,那是精灵中公认的,带着高贵血统和圣洁光芒的美丽。和瑟兰迪尔这样锋芒毕露到甚至会割伤除了儿子之外任何人的美不同,那种美丽安全,温和,如同精灵永生的时光,没有一丝波澜。所以,他的妻子不喜欢中土,她想要西渡的心情,是从嫁给自己就开始的。她很好,完美无瑕,也和所有的精灵夫妻一样,永恒的时间带来了平淡如水的相处。他是领主,她是公主。他们对彼此来说,也只有这样的含义。当他为她治好重伤,希望她继续留下时,她终于拒绝了。这是埃尔隆德早就想到的结局,他也平静的接受了。

然而,埃尔隆德第一次看到瑟兰迪尔的时候,就被他鲜活的美丽所吸引,那是热爱自然,生活在密林的精灵之王特有的活力。并不完美,尽管言辞刻薄,但却有着鲜活的温度。他是一个半精灵,有着一半人类的血统。即便他选择了永生,但他的血液中也有一部分人类的渴望,他的那份渴望就是在认识了瑟兰迪尔之后,一点一点的被点燃。在他将他从温泉池子中捞出来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中渴望不会随着时间消散,只会愈演愈烈。

瑟兰迪尔睡着的时候很安静,他不是第一次见到他睡着的样子,但是大部分都是昏睡,想这样自然的睡着,平稳的呼吸还是第一次。他仿佛是被魔戒所蛊惑,并没有起身离去,而是俯下身子,想要再次亲吻那金发精灵的唇。昨天他收取“费用”之时,那柔软的触感让他一再回味。漫长的生命中,从未有过这种感受,尝试了某种感觉后,迫不及待的在一天之内还想尝试第二次。可是,他并不想轻举妄动,破坏了现有的成果。他睿智的大脑告诉他“小不忍则乱大谋。”

所以,他停下了,只是停留在瑟兰迪尔的面容前,迟疑了一会儿,然后准备起身离开,让自己冷静一下。却没想到,就在这时,那闭着的眼睛睁开了,湛蓝的眸子和灰色的眸子相对视,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埃尔隆德的大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接着,瑟兰迪尔的动作更让他不能理解,他突然起身压制自己的动作,然埃尔隆德下意识的做出了抵挡。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士,然而仅凭着小小的睡榻为战场,又都穿着有长摆的长袍,难免影响两人动手的战力,以至于有点像小孩子打架纠缠,直到两人滚落到地毯上,瑟兰迪尔成功的骑在了埃尔隆德的身上,压住了他。只不过此时,两人都已气喘吁吁。

埃尔隆德干脆放松了身形,他的让步,让瑟兰迪尔的压制也没有那么用力了。埃尔隆德感觉即便是隔着地毯,自己刚才撞到的头还是有点痛的:“陛下,我能问一下,为什么会突然遭到攻击吗?”

“你刚才的行为难道不足以让你受到更严重的惩罚吗?”瑟兰迪尔挑了一下眉。

“您指的是帮您盖上一条毯子吗?”埃尔隆德依旧镇定。

“你还真是……胆大,领主大人!”瑟兰迪尔俯下身子,按着埃尔隆德,他的脸贴近了被自己压在身下的黑发精灵道:“真没想到,被人称颂拥有美德的你也会如此混淆是非。你以为曾经行军打仗的经历都是故事书里的故事吗?以您在我面前停留的时间和呼吸的次数,我若是没有感觉,早就死过一万次了。”

“听起来有点道理。”埃尔隆德依旧镇定,微笑了一下:“是我思虑不周,低估了陛下。”

“还记得早上你对我说过什么吗?”瑟兰迪尔没有放松他的手:“你说,人类就是因为寿命短暂,所以才会专注于自己最想要的东西。而我们,拥有永恒的寿命,我们总会对自己说,没关系,放着吧,改天再说吧。即便是西渡,也总还是会相遇的。因为永恒而有恃无恐,这也算是精灵的傲慢了吧。”

“您的记忆力真是令人惊叹。”

“你的傲慢也是。”

瑟兰迪尔的话让埃尔隆德愣了一下,就看到那个金发的精灵王改变了姿势,双手按着自己的肩,俯在自己的身上道:“因为有永恒的生命,你傲慢的觉得,十年后,我还是回来,你总是有时间的,不是吗?因为有睿智的大脑,你傲慢的觉得,就算我的伤好,你还是有办法让我再来,不是吗?因为有强大的力量,你傲慢的觉得,就算我不在你的身边,你也能让我时刻想着你的存在,就像那支兰花一样。这样踌躇满志的傲慢,简直让人愤怒!”

“陛下如此夸奖我,让我有点不知所措。”埃尔隆德被当面戳穿心意,感到微微有点尴尬,但他还是笑了一下,希望缓解一下气氛,毕竟他不知道下一秒瑟兰迪尔是会直接揍他还是找武器揍他。

“我平生最讨厌和那些奇怪的种族因为奇怪的正义搅在一起!”

“我知道。”

“更讨厌有人比我还高傲!”

“我知道。”

“所以你简直不能原谅!”

“诶?”埃尔隆德并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发展指控,但是下一秒,按着自己的金发精灵突然吻了他。他以为自己会被殴打,会被扔出卧室,甚至被扔下看着愤怒的精灵王离开,但是他没想会是这种结果。

瑟兰迪尔是森林的精灵,他的身上所有的气息都令人着迷,那带着数千年自然灵气孕育的味道,可以让任何一个精灵无法自控,哪怕他是瑞文戴尔的埃尔隆德领主。他根本不想结束这个吻,值得庆幸的是,压在他身上的那位和他想的一样。

这个由金发精灵开始的吻渐渐有些失序,黑发的领主慢慢的掌握了主动权,尽管那繁复绣花的袍子扣子的系法十分复杂,但是他还是轻易的打开了前两颗,吻上了那白皙的颈子。气息有些不稳的精灵王看着那个几乎要翻身压过自己的黑发精灵道:“我平生……还最讨厌……别人骗我。”

“还好,我对您一直都很诚实。”埃尔隆德停下了亲吻,贴着他的胸口,听到了他不规律的心跳。

“那么,学习弹琴这件事……是你就是这么学会的,还是说,你故意这么教我的?”瑟兰迪尔的问题,让埃尔隆德有些头痛。这是一个两难的问题,如果他回答自己就是这么学的,有些不妥。但是要他承认他是故意这么教瑟兰迪尔的,也不会那么容易过关。就在他迟疑的时候,瑟兰迪尔放开了他,自己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袍子。他的面颊微微有些泛红,但还是平稳了气息道:“那些歌颂你诚恳无伪的人真应该来看看你现在犹豫的样子。还是我的子民更令人喜欢,他们总是诚实的对我坦白一切。”

“没人能骗您,相信我。”埃尔隆德也站起了身,走到了瑟兰迪尔的身前。然而金发的精灵王则向后退了一步避开他,他便又上前一步道:“对于一个熟练的琴师来说,口头教会我并不难。而我也是刚才学会不久,您总要原谅我不是一个那么完美的好老师,不是吗?毕竟已经有过几百年没有人敢当您的老师了,我有点紧张不也是理所应当的吗?”

“你总能把毫无可信度的话,说的像真的一样。我应该让莱戈拉斯远离你的一切。”瑟兰迪尔这么回答道。

“那么您呢?您要远离我的一切吗?”埃尔隆德说着,吻上了他受伤一侧的面颊:“我对您的真诚,我以为您已经感受到了。”

突然之间,瑟兰迪尔再次出手,顺势按住了埃尔隆德,将他压在墙上道:“你总是在挑战我的耐性,说到伤口,以你的睿智博学,应当会有更好的办法,这样只是为了戏弄我,好玩吗?”

“我发誓并非如此,如果可以,我也怀着让您尽快好起来的心情。”埃尔隆德并没有反抗他的限制,只是顺势再次吻了他:“请您相信我的诚意,如果我骗您,您可以惩罚我。”

气息间的交叠让瑟兰迪尔慢慢的放松了手上的力道,就在埃尔隆德刚刚抬手,准备抱住他的时候,突然之间,两个精灵都听到了熟悉的马蹄声。紧接着,瑟兰迪尔几乎是在一瞬间推开了埃尔隆德,然后迅速的深吸了一口气,系好了自己的衣扣,快步走向了露台。行动之间,还不忘回头看了埃尔隆德一眼,那眼神中让他快点整理好衣服的警告,他一点也没漏下。

瑟兰迪尔意料中的看到,随着马蹄声,一匹白马出现在大门口,金发的少年精灵翻身下马,对迎接自己的林迪尔道:“您好,我收到了您的口信,正好我从此路过,就陪ada一起,直到他离开。希望不会打扰。”

“您能来,真是我们的荣幸。”林迪尔为自己的机智感到骄傲,他在楼下听到楼上打架的声音就知道不好,还好他有先见之明的打探了莱戈拉斯王子的行踪,并且让人请他来。来的正是时候呢。

莱戈拉斯和林迪尔上楼的时候,就看到自家父亲正在认真的弹琴,埃尔隆德领主则站在不远处口述要注意的要点。看到自家儿子到来,瑟兰迪尔微笑着站起身道:“莱戈拉斯,见到你真令人开心。你怎么会来?”

“我没有等到加里安传来的您要多留几天的消息,就因为看您没有按时回来,有点担心的出来找您。正好遇上了林迪尔派来的精灵,告诉了我您的情况。”莱戈拉斯微笑着走进自己的父亲,给了他一个拥抱,然后踮脚吻了他的面颊道:“我想既然出来了,又有林迪尔先生使者的邀请,我就过来探望一下埃尔隆德大人,正好与您一起回去。”

“殿下还真是个温柔贴心的孩子。”埃尔隆德微笑道。

瑟兰迪尔也亲吻了一下自己儿子的面颊,然后回头意有所指道:“您的秘书也同样。”

林迪尔微微感觉有点不妙,突然被这位刻薄的美人点名,总让人有点不安。这时,个头刚到自己父亲肩膀的小王子瞪大了眸子道:“ada,您的领子为什么没有扣扣子。”

对于一向着装谨慎的瑟兰迪尔来说,这是有点失常。金发的王却轻松道:“天气有点热了,加里安这次带来的衣服太厚了。”

“说起来,瑞文戴尔从没有蚊虫之类的,ada你这是吃了什么过敏了吗?”小王子继续就父亲脖子上可疑的红斑,发表自己的意见。

“大概是果子酒吧,莱戈拉斯殿下,这都是我的疏忽。”埃尔隆德突然站出来,微笑着吸引了小王子的注意力:“早上,陛下喝了果子酒,是我的疏忽,和他昨天喝的草药有点冲突。我会给陛下药膏,保证明天就回消下去。请您不要担心。”

“谢谢您。”小王子礼貌的向埃尔隆德表达谢意,也终于对自己父亲的“过敏”放下心来。但是林迪尔好像突然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他瞄了一眼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领主,突然觉得,头上开始冒汗了。

这时,被父亲牵着下楼喝点茶,去除旅途疲劳的莱戈拉斯王子的声音又远远的传来:“ada~你是不是嘴也过敏了?好像有点肿?”

“没关系,很快会好的。”

“是不是您伤口的魔法会传染?我看埃尔隆德大人的嘴也有点肿?”小王子的话中带着担忧。

“别担心,他是医生,不是吗?”瑟兰迪尔对自己的儿子总是那么温柔。

林迪尔冒着汗,抬头看了一眼自家领主,好像真的像是小王子说的那样,原本整齐的衣袍似乎也有点皱褶。他的脑海里稍微联系了一下,然后震惊的抬头望向那个仍旧笑眯眯看着自己的领主,想说点什么。就听他的主人先开口了:“林迪尔,很高兴你能意识到自己的失误。多天的努力就这样失败,我可能需要休息一下才能缓过神来。过些天来的矮人工匠们,就由你来安排接待好了。”

“不!领主!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林迪尔绝望的看着自家领主下楼去招待贵宾父子,他不甘心的站在那里最后争取道:“不要派我去接待矮人……”

END


评论(33)
热度(161)
  1. 喵布哒七宝 转载了此文字
  2. 白首叹玄经七宝 转载了此文字

© 七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