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馈赠

看了电影设定大王喜欢兰花和琴,军帐中放的都有的时候,我就感觉自己不会好了,脑洞如黑洞,开洞需谨慎。看文也谨慎。我感觉领主是中土第一智者(奸商),这是有道理的~巧舌如簧,巧舌如簧啊!大王!你跟纯真的西尔凡精灵住久了,要当心有的高级精灵,继承了人类血统的半精灵什么的,可是很狡猾很狡猾的啊!!!!


鉴于阿苍吐槽洗澡那篇,说裤子脱了就给她看这个。所以我做了点突破!相信我!是我的突破!!!



      瑞文戴尔帮助过许多落难者,也自然得到过许多感激的馈赠。对于埃尔隆德来说,他并不太在意那些馈赠价值几何,而对于林迪尔来说,大部分赠品除了多占一份地方之外,并没有什么实际的用途。有时候会有些新奇的玩意儿,他也会挑出来作为节日对其他客人或者贵宾的礼物,以减少一些回礼的开支。

“林迪尔。”埃尔隆德低头写着什么,但是仍然感受到了自己秘书走进来的脚步:“我记得前些日子矮人送来了一把匕首,帮我拿出来放好。过两天我要用。”

“大人,陛下是来看病的。如果您接收他的一箱金币,您就算是把那珍贵的东方馈赠送他,我也毫无异议。”林迪尔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却已经开始动手寻找仓库储存单,查找那把匕首的存放处。

“东方的馈赠?”埃尔隆德停下笔抬起头:“那是什么?”

“您还记得大约五十年前救过的一个奇怪的东方人类吗?”林迪尔提醒他道:“他说自己是从大海的东方因海难而被冲来的,来自传说中的古国。”

埃尔隆德似乎激起了那个人:“是在……海边遇到的那个?名字发音和书写都很奇怪的?”

“是的。”林迪尔点头道:“因为无处可去,他一直住在瑞文戴尔。前些日子,他说自觉寿命无多,为了感谢您对他一生的照料,他为您做了一把家乡的琴,还献上了一盆叫做菱唇石斛的兰花。”

“琴和兰花?”埃尔隆德重复了一遍,似乎有了点兴趣:“它们在哪里?”

“昨天才送上的,琴还没有收进仓库,花的话,因为据说非常难以照顾,已经放在花圃,由他亲自教导园丁如何照料。”林迪尔回答着,有了不好的预感。果然,他们的领主大人兴致勃勃道:“拿来我看看,也请那位慷慨的赠送者一起。”

埃尔隆德的手拂过那张七弦琴的时候,感到有些奇妙,而那盆被称为菱唇石斛的兰花,也是他从未见过的。他虽然并不自诩为中土最见多识广之人,可是活了上千年还未曾见过听过的,也确实令人感兴趣。

“这琴看起来真是奇妙。”埃尔隆德对那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说道:“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七弦琴。在你来之前,我已经尝试过了,它的音色十分奇妙,可是正确的弹法,我并不会。”

“尊敬的领主大人,这琴在我的家乡被叫做古琴。琴师们穷尽一生也并不一定能够达到弹奏技艺的高峰。它的技法十分简单,我相信以您的睿智,并不难掌握。但是,它的难度在于,要弹出自己心中的旋律。”老者这样解释道:“它并不作为演奏的工具,而是作为倾吐自己心灵的方式。”

“很有趣的说法。”埃尔隆德看着那镶嵌着玳瑁圆点的琴体:“它的背后刻着一些花纹式的团,也是你们家乡的图腾吗?”

“那是一种文字,大人。”老者将琴身翻过来,指着第一个图案道:“这代表一个字。”然后又向下指道:“这又是一个字。两个字组成了琴的名字。”

“后面这个图案,仿佛是水流动的样子。”埃尔隆德抚上那个被称作文字的图案。

“是的,大人。这两个字合起来的意思,就是流水。”老者回答。

“流水?”埃尔隆德重复了一遍:“琴有名字,叫做流水?”

“是的。制琴人会把自己心爱的琴命名,并将名字刻于它的背后。琴的名字反映了制作者的期待又或者是琴声的音色。这把琴,因为声如流水,因此我为它起名为此。”

“原来如此。”埃尔隆德点头道:“那能否请你教我如何弹奏这种乐器?”

“我感到非常荣幸。”老人躬身行礼道。

埃尔隆德本身就精通许多乐器,古琴的学习除了在认那些复杂的琴谱之外,并没有过太多阻碍。大约四五天的样子,他就完全掌握了弹奏的技能。老人在瑞文戴尔生活了五十年,学会了一些通用的文字,将随身携带的琴谱翻译成了埃尔隆德能看懂的文字,以便自己去世,这位恩人也能自学更多的曲子。

“我一直在学的这首……”埃尔隆德看着翻译道:“叫做高山流水。和这把叫做流水的琴有关系吗?”

“这是关于古琴最著名的故事,大人。”老人为黑发的精灵讲述了那个关于知音最著名的故事后,感慨道:“大人,我对您说过。我们家乡的人,将弹此琴视为表达自己内心的方式。您拥有永恒的生命,而我们人类的寿命却很短。想要寻找一个能听出自己琴声表达的知音很难。一旦失去了他,便会悲痛的不愿意再弹琴。”

埃尔隆德并没有回应,他只是站在那里思索了很久后,才微笑了一下道:“即便拥有永恒的生命,也并不代表能够寻找到更多的……你所形容的那样的朋友。”

“知音。”

“是的。那样的朋友无论对怎样的生命长度来说,都是可贵的。”埃尔隆德将琴谱放下后,才看向那盆兰花:“我对这盆花也很感兴趣,我从没有在植物的图鉴上看过它。”

“在我们的家乡,这也是一种珍贵的花,只生长在特定的海岛上。当初我在海上遇难,只有一小株花苗在我的衣服的夹缝中与我一同来此。我本以为养不活它,或许是您的庇佑,我总算将它慢慢培育起来。如果不是它太难以成活,我养了许多代才让它精神起来,我早就该将它献给您。我注意到您的花圃有许多兰花,我想您应该是喜爱兰花的。”

埃尔隆德抬起手,抚上那白色的花瓣,他带着风之戒的手触上花瓣后,花的颜色渐渐亮起来,甚至白的有些发光。老人也惊讶的看着这神奇的一幕。埃尔隆德笑了一下,放下手道:“这花为何叫菱唇石斛?”

“我们的家乡对唇有一种形容叫做菱唇。因其花瓣的形状犹如美丽的唇瓣,所谓被称为菱唇石斛。”老人看着黑发的精灵领主因为他的形容似乎想到了什么,愉悦的笑了一下道:“还真是贴切的形容。对你慷慨的馈赠,我感到十分荣幸。”

“我们的族人相信,只有品性高洁的人才能配得上兰花。”老人深深行礼道:“这样的兰花献给您,才是值得的。”

老人离开后,埃尔隆德一直坐在那里,看着那如同白宝石般仍旧在微微发光的白色花朵。林迪尔走进来问道:“大人,这花要搬回花圃吗?”

“不,放到我的卧室吧。”埃尔隆德回头看向自己的秘书:“和琴一起。”

林迪尔有些奇怪,这是领主大人第一次真正接受出于报恩赠送给他的礼物,尽管内心有所疑问,但仍旧照做了。

埃尔隆德发现这盆兰花非常有趣,或许是受到了风之戒的影响,自己越靠近它时,它花瓣闪现的白光越明亮,如同最美丽的宝石,却又有着花瓣的柔软。即便他外出远离,也被自己的女儿亲眼感到过,仍然发出微弱的白光。埃尔隆德通过一段时间的实验发现,这种神奇的兰花似乎是因为外来物种的缘故,只要每隔一段时间以风之戒触碰它,为它补充能量,它似乎就能永远发出微微的白光。即便是掉落的花瓣也不会枯萎。

当他意识到这点时,瑟兰迪尔已经比往常晚来很多了。前几个十年,他都是春天来到瑞文戴尔,而现在初夏已致,却还不见他的人,也没有来通报的使者。就在他考虑要不要派人去问问的时候,那位王终于到了。和前几次一样,他似乎并不想要引人注意,因而只带了一小队侍卫,同样的也带来了之前自己拒绝过多次的一箱金币。

“埃尔隆德,如果你仍旧不愿意接受这箱金币,我恐怕宁愿自己承受伤口的痛苦也无法治疗。”站在埃尔隆德卧室中的瑟兰迪尔这次似乎很坚持:“我不喜欢欠人情,特别是你这样有着充沛同情心的,这会妨碍我保持密林的独立。我并不想被卷入什么所谓正义的战争中了。”

“我或许会收下,这件事等等再谈。您担心过度了,我不是人类,您并不会欠我人情。”埃尔隆德倒了一杯酒递给金发的王,瑟兰迪尔没有拒绝,接过喝了一口,心中感叹,瑞文戴尔的酒比起密林的,多了点阳光的味道。他似乎也应该考虑换一个酒坊的来喝喝看。

“前些日子,就是春天的时候,我收到了有趣的馈赠。说起来,还要感谢您。”埃尔隆德将他引到自己的床头前:“那次为你治疗回来的路上,我救了一个大海东方飘来的遇难者,他来自传说中的古国。可惜他的寿命很短,前不久去世了。在去世前,他送我了两样礼物。其中一个就是这盆兰花。”

瑟兰迪尔喜欢兰花,是每个密林精灵都知道的,只不过因为他们并不与外界交流,同时更不会跟人讨论。即便瑟兰迪尔也没想通过,为何埃尔隆德知道他喜欢兰花,并且隔三差五的给派人他送去新奇的品种。可是眼前这一盆似乎胜过了之前所有的赠送。

瑟兰迪尔看到它的那一刻就被迷住了,那白色娇嫩的花瓣发出银白的光芒,仿佛是最美丽的白宝石,又或者即便是白宝石也因其坚硬而显得不够柔和。如同柔软白宝石的兰花,简直让他移不动步子,甚至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去触碰。

埃尔隆德没有阻拦他,只是温和的提醒他道:“它的培育者已经去世,这是中土唯一的一盆,据说它非常难以培育,在传说的古国中,也只在一座小岛上生长。”

“我愿意出高价买下它。”瑟兰迪尔的目光没有离开那盆兰花:“只要你开价,我就付给你,绝不还价。”

“这还真是难得。”埃尔隆德笑了一下:“如果可以,我非常愿意将它赠送给您。可惜,他的培育者说,它不能离开瑞文戴尔,更不能离开风之戒。不然它很快就会失去生命而凋谢。”

瑟兰迪尔的脸上明显产生了遗憾的表情,但目光仍旧在那盆兰花上。

“可我有个有趣的发现,要知道,这盆花被送上来的时候,并不会发光。风之戒给了它力量。我试过,即便是凋谢的花瓣,只要按时被注入风之戒的力量,它就能如同白宝石一般永恒的鲜活,闪亮。”埃尔隆德说着,伸手拿过田园剪,剪下一朵兰花。带着风之戒的那只手握着兰花,果真让它的亮度又耀眼了一些。埃尔隆德伸手递给瑟兰迪尔道:“如果您喜欢,在我想到培育出第二盆的办法之前,或许可以用这种方式来将它赠予您。只要您每次前来时带着它,让风之戒给它力量,它便会永远陪伴在您的身边。请不要将它托付给莱戈拉斯以外的精灵,它需要充沛灵力的灌溉,才不至于凋谢。”

瑟兰迪尔在伸手要接过的时候,突然停住了,他若有所思道:“如此珍贵的馈赠,若是没有同等的付出,我恐怕难以接受。”

“那么您觉得,如此珍贵的馈赠,到底值多少呢?”埃尔隆德难得没有拒绝,瑟兰迪尔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计算着什么,然后道:“我从商人手中买到的最珍贵的兰花,付了五箱金币,那是整个中土大陆最稀有的兰花。你的这朵,是传说中古国珍贵的花朵,还需要你风之戒的维持,我愿意为它付十箱金币。”

“我不擅长生意,但是听起来似乎不错,我想林迪尔听到一定会感动的哭起来。”埃尔隆德难得的笑了一下,然后又道:“先不要着急为此定价,我还有另一样礼物给您看。”

埃尔隆德说着走到一旁的长桌边上,掀起了盖着琴的布,那把七弦琴再次吸引了瑟兰迪尔地目光。

“这也是那个人类送给我的,这种七弦琴叫做古琴,和中土的任何乐器都不一样。它具有神奇的魔力。”埃尔隆德这样说道。

瑟兰迪尔围着它走了一圈,伸手放上琴弦道:“我并没有感到魔法的力量。”

“这和那种普通的魔法乐器不同,我亲爱的陛下。”埃尔隆德不知何时换了更亲密的称呼,但是瑟兰迪尔的注意力似乎全部放在了琴上,并没有纠正他。

“那它到底有什么魔力?”

“它可以叙述心灵。你所不能说出口的,它都能通过弹奏而表达。这是那东方国度最高贵神秘的乐器,琴师们倾尽短暂的一生都希望掌握的技能。据说,在弹奏曲子的时候,它能帮助你认识自己的心。”埃尔隆德是中土可靠的智者,瑟兰迪尔从没有考虑过他会编造某种有点夸张的故事,尽管这种故事基于一定的现实:“只有真正心意相通的人,能够通过曲调,明白对方的心意。”

瑟兰迪尔微微歪着头,打量那把琴,似乎在内心消化埃尔隆德刚刚叙述的那个故事。他伸手翻过琴,发现了背后的文字:“这是什么?”

“古国的文字,类似于我们的咒文,他们相信这样刻下琴的名字,能赋予琴灵魂。这把琴叫做流水。”

“流水。”瑟兰迪尔很喜欢流水,不然也不会在他交错复杂的宫殿里布置了那么多流动的瀑布。要知道,对于植物来说,水有多么重要:“刚才说等等再估价,是因为打算把这把琴也一起卖给我吗?”

“我保证教会您。”埃尔隆德这么说着拿出了一本琴谱:“您看,这非常难,我花了一点时间才学会的。本来应该让那位制琴者亲自教您,但是他已经去世了,只有我才掌握这门技艺。买琴送教程,不是很划算的事吗?”

瑟兰迪尔的手从琴上收回,有些狐疑的看着埃尔隆德:“我真怀疑是不是瑞文戴尔产生了可怕的危机,第一次从你的口中听到如此殷切的推荐,还真是有点让人不太习惯。但是,既然你都开口了,那就说说你的价码,到底要多少金币,你会把这支兰花还有这把琴卖给我。”

“我并不缺少金币,陛下。”埃尔隆德这么说着,在心里默默对自己的秘书表示了抱歉:“更何况这是珍贵的宝物,即便有再多的金币也不能换来。宝物就当用宝物来交换,您觉得这是否公平?”

瑟兰迪尔仔细回忆了一下埃尔隆德所知道的自己宝物的拥有,然后放心道:“你说的很对,我愿意用你提到的任何我所拥有的宝物交换这两件珍品。”

“那真是太好了。”埃尔隆德道:“我所要求的宝物,比这两样还要珍贵,所以这次的治疗我就不能收您的金币了。要知道,我并不想占您的便宜。”

瑟兰迪尔思索了一下,虽然他不知道埃尔隆德要什么,但是既然自己也要以物易物的付出,赠送一次治疗应该没有什么关系。这么想着他点头答应道:“你真是个厚道的人,埃尔隆德。”

“我很高兴您这么认为。”埃尔隆德侧过身让出自己身后的软榻:“请您躺下,治疗过后,我会告诉您我需要您的什么宝物。”

瑟兰迪尔驾轻就熟的拿过早就配好的草药喝下去,然后躺下,感受到面颊上的遮掩被化去,埃尔隆德的唇贴着他的伤口,开始念着相同的咒语。瑟兰迪尔不知道是因为咒语的缘故,还是因为埃尔隆德身上的味道,又或是草药的效果,每次的治疗他都昏昏欲睡。这次的时间似乎略长了一些,全部结束后,埃尔隆德才微微抬起身道:“您这次来晚了,陛下,所以需要花费多一点的时间。希望您下次按时到达。”

“如果不是和人类的生意出了点问题,我也想按时到达。”瑟兰迪尔简单的解释:“下回我会注意的。”他支着软榻直起身,治疗时昏睡的慵懒还没有散去,外袍微微有一边落下,他懒散的问道:“您还没说,到底要我用什么宝物来换?除了莱戈拉斯,我什么都可以答应。”

“那真是太令人高兴了。”埃尔隆德起身拿过那支刚才为了治疗方便,插入花瓶的兰花,然后又坐回瑟兰迪尔身边,将花递给他道:“陛下知道,这兰花叫什么名字吗?”

“叫什么?”

“叫做菱唇石斛。”埃尔隆德回答:“它的培育者告诉我,它因为花瓣如同美丽的唇瓣,因而被如此命名。”

瑟兰迪尔看着手中的兰花,观察了一会儿,笑了一下道:“还真是贴切。”

“所以,我为您献上了如此美丽而珍贵的花朵,它应当值得相等价值的宝物。”埃尔隆德说着,在瑟兰迪尔并没有反应过来他的意思是,就看到那双灰色的眸子突然又靠近了自己。他正想问是否还需再次治疗伤口的时候,却发现,那本该贴着他的面颊念咒语的唇却没有在它应在的地方,而是吻上了自己的唇。

那双灰色的眸子太近;或者是那个吻太过突然,从未有人敢这么对待他;又或者是他还不清楚埃尔隆德这样做到底是为什么,不便鲁莽行事。在他自己不知找了多少理由后,埃尔隆德结束了这个礼貌的亲吻,然后笑了一下道:“非常感谢您的仁慈,并没有将我从我的寝室中扔出去。”

“我想我可以获得一个合理的解释。”瑟兰迪尔的声音冷冷的:“你是我的医生,我并不清楚你这样做是否是另一种治疗方式。我必须弄清楚是为什么,再决定怎么把你扔出去。”

“这样的治疗方式,我之前没想到真是太遗憾了。”埃尔隆德仍然温吞的笑着:“您忘了吗?我说过,要您同样珍贵的宝物来换取我对您的馈赠,以便您不欠我‘人情’。还有什么比您自己更珍贵的呢?我已获得了我想要的宝物,它如同想象中的一样美好。花和琴您都可以带走,当然,如果您有空留下来,我会完成之前承诺赠送的教程。保证您学会这种神奇的魔法。”

瑟兰迪尔是个公平的人,他思索了一会儿,似乎觉得这样的交换并没有什么不公平的地方,便拿着那朵兰花站起身道:“如果我没有学会,我发誓,会让你知道,多收我的费用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在五军之战时,巴德在瑟兰迪尔的军帐中看到了一朵插在花瓶中的白兰花,他很惊讶那朵兰花居然在黑夜也绽放着光芒,丝毫不逊色与阿肯宝石。他心中的疑问直到战后才有机会向甘道夫请教。

“瑟兰迪尔大王的那朵白兰花,真是神奇。我从没听说中土有这种兰花。您见多识广,知道那朵兰花的产地和来历吗?”

“在整个中土,只有瑞文戴尔有这种兰花,且只有一盆,先生。”甘道夫带着某种神秘的微笑:“您可能并不知道,这朵兰花陪伴了瑟兰迪尔陛下多少年了,那可是他最珍爱的宝物之一。别人或许因此称奇,但我可以告诉您,没有植物可以脱离母体仍旧如此充满活力,除非维雅为它注入了活力。”

“您是说……”巴德还没有把话说出口,却被甘道夫止住道:“先生,我想您并不该把猜测说出口,毕竟那只是个猜想,不是吗?”

END

算是这篇完结了吧,教琴这样情趣,必须重开一篇啊!!!


评论(24)
热度(122)
  1. 喵布哒七宝 转载了此文字
  2. 白首叹玄经七宝 转载了此文字

© 七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