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蝶(王男相关,配对看前注)(上)

有公主,有婚后,原著向,硬要说算蛋哈,但是感觉想写的不算是纯cp向的感情,所以就不打cp,不占tag了。
帮同事值班看台的半个小时撸的,自割,凑合看看,下也不知道啥时候有空。。。再补上吧。。。(或者有中也说不定。。)

无论是谁,都会认为艾格西的人生令人羡慕。从街头混混到拯救世界的英雄,迎娶公主,走上人生巅峰。这是个童话,童话的结尾应该是英雄和公主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幸福快乐的生活。
当然,忽略掉无处不在的狗仔和无穷无尽的社交宴会,他和他美丽高贵的妻子还有一儿一女组成了世界童话应有的样子。有时候坐在豪华的宫殿里他觉得自己像一只蝴蝶标本,钉在墙上,向全世界展示童话应有的样子。
梅林说,人要知足才会幸福。艾格西这么想着,翻了个白眼。梅林自从迷上了一些东方谚语之后,说教变得更加让人难以理解。他并非不满足,只是觉得有些虚幻,眼前的一切完美的如同一个梦,还不如小混混的他遇到哈利真实。
是的。艾格西这么想着,笑了起来。当初遇到哈利时,他才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王室的管家们知道,亲王殿下和传统的贵族们有些不同。但是像这样突如其来,未经报备的准备独自离开,还是让他们有些为难。
“我很快就回来。”艾格西笑眯眯道:“一定不会耽误后天的宴会。”
最终还是公主的命令更有效,他不但可以走,还可以耽误掉后天的宴会。
金发的公主抱着小女儿,站在窗边看着丈夫离开时雀跃的背影。身边已经七岁的儿子好奇道:“母亲,父亲要去哪里?为什么我们不一起去?我们总是一起的,不是吗?”
“亲爱的……”金发的公主微笑着回答道:“你的父亲去他灵魂栖息之所,他需要安静的休息一会儿。”
“您不是父亲的灵魂栖息之所吗?”小王子很显然不明白母亲的话:“为什么父亲不在家休息?”
“或许你以后才能明白。”公主放下女儿,伸手抚摸了儿子的金发:“我们去喝下午茶吧。”
艾格西到达英国的时候是晚上,他没有提前通知任何人,所以他随着自动门的打开突然出现时,让端着咖啡准备出门梅林差点泼他一身。
艾格西将咖啡连同碟子接住,稳稳的放回梅林手中后,对他微笑了一下:“哈利呢?我刚刚去他家,他不在家。”
“你可以给他打电话。”
“我想给他一个惊喜。”艾格西眨眨眼:“我猜他一定很想念我,尽管他不说。”
“要我说真话吗?我想今天他不会再有更大的惊喜了。”梅林稍微让开了身子:“在他的珍稀蝴蝶标本室,他今天得到了梦寐以求的蝴蝶标本。我想他应该不会分神看你一眼的。”
艾格西原本的微笑凝固了一下,然后又笑起来:“对哈利来说,任何珍稀蝴蝶都不会有我重要的!我每次来看他,他都会放下那些蝴蝶的。”
梅林看着艾格西匆匆向珍稀蝴蝶标本室去,笑着摇摇头。那些蝴蝶当然都没有艾格西重要,但是那些蝴蝶都不是金斑喙凤蝶。希望可怜的艾格西能够接受这个事实。
艾格西无法接受。
对,艾格西无法接受当他进入了只有他和哈利能指纹扫开的标本室时,坐在那的哈利没有回头,只是开口对他说:“艾格西,快看,它多美。”
艾格西走到他的身后,居高临下的看着那只蝴蝶标本。他看不出那只花蝴蝶有多美,他甚至看不出它和其他黑色系花蝴蝶有什么区别。他只知道,以往即便哈利在看蝴蝶,也会因为他的到来而放下那些标本。而今天,他没有放下,甚至连头也没有回。他已经站在哈利身边超过一分钟了,而哈利仍旧没有要看他一眼的意思。
这种感觉仿佛回到了哈利失忆的时候,那种将他投入无尽冰冷的深渊中的窒息感,慢慢的又开始淹没了自己的。但是比起那次,哈利没有忘记他,只是没有第一时间关注他,他就无法忍受。这种无法忍耐和极度想要将标本扔开,扳过哈利的脸让他看着自己的冲动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但他必须控制自己,所以他深吸一口气,握紧拳,让自己尽量看起来正常道:“我一路过来有点累了,哈利。我先去休息一下。你看好了,让梅林叫我。”
“好。”哈利仍旧没有抬头,只是回答了一个字。
艾格西直到走出去,都没有得到哈利的一个眼神。
梅林回到大厅,看着坐在那里的艾格西,笑着坐下道:“怎么?比你重要的珍稀蝴蝶出现了?”
艾格西没有回答他,只是靠着沙发,双眼无神的发了一会儿呆,然后道:“梅林,难道还有比我更珍惜的品种吗?”
梅林愣了一下,回过神来,虽然想笑,但还是忍住了。没有回答他,只是问道:“公主殿下还好吗?上周的报纸上说,她被狂热粉丝吓到了。”
“蒂尔德比你想象的勇敢很多。”艾格西简单的回答后似乎没打算进一步解释。
“王子殿下下周就要上学了。我很期待看他穿上校服的样子。”梅林则继续了家庭的话题:“小公主前天登报的粉裙子很漂亮。你要是能穿一件更衬女儿的西装就好了。”
艾格西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梅林耸耸肩道:“好吧,让我猜猜,你为什么突然在没有任务时过来。”
艾格西终于从沙发上直起身子,笑了一下:“这里是我的……我的家,我想来还需要理由吗?”
“所以是又来寻找老父亲的关怀和开导了吗?”梅林挑了一下眉:“我以为,你已经是个大孩子了,艾格西。”
曾经的男孩儿,现在的英雄特工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坐在那里。梅林稍微变换了一下坐姿,然后道:“我觉得,老父亲这个角色非常适合哈利。也是我对你忠诚的忠告。”
“你察觉……”
“我觉得你已经很累了,为什么不睡一觉呢?”梅林突然站起身,似乎是不想在继续这个话题:“就不用我再为你带路了吧。这里是你的家,不是吗?”
艾格西也没有继续话题,只是稍微点头后离开。梅林在控制室确定他进入了房间,并且完全传来熟睡的呼吸频率后,才回到大厅。不出意外的,他看到哈利已经坐在那里,神色如常的啜了一口红茶,然后对他微笑了一下:“疲惫的孩子已经入眠了,真是令人欣慰。”
“如果没有睡前的牛奶,可能没那么容易。”梅林在哈利对面坐下:“金斑喙凤蝶很美,明天就要还给博物馆会不会感觉遗憾和不舍?”
“珍稀而美丽的蝴蝶,往往会给自身招致灾祸。”哈利仍旧慢条斯理道:“蝴蝶的一生脆弱而短暂。没人希望自己的孩子是一只蝴蝶。”
梅林忍不住笑出了声,但是看到哈利看向自己,又忍住了。他挂起一个标准的微笑:“我非常赞同你,哈利。美丽而热烈不宜长存。总有东西会破坏这种梦幻的美丽。甚至包括他们本身。”
“作为父亲和师长,面对这样的危险,实在不能视而不见。”哈利放下了自己的杯子:“我得帮助他长大,像是之前的每一次。”
“孩子应该学会自己长大。”梅林稍微皱了一下眉:“永远的扶持,只是一种溺爱。”
哈利坐在那里,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又开口道:“最后一次了。”

评论(3)
热度(13)

© 七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