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曹荀,隐丕司马,钟攸】【完结短篇】

上午突然有冲动,撸的小短篇。

曹操不知道第几次从混沌中醒来,看着夏侯惇明显舒展眉头,高兴的叫了他一声:“孟德!”他已经没有新的词汇来咒骂这个扯淡的梦了。
是的,曹操觉得他一定是被什么诅咒了,以至于不断的在混沌中醒来,重复他一生中一些重要的时刻。在这些他仿佛局外人的快进重复中,关键的选择点都会停下来由他自己操控。比如张绣那次,在是否纳邹夫人的选项上,他选了否,但张绣还是反了。他坚持不要大儿子的马,然后死过去重来,看到的还是夏侯惇的那张脸。张绣这件事他反反复复试了十几次,无论做出什么选择的改变,他都会死,然后陷入重新开始的窘迫。但他算个聪明人,当他努力理顺一下时,他就明白了这个梦的规律。他按照曾经那样纳邹夫人,欲杀张绣,接受儿子的马。然后他顺利过关后,再次陷入了混沌,进入了下一个场景。在场景的轮回中,他有点明白了这个梦境的含义,却不明白为什么会有如此稳定的梦。
对,就是如此稳定的梦。这个梦的开始源于他在荀彧葬礼上的昏厥。那次昏厥时间很长,第一个梦境是和袁绍去抢新娘,梦中苍老的他和年轻的袁绍一样灵活,而醒来后,隐隐的头痛提醒他,那不过是一次幻想的梦境,虽然当时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荀彧去世后梦到袁绍,但是很快他明白了,那和袁绍无关,那不过是一个开始。后来只要他闭上眼睛,这个循环而稳定的梦就会一次又一次的接续上次的做下去。
如果荀彧没死,或许还能和他讲讲,而现在他只能埋在心里了。曹操睡觉前这么想着,然后闭上眼睛进入梦乡。他一生英雄,岂会惧怕做梦。
当然会。
曹操在梦里第五十次挽救郭嘉失败的时候,就明白了一件事,即便过去了这么多年,失去郭嘉的那一刻仍然是他最不愿意重复的一刻。哪怕为此死掉五十次,他也不甘心。
梦不断地延长,以至于让他有点混淆梦境与现实了。他通常通过叫醒他的人来判断。如果是夏侯惇叫醒他的,那么就在梦里。如果是其他人或者自己醒来,那就在现实。因为他的现实也开始变得梦幻,他时常在魏王的宝座上思考真实与梦境的关系,思考那五十次挽救郭嘉失败或许才是真实,而眼前的是梦境。
曹操这么想着的时候,钟繇的声音把他从思绪中拽了回来。曹操年纪大后,偶尔想找人说说话,今日随口叫着找钟繇时,才想起他被免官了,便临时宣进来闲聊。他的目光落在了钟繇身上挂着的一个陈旧而不显眼的兽头囊,在钟繇准备告退的时候,曹操叫住了他:“元常,这个兽头囊,看着很眼熟。”
“回大王。”钟繇解释道:“当年公达曾嘱人,在他去世后将随身佩囊赠于在下。在下感念故友情谊,因而时时佩戴。”
“原来如此。”曹操点点头,他自己也爱佩小囊,装些毛巾细物。但是荀家人的小囊和他不一样,公达的虎头囊仿佛是个无底的百宝袋,总能在关键时刻拿出正好需要的东西。而文若的则不同,曹操从来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也总没有借口一探究竟。公达的虎头囊在元常这里,因为他知道,沉默寡言的荀攸最好的朋友就是钟繇。那么荀彧的在哪?
曹操是个好奇心旺盛的人,这个问题一旦放在了心上,就一定要弄清楚。然后上上下下忙活了一阵子,荀家甚至专门把当初最后伺候荀彧里里外外的仆人们都盘问了个遍,没有人见过魏王口中的那个虎头囊。
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曹丕坐在府中,捧着下巴努力思考了很久后,才问身边的司马懿道:“仲达,你说父王这突然是怎么了?”
“大王做事,不需要理由。”司马懿吃了一颗葡萄:“他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
曹丕回头看向一脸平静的司马懿,半天才开口道:“但是父王不会无缘无故这么做的,众人皆佩囊,而令君从不佩。这是令君特有的习惯,举朝上下皆知,荀家会不知?做出那幅查证的样子算什么?”
“大王说有,就有。”司马懿又吃了一个葡萄。
“那这事儿就没完了?”曹丕几乎想对司马懿翻个白眼。
“要完也很容易。让令君说没有。”司马懿说完这句话,曹丕开始思考和他绝交的可能性了。
最终,荀彧还是说了。不是他亲自说的,而是一个据说是荀家找到的,当初贴身伺候荀彧,已经回乡的老仆说的。
白发苍苍的老仆跪在地上,告诉曹操,令君去世前烧掉的所有东西里,包括魏王要找的虎头囊。没有虎头囊了,不是令君本来没有,而是烧掉了。曹操听到这个答案沉默了很久很久,久到跪着的老者几乎晕厥,曹丕都快要站不住的时候,他突然大笑起来,让人赏赐了老者,自己却又回到屋里去睡觉了。行为之诡秘,令所有人不解。
曹操终于知道这个稳定的梦哪里不对了。这个梦里没有荀彧。他自问一生最重要的时刻,一定会有荀彧来投的时刻,有荀彧离开的时刻。再不济,他也该在战斗中收到荀彧的回信,在回到朝堂时看到荀彧的身影。但是梦里什么都没有,甚至他主动询问荀攸,都得到一个疑惑的眼神,梦中的世界,并不存在荀彧这样一个人。所有人都忘了他,只有他一个人记得。
梦里的他似乎是逆生长,从苍老的和袁绍抢新娘开始,到他得荆州时,已经是二十多岁的青年。而且这个年龄似乎从征张鲁就开始了,一直保持,始终没有变过。他想他可能真的因为衰老而开始做一个青春永驻一统天下的梦了。
只是在这次梦里,年轻的夏侯惇叫醒了年轻的他,所有人都忙忙碌碌的,他四处找荀彧的影子未果后,才开始审视这一次的梦境故事。是他生命里从未出现过的。从所有人的表现来看,不出意外,梦中的第二天,献帝会禅位给他。他将代汉自立。没有人认为这有什么不对,没有反对的声音,就连献帝自己都喜气洋洋的。曹操意识到梦境开始扭曲,他随手抓了一个人问:“中书令是谁?”
那个看不清脸的人唯唯诺诺的回答道:“中……中书令?”
“对!中书令是谁任职?”
“大……大王……什么是中书令?您……您设立的新官职?”
曹操当时就有些崩溃,这个破梦让他被张绣背叛十六次,在赤壁失败七十五次,试图救郭嘉失败两百次。这都不是最过分的,最过分的是它竟然硬生生的扣掉了荀彧的存在,甚至是中书令的存在,而在里面快进的自己现在才发现。但是当他放开那个人,自己站在原地时,他突然意识到,现在,年轻而不会衰老的他,可以登上天下至尊之位,这个梦为了更“完美”,里面甚至没有荀彧。
曹操的情况很不好,他持续的睡眠已经几乎成为了一种昏迷,医官们都很含蓄的表达了大王或许时日无多的意思。曹操自从还军洛阳,到突然想找根本不存在的荀彧的虎头囊,再到病重昏迷,一个月内的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这让卞夫人身心俱疲。她握着曹操的手在抹眼泪的时候,曹操突然醒了。
曹操第一次从梦境中逃离,即便之前挽救郭嘉的二百次失败有多痛苦不堪,他都没想过逃掉。但是在刚刚,玉玺放在自己面前,只要伸手去拿,他就能成为天下至尊的那一刻,他逃离了那个梦境。或者说,他逃离了没有荀彧的那个世界。
他看到哭泣的卞夫人时,反而有些心安。他安抚的拍拍她的手背,开始交代后事。
在没有荀彧的世界里,他和玉玺只有一步之遥时,他还是放弃了。
天下果然皆错看我曹孟德。
曹操闭眼前,这么想着。
还好回到了这个有荀彧的世界,还好即将前去那个有荀彧的世界。

建安二十五年正月,曹操在洛阳病逝。曹丕继位后,处理的第一件事就是审讯一个据说疑似害死自己父亲的术士。因为处理后事的官员们发现了他添加于曹操寝室熏香中的异物。但是术士却冤枉的坚称自己才是曹操生命延长的功臣。司马懿陪同曹丕听了术士的陈述。
曹操在荀彧葬礼上晕倒时,迟迟昏迷不醒,医官们束手无策。其中一位医官对术士有救命之恩,术士才决心献上自己师门秘传的“游仙方”。曹操昏厥不醒,是心中郁结所致,医生们认为药石罔救,需要他自己看开些。“游仙方”就能够帮助曹操保护自己,在梦中促使他放下过往心结,而放不下的,游仙方则会帮他在梦中屏蔽,在现实中记忆混乱,开始忘记相关的细节。术士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发誓,那之后曹操身体明显大好,如果坚持下去,再活二十年不成问题。不知为何突然如此。
陪审得官员们都觉得匪夷所思,请曹丕杀了他。但曹丕意识到,这个术士没有撒谎,曹操开始忘记荀攸虎头囊的样子,开始忘记荀彧根本没有虎头囊,就是游仙方的作用。但他永远不知道父亲的梦里发生了什么,以至于如此。
曹丕看了司马懿一眼,司马懿对他微微的点了一下头。
曹丕没有杀那个术士,虽然他对外说自己杀了。直到曹丕去世,司马懿再次在曹叡亲审的现场看到他。
曹丕最后一边吐血一边握着司马懿的手交代后事时,终于明白了,当初自己的父亲发生了什么。
寿与天齐,功盖八荒,是个好梦而已。

评论(24)
热度(63)

© 七宝 | Powered by LOFTER